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211章 彻底疯了

第211章 彻底疯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先生,听说您、您被陆国公爷分家出来单过了?”
  
      皇长孙陈祚坐在茶楼里,看了眼陆离,小声的问道。
  
      今天是十五,是皇长孙跟着陆离上课的日子,和初一那天一样,陆离领着陈祚直接来到了市井。这次没有去西大街,而是选择了东大街的一间豪华的茶楼。
  
      雅致的包间里,陆离亲自烹茶、执壶,一整套如同行云流水的泡茶动作做下来,师生二人面前,各自放了一盅热气袅袅的香茗。
  
      陈祚没有急着品茶,想了又想,问出了他担心的事。
  
      陆离挑了挑眉,淡淡的笑道:“是呀,树大分枝,家族大了,分家便是应有之义。”
  
      陈祚不是个傻子,陆离这种官方的说法根本不能说服他。他沉默半晌,才低声道:“外头有人说,说国公爷为了避祸,所以才将先生逐出家门——”陆离是个称职的先生,陈祚与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却受益不浅。所以,陈祚打从心底里把陆离当成自己真正的老师尊敬。
  
      听闻先生受了委屈,陈祚很是气愤,恨不得跑到定国公府好好问一问陆延德:你丫是不是老糊涂了,竟然把先生这么好的儿子赶出去?
  
      陆离感觉到小少年浓烈的关心,他笑了笑,道:“子不言父之过,父亲有令,做儿子的听从便是了。分家了,父亲依然是我的血亲,如今他病了,我也如常的在病床前侍奉。放心吧,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委屈。”
  
      陈祚皱眉,很显然,他并不为陆离的说辞所触动。不过。陆先生既然这么说了,他不好再追问下去,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他身为皇长孙,方才那话已经有些不妥了,若是在深究下去,就有逾矩的嫌疑了。
  
      默默的端起茶盅。轻呷了一口。赞了句:“好茶,先生烹茶的技艺还是那么好。”
  
      一句话转移了话题。
  
      陆离持壶,又给陈祚添了一盅。“既然觉得好,就多吃一盅吧,外头天儿冷,喝些热茶也能暖暖身子。”
  
      陈祚屈起手指在桌子上扣了两下。权作谢礼。
  
      陆离微微一笑,忽的问道:“大郎。上次留给你的课业呢?可曾做完了?”
  
      陈祚赶忙从袖袋里掏出一个纸卷,恭敬的双手捧到陆离跟前。
  
      陆离接过纸卷,打开上面系着的绳子,将纸页展开。细细的研读起来。
  
      足足过了一刻钟,陆离才缓缓将稿纸放下,赞许的点头:“不错。大郎这片文章做的极好。论据翔实,显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农业是国之根本。大周立国近百年,土地政策从未有过调整,然土地兼并愈演愈烈,隐户隐田不知凡几,实乃有碍民生安定的隐患……”
  
      陆离将自己多年来四周游历的见闻细细的讲了讲。他知道,当今圣人雄才伟略,乃史上罕见之明君,且性情刚毅果决,眼里不揉沙子,土地兼并损伤的不只是寻常农户的利益,受损最多的是朝廷(也就是皇家)的利益。
  
      作为一个出色的陈家人,当今圣人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利益被那些豪强大户侵占。所以,待圣人坐稳了江山,接下来他就要开始大展拳脚治理天下了。
  
      而土地政策,则是他必须关注的一项。
  
      陆离对皇长孙说这些,并不是无的放矢,他是希望通过皇长孙的口将某些事告诉太子。太子是个合格的继承人,他知道了下头的实情后,定会有所行动。
  
      因为种种原因,陆离不准备出仕了,但作为一个男人,一个饱读诗书、胸怀大志的男人,骨子里,陆离还是希望能指点江山。
  
      而皇长孙,哦不,更确切的说,是皇长孙背后的太子,便是陆离指点江山、治国平天下的媒介,未来的日子,他会慢慢的将自己的理念通过皇长孙渗透到朝政中。
  
      布衣宰相,便是陆离的奋斗目标!
  
      陈祚不住的点头,他生于皇家、长于宫廷,最缺乏的便是民间的普通生活,陆离的课,仿佛对他打开了一扇窗子,让他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大郎,你这次的功课完成得极好,”陆离点评完陈祚的文章,又细细问了他近期少傅们给他讲解的功课。
  
      陈祚便趁机询问陆离一些问题,他倒不是觉得那些博学的太傅少傅们不能回答这些问题,只是心理上觉得陆离更可亲。
  
      陆离年纪比不上那些老大人们,但学识真心不差,且他本身就是个年轻人,更懂得少年们的心态,看待问题、讲解功课的时候,也能从少年的角度出发,说出来的话语,更能让陈祚接受。
  
      陈祚听得很是入神,话说有些问题,像陆先生这样直接用通俗易懂的话语回答不好吗,那些老夫子们偏偏要引经据典的掉书袋子,唯恐少说了一个‘子曰’、‘圣人云’,就显得他们不够博学一般。
  
      陆离的一番讲解,不能说让陈祚茅塞顿开吧,但也解决了不少问题,陈祚很是欢喜。
  
      讲完了正题,陆离思忖良久,还是问出了那件事:“大郎,最近可否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是看到了什么稀奇的动物?比如毒蛇?”
  
      陈祚愣了下,“毒蛇?先生,缘何有此一问?”
  
      说完这话,他偏着脑袋想了想,忽的说道:“您这么一问,我还真想起了一件事,三皇叔不知从哪里知道了一个天竺来的奇人,此人善驯养长虫,还会用长虫做杂耍。听说,今年除夕晚宴,三皇叔还有意让那天竺奇人去宫里表演呢。”
  
      “三皇子?”陆离皱眉,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如果真是三皇子,他应该没有蠢到当众用毒蛇谋害太子吧。
  
      可如果不是三皇子,好端端的。他为什么要让天竺奇人表演驯蛇?
  
      陈祚机敏,发觉陆离神情有些不对,悄声问道:“先生,可是有什么不妥?”
  
      陆离沉吟片刻,缓缓说道:“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前两日书院发生了点事情,内子在后山偶然遇到了一条五步蛇——”
  
      “啊~”陈祚惊呼一声。他再怎么不知世事。也知道五步蛇身含剧毒,被它咬上一口必死无疑。他赶忙问道:“师母没事吧?咦,不对呀。这大冬天的,野外怎么会有蛇?”
  
      陆离见陈祚是真的关心阿晚,心里觉得熨帖,道:“多谢大郎关心。内子无恙。和大郎想的一样,我也觉得奇怪。蛇这种活物冬日鲜少在野外出没,更不用说五步蛇这种毒蛇,北地罕见,好端端的怎么会跑到京郊?”
  
      陈祚陷入了沉思。是呀,这件事太反常了。作为一个在宫廷里生活的少年,见多了各种阴谋诡计。下意识的,陈祚联想到了自己。每个月初一十五,他都要去书院读书,虽然最近两次先生改变了授课地址,但以后天暖和了,他还是要回到书院读书的。
  
      万一那人就是想趁着自己在书院的时候,借用毒蛇毒杀自己,又当如何?
  
      陈祚一时脑洞大开,各种猜测纷纷出笼。
  
      陆离见陈祚白净的面容上满是肃然,周遭的气氛也有些凝重,便笑着和缓气氛,“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个意外。左右没有人出事,大郎无需担心。”
  
      意外?
  
      陈祚才不信世间有什么意外。
  
      不过先生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深究下去,有些事自己记在心上就好,无需在人前多做解释。
  
      而且,陈祚觉得,先生如果真的以为是‘意外’,他也不会特意讲给自己听。联想到三皇叔近期的举动,陈祚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只是太模糊了,他一时没有抓住。
  
      陆离又跟陈祚聊了些近期的新闻八卦,然后将他送回宫城。
  
      陈祚一路进了东宫,来书房寻父亲说话。
  
      太子对陆离的教学内容很感兴趣,每次陈祚听课回来,都要先跟父亲做个汇报。
  
      “……毒蛇?”太子摸着下巴,眯着眼睛不知想着什么。
  
      “父亲,您说,这事儿会不会与皇叔有关系?”陈祚没有明说是哪位皇叔,但他们父子都心知肚明,除了老三,其它的皇子暂时还入不了他们的眼。
  
      太子的瞳孔微缩,但很快恢复如常,对儿子的话,他不置可否,转而吩咐道:“你出去这半日,也累了吧,先去给你母妃请个安,然后便去休息吧。”
  
      陈祚眨了眨眼睛,没再多说什么,只恭敬的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打发走了儿子,太子立刻命人传来他的智囊和亲卫队长,几个人关在书房里密谈了许久。
  
      ……
  
      陆元换上飞鱼服,很不情愿的骑马来到了北镇抚司。
  
      “到底出了什么事?竟将咱们都叫来了?”门口遇到了一个同僚,陆元凑上去打探消息。
  
      那人也叹了口气,“谁知道呢?我今个儿不当值,正准备带着家人去城外汤泉庄子泡温泉,结果却……对了,世子爷,你不是请假伺候父亲嘛,怎么也来了?”
  
      陆元一脑袋不甘愿,怏怏的说道:“传话的说是有要事,必须过来,否则按渎职惩处!”
  
      渎职可不是小事,尤其是在锦衣卫,足够‘赛阎王’出手惩治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进了衙门。
  
      刚进了院子,他们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整个院子上空竟弥漫着一股肃杀。两人不自禁的闭了嘴,脚步也放轻了许多,几乎是踮着脚尖进了正堂。
  
      苏煜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待所有在京的锦衣卫全都抵达后,他冷冷的扫视全场,用可以冻死人的语调说道:“咱们锦衣卫竟出了个叛徒,诸位说,该怎么办!”
  
      哗~~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