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主君之冠 > 第一一三章 捷径

第一一三章 捷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常来说,现实生活中的遭遇和舞台上的表演有着极大的差别,就比如面对痛苦。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他们并不会像歌剧中的演员那样,捶打胸膛,咒骂命运,又或者干脆指责天上的主神和天使。他们只会默默流泪,无声地承受着不幸——这是颇为常见的共性。
  
      但是在这之后,当他们处理心底留下的伤口时,却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两个选择。有些人,或者说其中的大部分人,会选择遗忘,选择迟钝,会将伤口放进尘封的角落,直到合适的时机到来,彻底治愈。
  
      而另外一部分人呢,他们会擦干血迹,每当那道伤口慢慢结痂将要愈合的时候,他们便将其重新撑开,独自忍受着疼痛,为了铭记,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锋利。
  
      半精灵葬礼的几天后,云台上众人的热情全都让即将到来的总决赛吸引了过去,有关两支战队谁强谁弱的争论几乎从未停止地上演在各个你所能想到的地方。酒馆、妓院、赌场、商行、街头巷尾、广场集市……仿佛接下来的比赛才是人们生活的中心,其他事情彻底沦为了毫无存在感的附属品一般。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只不过仅仅传到了某些人的耳朵里而已。
  
      定罪云台?执政官邸
  
      书房外的走廊中,几名负责警戒的卫兵正手持矛枪安静地站在墙边属于自己的岗位上。这并不是个非常辛苦的差事,而且收入非常可观,如果非要说出个缺点的话,恐怕也只是稍稍有些无聊罢了。
  
      不过就在其中一名卫兵难忍倦意,刚刚张开嘴巴,想要打上个哈欠的时候,一声短促有力的质问声,从书房厚厚的木门里面传了出来。刹时间,那名卫兵惊恐地合上了嘴巴,一连串甲胄摩擦的轻响在数名卫兵身上传了出来——他们瞬间打起了精神。挺直了腰板。
  
      原因很简单,执政官大人的心情,似乎非常不好,没人愿意在这时为自己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书房之中。壁炉中的火苗跳跃着,发出一两声低哑的爆响,驱散了深秋雨后的寒意,将屋内烘出了一片慵懒的温暖。不过此时巴贝托的脸上可没有一点温和的样子,说句面带寒霜。其实并不过分。
  
      “……你说什么?我希望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
  
      巴贝托将手中的鹰羽笔直接扔向了桌面上散落着的文书,“咚”的一声之后,砸出了几点墨迹。说实话,执政官的工作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很繁忙,毕竟看管一座十几万人的云台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更不要说他还要和后面的“风息云台”打交道,以及对头顶上的城主大人负责。
  
      但从他现在的表情的上看,眼前发生的事情似乎要比手头的“工作”更加重要。只见执政官大人缓缓靠向了沙发椅的椅背,不过他的眼睛却始终一动不动地盯住了站在书桌前的中年人,那尖锐明亮的目光好像要把问题的答案从对方的胸膛中挖出来一样,疑惑。还有点隐隐的不耐。
  
      赛事仲裁官萨利雷挺直了腰身,点了下头。“是的,大人,您,没有听错……”他肯定地答道,目光微微出神地落在书桌陷在地毯中的桌角上,完全忽略了自己沾满尘土的皮靴,略显凌乱的衣饰,还有挂在额头上的油汗。也忘记了第一次进入执政官书房的紧张,因为他的意识早已飘到了别的地方……
  
      数小时之前
  
      四匹战马带着滚滚烟尘高速疾行在“定罪云台”的主道上。缀在最后面的萨利雷紧跟着前面的扎尔三人。至今还处在莫名其妙的茫然之中。其实他是在接到管事阿列夫的消息,才赶往“水晶云桥”的。不过在这之后,他便看到了久未露面的扎尔,确切地说。是看上去有些陌生的扎尔。
  
      扎尔变了,萨利雷感觉得到,曾经印象中的那个阳光自信的年轻人不知经历了什么,似乎彻底消失无踪。原本淡褐色的,带着点卷曲的长发仿佛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片毫无生气的灰白,他的嘴唇紧抿着。平直锋利,那双令人印象深刻的蓝眼睛,褪去了往日的清澈,只剩下陌生的银蓝色。
  
      看着眼前的扎尔,萨利雷感觉自己仿佛直面着一方漆黑的深潭,带着点恐惧,还有刺入皮肤的寒意。而那些想要问出口的话语则被卡到了嗓子里,再也无法发出一点声响。当然,扎尔也没有给他多余的时间发呆,直接将缰绳递给了萨利雷,随后便和加维拉、格罗尔当先骑了出去。
  
      转头看了眼站在门口,始终没有说话的卡萨瓦隆和阿列夫,萨利雷只能揣着满心的疑惑,跟着扎尔一行出发了。不过随着一路疾行,当他们四人收住战马,停在一处高大宏伟的建筑物面前时,萨利雷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震惊地长大了嘴巴,完全忘记了该如何开口说话。因为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竟然是“老泥鳅”安布鲁斯的“皇冠雄鹿角斗场”!
  
      作为云台上另外一支顶级豪门,“皇冠雄鹿角斗场”当然不会在规模与气势上输给“水晶云桥”,甚至在场馆大小上还要稍稍有些优势。不过真正代表着两家角斗场区别的还是气质上的不同。
  
      如果说“水晶云桥”体现出一抹精致璀璨中的优雅的话,那么“皇冠雄鹿”则更加注重筋骨外露的冷峻与威严。只见一座通体灰黑的环形“堡垒”建筑压在大地之上,一个个半圆形的月台突出在外面,再往上,角斗场的顶端耸立着一根根粗壮无比的“尖塔”,就像王冠的立刺一样拉出了道道纵横交错的绳索,将一面叠鳞形的棚顶撑在了整座角斗场的上方。
  
      抛开这座造型奇特的角斗场不谈,萨利雷手忙脚乱地跟着扎尔三人跃下了战马。其实他大概已经想到了扎尔他们要干什么了,但还是下意识地出言问道:“扎,扎尔……”
  
      没等他说完,扎尔已经回头打断了他。“不用问了,你想得没错。”说完便扔下萨利雷,带着精灵和兽人向入口径直走了过去。
  
      “疯了,主神在上,这是疯了么!”萨利雷脸色煞白地暗骂一句。他怎么也没想到扎尔一行会带着自己来到“皇冠雄鹿”。不过现在再说什么,或者临时返回“鲜血角斗场”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急急锤了下大腿,赶忙追向了扎尔等人。
  
      没等他们走到近前。一个卫兵模样的家伙便早早发现了扎尔一行。他稍皱了眉头小声嘟囔着,直接站在了角斗场的入口处。“抱歉,各位先生,我们今天没有比赛安排,也不接受参观。请……”他的话刚说了一半,便生硬地停住了。
  
      定在扎尔三人身上的目光先是有些疑惑,很快变成了震惊,同时难以置信地长大了嘴巴,最后满脸褪尽了血色,僵硬地倒退了几步。“你,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