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终章 新的征程

终章 新的征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宫城里,正旦大朝会已经结束。
  
      皇帝和皇后赐宴,陈氏宗室、勋贵和四品以上的文武官员全都悉数在列。
  
      男女分席,中间用屏风隔开。
  
      列席盛宴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喜气洋洋,眉眼带笑的跟身边的同僚、世交闲聊。
  
      但还是有那么几家勋爵人家,家主的眉宇间笼罩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惨淡阴云。
  
      能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这样的人不是人精子,大抵也不会太笨。
  
      与邻座畅谈的同时,不经意的看到那几家强颜欢笑的勋贵,心中不由得打了个突——
  
      咦,这几家都是旧时的勋贵,虽不怎么得圣人的待见,却也顺利躲过了承徽元年的大清洗,爵位得以保全,一家上下也都过得好好的。
  
      偏偏最近两三个月中,这几家却接连发生了祸事。
  
      前定国公府、现在的定远侯府世子爷陆元疯癫**而亡,永定伯府大公子出城游猎的时候不慎惊马被跌断了脖子,安昌侯府的世子爷去青楼喝花酒、却被个不知哪里来的浑人一拳打死了,还有武安伯、晋昌伯……
  
      六七家公侯人家的继承人或是最出色的儿子,全部惨遭横死。
  
      一个、两个还能推说是意外,多了,再说‘意外’,就有些侮辱大家的智商了。
  
      有心思灵透的人,悄悄将‘意外横死’的几个贵公子放在一起研究了一下,忽然发现,过去一年中,有那么一段时间,这几位时常凑在一起聚会。
  
      偶尔吃醉了酒。安昌侯府的世子爷还曾经大放厥词,“别看现在小爷们憋憋屈屈、屈于人下,河东河西,你且看明日咱们几兄弟如何风光无限、指点江山!”
  
      这话说得太狂悖了,如果被有心人恶意的来个穿凿附会,没准儿还能定这人一个‘意图谋逆’的大罪呢。
  
      不过这几位都是京中的权贵子弟,说得好听些叫贵公子。说得难听些便是‘纨绔’。
  
      几人不受重用。私下里吃酒发泄酒疯,纯属正常。就是御史也不会跟他们计较。
  
      但随后,京中爆出了建宁太子的事儿。再随后,有前定国公陆延德出面,将早已出家的建宁太子引到了御前,建宁太子和永昌旧臣的种种传言瞬间消弭无踪。
  
      与此同时。原本整日里凑在一起闲聊吃酒的几位贵公子,也都变得格外乖巧。茶楼酒肆再难看到他们的踪影。
  
      最后,这几位却接二连三的出了意外。且他们的父亲们也都忽然变得谨慎起来,要么传出病讯,谢客养病。要么则直接关上大门,一家人过起了安静的日子。
  
      这让原本就不怎么受重用的几户勋爵人家,变得愈发透明、愈发边缘化。
  
      ……几件事凑到一起。努力联想一下,那些朝中的老狐狸便猜到了真相。
  
      唉。可怜啊,子孙不肖,妄自搀和皇家的事,不但自己的小命不保,连家族也都连累了。
  
      还有几个眼明心亮的更是忍不住猜测,用不了几年,这几个侯府、伯府便会绝迹与京城。
  
      而这一切,都是高高坐在龙椅上的‘圣人’的手笔!
  
      过去只知道圣人是个杀伐决断、有雄图大志的英明君主,但现在看来,这位皇帝,正大光明的杀戮是一把好手,私底下的阴谋算计也不逊于任何人哪。
  
      想到这一层的朝臣们,看向圣人的目光中更多了几分敬畏!
  
      ……
  
      吉时到了,正旦盛宴正式开始,诸皇子、宗室、朝臣齐齐向圣人恭贺新春。
  
      行礼毕,便是臣下们给圣人进献贺礼了。
  
      太子是储君,又是诸皇子的兄长,理当第一个进献。
  
      太子今年进献的贺礼也算新奇,是一只白龟。
  
      这只白龟来历很不俗,据说来自淮阳画卦台的白龟池,是当年伏羲老祖凿池养龟的地方。
  
      在古代,但凡是得了白化病的动物(白兔除外),都被世人视作祥瑞之兆。
  
      而白龟更是其中的翘首,‘白龟献瑞’的典故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再者,太子进献的这只白龟,据说已经超过三百多岁了。
  
      更神奇的是白龟龟壳上的纹路,龟背中央有五块、中央周围有八块,应和了五行八卦;龟背四周有二十四块,又对应了二十四节气;腹地有十二块,则象征了地支。
  
      圣人和朝臣见了这白龟,纷纷啧啧称奇。
  
      更有反应快的,直接跪地大唱赞歌:“白龟池的神龟传说几千年,然而却从未有人亲眼见过。如今圣上圣明、太子勤勉,上天特意赐下白龟献瑞,足见陛下上顺应天意,下泽被苍生,我大周朝定能繁荣鼎盛、千秋万代。”
  
      说完,更是举手高呼:“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它的朝臣心里暗骂同僚一句‘老狐狸’,却还要跟着一起下跪山呼万岁。
  
      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圣人异常高兴。他的皇位来得不怎么光明,为了洗刷‘夺侄子江山’的污名,他做了许多努力。
  
      甚至将北京更名为‘顺天’(取顺应天意的意思)。
  
      如今有了‘白龟献瑞’,圣人高兴之余,也忍不住想,待这个消息传播出去,民间、仕林间对于他的种种流言蜚语也能少一些——连老天都给他赐下白龟恭贺新春了,足见他承徽帝是老天看重的人。
  
      有这只白龟在,看谁还敢说他靖难是‘逆天悖理’。
  
      圣人龙心大悦,对于送礼的太子也异常满意,连声道了几个‘好’,并赐给太子一柄玉如意,以及御制新书八套。
  
      太子对御制新书什么的并不在意,倒是得了那柄玉如意让他有些喜出望外。
  
      如意?如意!圣人赐给太子如意,表明陈稷这个东宫之主非常‘如’皇帝的心意啊。
  
      众朝臣瞧着这一幕,心中也隐隐有了计量。
  
      三皇子暗暗握紧了拳头,如意?哼。如果你命都没了,我看你还怎么‘如’老头子的‘意’。
  
      三皇子眼中的闪过一抹深刻的怨毒,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因为马上要轮到他进献贺礼了。
  
      三皇子和太子不愧是亲兄弟,不管平日里怎么不和,但关键时候,脑电波却能调整到一个波段上。
  
      太子进献了淮阳白龟,三皇子便进献了白蛇。
  
      木错。同样是白化病患者。长约一丈半(即5米左右),通身碗口粗细,众人见了。不由得惊呼出声。
  
      历史上汉太祖刘邦斩白蛇起义,但白蛇什么的,大家平时还真没有见过。
  
      更让皇帝和朝臣惊讶的是,随着一阵奇特的笛声。那条白蛇居然跟着乐声舞动,碍于寒冷。白蛇的动作虽然迟钝了些,却还是在慢慢摆动着。最后更是盘在一起,蛇头高高抬起,冲着御座上的圣人点头行礼。
  
      众人纷纷咋舌:“传说白蛇乃白帝子。今白蛇向圣人臣服、敬拜,足见圣人确是天命所归的英主啊。”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得,刚刚坐下的众人。又一股脑的爬起来,匍匐在地上山呼万岁。
  
      圣人愈发得意,大方的将自己喜欢的一把宝剑赏给了三皇子。
  
      宝剑虽不比如意寓意好,但却是圣人心爱之物,三皇子不禁暗自欢喜:父皇还是很疼爱他滴。
  
      跪地谢了赏赐,三皇子故意炫耀的看向太子。
  
      太子并没有在意这个,他更在意的却是那条白蛇。
  
      陆离说了,九华书院莫名出现了一条剧毒毒蛇,且那蛇不是野生的,而是有人驯养的。
  
      陆离怀疑有人想借用毒蛇谋害‘贵人’。
  
      紧接着,太子又听闻他的好皇弟结识了一个什么天竺人,此人擅长驯养蛇类。
  
      两下里一结合,太子不禁怀疑,三皇子定是想在正旦盛宴上借毒蛇生事。
  
      果然,三皇子进献贺礼的时候,居然弄来了一条白蛇。
  
      自从看到那条白蛇的一刹,太子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悄悄命人通知圣人以及东宫左右的护卫,密切关注那条蛇的动静。
  
      如果那条蛇突然跃起伤人,立刻出刀斩杀。
  
      但……那条蛇竟只是七拐八绕的舞弄了一番,并没有什么害人的举动。
  
      太子的心愈发忐忑不安,唯恐老三还有后手。
  
      三皇子回到座位,转头看到了太子紧绷的脸,心中冷笑:哼,你真以为我这么傻,会当众用毒蛇杀人?
  
      没错,三皇子确实很想弄死太子和皇长孙,但还没有蠢到做落人把柄的事儿。
  
      他也确实打算今天动手,也确实想用毒蛇的毒汁,却不是让毒蛇直接下口。
  
      三皇子端起酒盏,轻啜了一口,扬起的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残忍。
  
      其它皇子也一一进献贺礼。
  
      但有太子和三皇子的珠玉在前,其它的礼物就显得有些俗气与平庸。
  
      接了下则是宗室、勋贵和朝臣们。
  
      献礼也很寻常,什么一尺高的珊瑚树,什么龙眼大的珍珠,什么沉香木雕琢的佛香,什么极品羊脂玉做成的如意……拉拉杂杂,听着名贵,却都是用银钱能买到的。
  
      不过,圣人依然看得很开心。
  
      看完了朝臣的贺礼,他忽的想起了一个人,笑着问道:“原上那小子来了吗?”
  
      太子坐在下首,赶忙起身笑道:“回禀父皇,陆探花已经来了,他正在外头准备贺礼。”
  
      圣人好奇:“什么贺礼?竟要在外头准备?”
  
      太子摇摇头,道:“儿臣也不知道,那小子神神秘秘的,直说定会让大家大吃一惊。”
  
      圣人愈发好奇,“好吧,那朕且看着,如果那贺礼没有让朕和诸公惊讶的话,我可要好好整治这小子一顿。”
  
      嘴里说着‘整治’,但语气很是随意,任谁听了,都会觉得,圣人非常喜欢陆离。
  
      坐在公侯席位的陆延德听了这话。不禁苦涩的勾了勾唇角。唉,如此出色的儿子,竟被他亲自赶出了家门。
  
      如果陆离还在,哪怕陆元惹了那么大的祸事,圣人看在陆离的面子上,总能宽恕一二。
  
      如今……真是有钱难买早知道,陆延德悔得肠子都要青了。却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陆家这条破船慢慢的沉没。
  
      陆延德满心酸楚与苦涩,而圣人却异常开心,将珍藏的好酒都拿了出来。每位参加宴席的人都能得到一杯。
  
      浓郁的酒香飘散,大家都是识货的人,一闻这味道,不管是好酒的还是不好酒的。都忍不住想尝一尝。
  
      大家伙纷纷举起杯子,准备畅饮一二。
  
      太子和皇长孙也拿起了酒盏。慢慢放到了嘴边。
  
      不远处的三皇子密切的看着,两只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太子和皇长孙的嘴边,心里的小人拼命的喊着:快喝,快点儿喝啊。
  
      就在此时。忽然‘轰’的一声巨响,仿佛天摇地晃一般,又似是一个万钧焦雷凌空劈下。吓得所有人都一个哆嗦。
  
      太子的手一抖,心怦怦跳得厉害。
  
      还不等大家反应过来。又是‘嘭’的一声闷响,好像什么东西在半空中炸开了。
  
      众人齐齐抬起头,竟然看到一团璀璨的烟花绽放在半空,五彩斑斓,将有些阴霾的天空瞬间照得明亮。
  
      轰、轰、轰,嘭~嘭~嘭~
  
      随后便是接连几声惊天动地的声响,而空中的烟花更是此起彼伏,一朵朵相继绽放开来。
  
      不经意间,太子手里的酒盏早已跌落在地上,他瞪大眼睛,和所有人一样,无比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而三皇子却恼怒的用力一拍大腿,该死,真是该死,这个陆离,果然天生是来跟他作对的!
  
      ……
  
      用大炮发射烟花,带给大周君臣的震撼是巨大的。
  
      随后陆离跟圣人详细解说,神威大炮还能应用于战场,远距离攻击敌人,圣人和内阁大学士、大将军们听了,个个是激动不已。
  
      大周早已有了火器,即单发的燧火枪。但燧火枪的威力哪能跟神威大炮比。
  
      陆离用实例说明,大炮的射程很远,最远可达十六里(约8800多米),足以应对北部游牧民族的骑兵突袭。
  
      一想到北边的心腹大患有办法解决,圣人比得了什么白龟、白蛇还要高兴。
  
      而朝臣们对圣人的敬畏也得到了顶峰。
  
      如果说白龟献瑞是让人在精神上信服了夺位登基的当今,那么神威大炮却是让人在灵魂深处对当今皇帝的‘实力’拜服。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句话到什么朝代都适用。
  
      圣人有了如此威猛的火器,日后哪怕再有什么建宁太子、永昌旧臣,也无法撼动他的君主地位。
  
      看到朝臣们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敬畏,圣人龙心大悦,一股天下尽在掌中的豪迈之情油然而生。
  
      而对于‘发明’大炮的陆离,圣人更是喜欢到了顶点——这小子,总能在关键时候给他带来惊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