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213章 各自思量

第213章 各自思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咳咳,走、走水了,来人啊,走水了!”
  
      小齐氏被浓烟熏得连连咳嗽了几声,一片火光中,她也顾不得什么仪容,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用从未有过的高声喊道:“来、来人啊,快来救火,快来人啊!”
  
      睡在小齐氏身侧的两个小男孩,年纪都不大,一个六七岁,一个才三四岁,两个孩子睡得正酣,被母亲一声惊呼吓醒,本能的扯着嗓子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娘、娘~~”
  
      小齐氏又惊又怕,慌忙跑回床前,安抚两个孩子:“乖,大郎、二郎乖乖的,千万别乱动,娘、娘这就唤人来救咱们!”
  
      小齐氏用力扯下一截帐幔,又用牙将华美的锦缎撕成了大小不一的三块儿,她给儿子们一人手里塞了一块,叮嘱道:“将这个掩在鼻口。”
  
      两个孩子赶忙点头,别看他们年纪小,但也不是不懂事的稚童。在国公府的内院长大,哪怕是年纪最小的二郎,也比同龄的孩子早慧。两人看到满屋子都是火光,顿时知道情况不妙,虽然不知道如何脱险,但是还能忍着心底的恐惧,乖乖的听母亲的话。
  
      两只白胖小手拿着锦缎,直接掩在了口鼻处。
  
      小齐氏安抚好两个孩子,一手拿锦缎捂好鼻子,一手摸索着来到窗边,大火是从正堂蔓延过来了,南窗处还没有波及。小齐氏用力将窗子推开,冲着外头喊道:“来人啊,快来人救火啊!”
  
      另一侧的卧房里,陆元双目赤红,消瘦苍白的脸上写满疯狂。他赤着脚,举着烛台,一边往外走,一边周遭的帐幔、屏风等易燃物点着,嘴里兴奋的嘟囔着:“烧,烧光,统统都烧光!”
  
      北方的冬季干冷。屋子里层层叠叠的帐幔。以及木头的家具和隔断,熊熊火焰舔舐着,陆元经过之处。很快便化作一片火海。噼噼啵啵的木头燃烧声不断,浓烈的烟雾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啊~~着火啦,救命啊,快来救命啊!”
  
      卧房里原本酣睡的小丫鬟被浓烟呛醒。扯着嗓子死命的喊着。
  
      正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没多久便惊动了院子里的其它下人——
  
      “走水啦!走水啦!快来救火呀!”
  
      “哎呀。正房都烧着了,世子爷和少夫人还都在里面呢?”
  
      “快、快去提水救火啊!”
  
      “……赶紧去通报老夫人和夫人,出去寻人来救人啊!”
  
      脚步纷乱,人声鼎沸。原本安静的宁福堂瞬间变得无比喧闹。
  
      陆离伺候陆延德吃了药,回到客舍休息,正巧收到了谢向晚的飞鸽传书。看完妻子在信中讲述的她的发现和怀疑后,他的睡意全消。靠着个熏笼静静的想事情。
  
      阿晚说得没错,三皇子最近的举动确实有问题。
  
      而已经了结的盛阳案,背后也定有隐情。
  
      陆离跟盛阳打过交道,次数不多,但对此人也有些了解。盛阳为官三十多年,最是个圆滑狡诈人,这样的人或许不够坚贞,但绝对‘识时务’。
  
      为人处世喜欢留条后路,做事情的时候,虽然达不到滴水不漏,却能尽量做得周全。
  
      所以,圣人明明知道盛阳是骑墙派,明明想把他拿下,却因为没有证据而作罢。
  
      这次……锦衣卫竟然轻而易举的抓到了盛阳私建百官密档的事,背后定然有人暗中告密。盛阳做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三皇子被申斥后便出了事?
  
      “唔,难道真如阿晚猜测的那般,盛阳一事中有三皇子的手笔。”陆离揉着眉心,细细的分析着:三皇子能跟太子分庭抗礼,他本人应该不是个平庸之辈,身边也笼络了一大批得用之人,这些人里,有不少是燕王的旧属。
  
      盛阳本身也是燕王心腹,与那些旧属关系不浅,或许,他的事就是某位跟三皇子亲厚的燕王旧属透露出去的。
  
      至于三皇子为何拿盛阳开刀,陆离也有推测:三皇子为了跟太子争抢,大肆拉拢朝臣,盛阳虽不受当今圣人待见,但表面上还是很风光的。吏部侍郎,六部之首的二把手,在朝中颇有分量。
  
      三皇子看中盛阳,伺机拉拢,盛阳是个滑不留手的人,在太子和三皇子势均力敌的情况下,绝不敢轻易下注,应该会以‘纯臣’的面目婉拒了三皇子。
  
      如果放在平时,盛阳婉拒也就婉拒了,三皇子虽然失望和不悦,可也不会心生怨恨。
  
      盛阳倒霉,偏偏碰到了圣人当众训斥三皇子的节骨眼儿上,三皇子因着圣人的训斥,丢了人不说,还让他的威信大减,使得一些原就左摇右晃的墙头草顿时‘坚定’了立场,纷纷拒绝了三皇子的招揽。
  
      这让三皇子愤恨不已,恼怒之下,便想来了杀鸡儆猴,让朝臣们瞧一瞧:他,三皇子没有失势,就算失势了,也能把你们拉下水!
  
      再者,三皇子也担心,那些人会跑到太子那边去。三皇子不愧是陈家人,深得太祖的真传,深切明白一个道理,不能为自己所用的人,宁可杀了,也绝不能便宜对手。
  
      正巧盛阳也在那些墙头草的队列中,更巧的是,三皇子隐约听到盛阳假借职务之便,私建百官密档,还以此要挟朝臣的事。
  
      只是没有证据。
  
      三皇子不是当今圣上,对盛阳多少有些顾忌,他直接把这事儿捅到了锦衣卫——刑部办案或许还讲究证据,可锦衣卫,呵~有口供就可以了!
  
      果不其然,盛阳被抓入北镇抚司没有几天,便定了罪,再然后被抄家,家人流放,他本人更是被斩了首!
  
      弄倒一个盛阳。三皇子很满意,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静养’,三皇子的心绪渐渐平复下来。理智悉数回笼,三皇子认真的思考下一步的计划。
  
      “……三皇子接下来想要做什么?难道与那条莫名出现的毒蛇有关?”
  
      陆离摩挲着竹编熏笼的纹路,静静的想着,“唔,还有那个天竺奇人。也许得好好查一查!”
  
      说到‘查’。陆离不免想到了自己遣散的那些暗探,心里一阵心疼。不过还好,他还有红隼、赤鸢几个。人数不多,贵在能干。
  
      陆离整理了下自己的思路,起身正欲唤红隼她们进来,不想听到了外头的吵嚷声。
  
      “外头发生什么事了?大半夜的。为何如此喧闹?”
  
      陆离推开房门,叫住一个慌乱奔跑的小丫鬟。严声问道。
  
      小丫鬟跑得满头大汗,忽的听到声音,赶忙站住,顾不得行礼。气喘吁吁的回道:“二、二爷,不、不好了,宁、宁福堂走水了。世子、世子爷和少夫人、以及两位小少爷都在正院~”
  
      “什么?走水了?好端端的怎么会走水?”宁福堂不是柴房,堂堂世子居住的院落。房舍坚固,砌墙的时候都用了上好的糯米,既结实又耐火。
  
      宁福堂院子里服侍的丫鬟婆子多,就算不小心推倒了烛台,下人们也会及时发现,绝不会酿成大祸。
  
      陆离瞧着小丫鬟焦急惧怕的模样,显然宁福堂那边的火势不小。这就更奇怪了,宁福堂能烧成大火,除非是有人故意纵火!
  
      小丫鬟苦着一张脸,道:“婢子也不知道,只是听到宁福堂的管事吩咐,命婢子马上去回禀国公爷和夫人。”
  
      陆离摆摆手,“那你赶紧过去吧。”
  
      说罢,他披上大毛衣裳,快步出了客舍。
  
      倒不是说陆离多关心陆元这个便宜哥哥,而是宁福堂起火,倘或控制不住,火势蔓延,极有可能祸及全家。
  
      宁禧堂距离宁福堂不远,陆延德糊涂可恨,梅氏却还明些事理。
  
      再者,陆离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他与陆元有仇,可陆元的几个孩子还有院中的下人却是无辜的,陆离做不到眼睁睁瞧着无辜之人枉死。
  
      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陆离想知道宁福堂起火的真正原因。不能怪他脑洞开得太大,实在是方才想事情太入神,一听到陆家起火,满脑子就充满了阴谋论。
  
      大步走近宁福堂,还没有踏上台阶,便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喧闹声、呼喊声以及哭声。
  
      陆离上了台阶,站在院门边,放眼望去,发现整个正院都笼罩在一片火光之中,火势最严重的是西侧的卧房,如今已经烧去了大半,而正堂、东厢房以及左右耳房也都着了火,火势很大,婆子小厮拎着水桶、拿着竹制射水枪,十几道水柱往里喷射,根本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相反的,火烧得越来越旺,哔啵声中,房舍四周的温度陡然升高,逼得救火的婆子小厮们纷纷往后退。
  
      陆元的心腹管事跳脚喊着,“快、快冲进去救人啊,世子爷他们都在里面呢。”
  
      前头有几个小厮蒙着淋湿的被子,气喘吁吁的跌坐在地上,听到管事的话,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心道:“往里冲?说得轻巧,你怎么不亲自往里冲?里面四处都是火,浓烟滚滚的,眼睛都睁不开,头顶的房梁要掉不掉的……人冲进去,别说救人了,就是自己都不一定能活着出来。”
  
      方才趁着火势小,几个小厮披了湿被子闯进了火场,转了一圈,鞋子、裤子都被火撩着了,却没有找到人,只得退了回来。就这样,他们几人个个都受了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