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209章 各有算计

第209章 各有算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父亲病了?”陆离满眼的不可置信,他掏了掏耳朵,一副唯恐自己听错了的模样。
  
      前来报信的小厮缩了缩脖子,“好叫二爷知道,国公爷的旧疾犯了,手脚瘫软不能动弹,世子爷请了太医,太医说国公爷是、是肝火太旺,伤了身体。”
  
      这话说得,就差直接指着陆离的鼻子说,都是你个不孝子,生生将父亲气得险些中风。
  
      陆离长长的‘哦’了一声,没说什么,但很明显,他根本就不信——他虽然离开了国公府,但仍留了眼线,而自他回到昌平后,根本就没有收到任何线报。
  
      小厮被陆离看得心里直发毛,不安的挪了挪脚步,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老夫人说,国公爷的情况不太好,所、所以想请二爷和二奶奶回去瞧瞧。”
  
      瞧什么?瞧陆延德如何装病折腾他们夫妻吗?
  
      陆离满心腻烦,却也不能直接拒绝。
  
      血缘亲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这年头,过继出去的儿子,生父生母那边有召唤,也不能弃之不理。更不用说似陆离这般,只是分宗出去。如今老子病了,于情于理他都要回去侍疾。
  
      深深吸了口气,陆离道:“知道了,我这就回去‘伺候’父亲!”
  
      小厮记着老夫人和世子爷的吩咐,听了陆离的话,赶忙提醒道:“还、还有二奶奶!”
  
      陆离皱眉,没好气的说道:“二奶奶有了身子,大夫说了不能劳神。”
  
      小厮惊愕的睁大了眼睛,神情夸张的说道:“二奶奶有了身孕?不会吧,前两日二奶奶不是还好好的。怎么忽然间就、就——”
  
      后头的话,他给咽了回去,但意思却表达的很清楚,竟是在暗指谢向晚为了逃避儿媳应尽的义务而假装怀孕!
  
      陆离脸色沉了下来,自古以来,家里家主生病,自有儿孙榻前服侍。至于儿媳孙媳。避嫌还来不及呢,又岂会往跟前凑。孝顺也不是这么个孝顺法啊。
  
      而那小厮不过是个寻常奴仆,却说出这样放肆的话语。定是事前有人唆使啊。而且那幕后指使者想得很周到,连谢向晚有可能‘装怀孕’都想到了。
  
      只是,这次谢向晚不是假装,而是真的怀了身孕。
  
      “怎么。二奶奶何时有孕还需要‘旁人’的允许?”陆离冷冷的说道,“程老太医亲自诊的脉。难道还有假?”
  
      小厮讪笑两声,不禁又悄悄往后退了两步,感觉稍稍安全了些,他才又道:“程老太医是二奶奶花大价钱供奉的太医吧?!”拿人手短。程老太医拿了二奶奶那么多钱,帮二奶奶做个假,再简单不过了。
  
      陆离大怒。不自觉将真正的气势都散发出来。
  
      小厮只觉得周遭的气温都降了许多,他甚至不敢跟陆离对视。脚下踉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住,他可怜兮兮的扯了扯嘴角,道:“二爷恕罪,小的也不想得罪二爷,只是——”
  
      小厮陡地扯开了嗓子,用无比洪亮的声音喊道:“二爷,二爷,国公爷病危,求您看在父子一场的份儿上,回去看看他老人家吧。二爷,小的求您了,求您了!”
  
      说着,那小厮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咚咚的磕起头来。
  
      陆离先是被小厮陡然升高的声音吓了一跳,旋即便明白过来,这个混蛋是想闹事啊。
  
      这里是夫子宿舍区,左右虽是陆离的至亲至近之人,但距离不远的其它房舍里却住着书院的夫子。
  
      此刻是正午,正是夫子们用饭、休息的时候,让小厮那么一喊,有好几家都听到了动静。陆离自认为对夫子和他们的家眷都极好,可真正的读书人往往都很耿直,夫子们看到眼前这一幕,虽不至于立刻就怀疑陆山长的人品,但定会上来询问、劝说。
  
      而这小厮,看样子是个狡诈的,等夫子们围上来了,他定会胡言乱语,到那时,陆山长的光辉形象必定有所影响。
  
      咬了咬牙,陆离身形一闪,忽的飘到了小厮面前,劈手便抽了他两个嘴巴,嘴里还大声的骂着:“你个该死的奴才,父亲病了,为何不早说?耽误了大事,你担当得起吗?来人,赶快给我备马,我要立刻赶回京城。”
  
      小厮直接被陆离抽飞,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沫子,几粒牙齿混在其间。
  
      好半晌,小厮捧着红肿的双颊站起来,却发现,陆离已经命人准备好了一匹快马。小厮正欲张开嘴说话,不想陆离一个飞身上了马,单手一提,竟直接将他提到了马上,然后横放在马背上。
  
      “二、二爷~~”直到此时,小厮才真正的感到了惧怕。
  
      但陆离根本不听他说话,双腿一夹,骑马便出了夫子宿舍。
  
      沿途遇到赶出来围观的夫子,陆离还会匆忙的丢下一句,“家父病重,我先回去看看。书院的事儿,拜托诸位了。”
  
      夫子们听了这话很是理解,纷纷应声:“山长放心,某等定会尽力!”
  
      陆离心里憋着火,手底下也不客气,不停的挥着马鞭,飞快在山间驰骋。
  
      “……”二爷,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小厮趴在马背上,头距离飞闪的地面只有一尺远,他觉得他的头发都要擦着地面了,整个人被颠得剧烈起伏。
  
      好容易撑到京城定国公府大门前的时候,小厮噗通一声马背上滚落下来,直接昏死过去。
  
      陆离看都不看他一眼,将缰绳和马鞭全都丢给迎上来的门房,大踏步的进了国公府。
  
      宁禧堂的卧房里,陆延德脸色蜡黄的躺在床上,只穿着白色的寝衣,衣襟还大开着,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他的头上、胳膊上还有裸露的前胸等处都插着明晃晃的银针。
  
      老夫人、梅氏和陆元等人都在外间坐着。他们神色各异,谁也没有说话。
  
      忽然间,门外响起纷乱的脚步声,接着便是一声通传:“二爷来了!”
  
      话音未落,陆离便自己掀了帘子走了进来,目光一扫,陆离看向梅氏。“母亲。父亲怎么了?前两日不还好好的?怎么就病了?”
  
      陆离的语气很不好,头上满是大汗,身上却泛着寒气。这也难怪。外头是数九寒天,陆离却一路纵马回来,身上早就冻透了,持缰的手更是冻得通红。
  
      梅氏赶忙命人给他准备姜茶。又给他抬了个熏笼过来,“别急。先烤烤火,瞧你冻得,唉,大冷天的。没得‘折腾’出病来。”
  
      说到‘折腾’二字时,梅氏的眼中忍不住闪过一抹寒光。
  
      陆离见梅氏这般,便知道陆延德是在装病。直接坐在陆元对面的官帽椅上,解开大毛衣裳。靠着熏笼烤起火来。
  
      老夫人扫了陆离一眼,冷冷的说道:“谢氏呢?国公爷病了,她一个晚辈也不说过来看看?太不孝了!”
  
      陆离头也不抬,用同样冷漠的语气回道:“谢氏怀孕了,大夫说胎像不太稳,需要静养。父亲最重视家族承嗣,事关子嗣血脉,想必父亲也会让谢氏好生静养。”说着,他抬起头,看向梅氏,“母亲,您说是也不是。”
  
      梅氏大喜,连声诵佛,“谢氏怀孕了?多久了?哎呀,真是太好了,我就说你们夫妻都是有福气的人,这不,孩子就来了。”
  
      老夫人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怀孕了?这么巧?”
  
      陆离咧了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是呀,就这么巧!”
  
      老夫人被噎了一下,脸上气恼,心里却涌过一阵暗喜,嘴上道:“若是真的怀孕,倒也是喜事一桩。不过,谢氏有了身孕,你身边就没有服侍的人了,梅氏,你那儿不是还有几个品貌不错的丫鬟嘛,你也是做人母亲的,好歹心疼一下老二,随便赏他两个极好的丫鬟,可好?”
  
      梅氏气恼,自己也是做婆婆的人,从来没有插手儿媳妇房里的事儿。可为什么老夫人却这么热衷给儿媳妇添堵?如今更是连孙媳妇也捎带上了。
  
      梅氏倒不是多心疼陆离和谢向晚,她只是不想让老夫人称心如意。思忖了下措辞,正欲帮陆离拒绝,不想陆离开口了,“祖母,父亲还病着呢,生死不明,孙子哪有心思收用丫鬟?”
  
      躺在里间的陆延德听了这话,一口血险些喷出来:什么叫‘生死不明’?劳资可不是短命鬼,劳资要长命百岁呢!
  
      一生气,身体不禁动了动,太医施针的时候险些插偏了。
  
      好容易将软趴趴的银针插进正确的穴位,太医抹了把汗,暗骂了句:好好的非要装病,真是作死!
  
      折腾了大半日,就在陆离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陆延德终于‘醒’了过来,无不虚弱的说:“二郎,你、你终于回来了,我老了,也没几天活头了,你、你就在家里多陪陪我,好不好?”
  
      好?好个屁!
  
      陆离和梅氏齐齐在心里暗骂一句。但当着太医,他们再怎么不待见陆延德也要忍着。
  
      送走了太医,一家人又守在病床前呆了好半晌,直到天色将晚,才出去用晚饭。
  
      用过晚饭,梅氏悄悄将陆离叫到了一边,“二郎,你整日在外头,认识的人也多,你妹妹也不小了,该相看人家了。偏那两个都靠不上,你是做兄长的,多帮阿穆操操心吧。”
  
      陆离愣了下,陆穆十四岁,明年才及笄,现在就说亲,是不是太早了些?
  
      抬眼对上梅氏眼底闪烁的阴沉,陆离心里咯噔一下,嗖的一声,身上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仿佛对面站着的不是他的生母,而、而是一个随时能要人性命的毒蛇。一个念头陡然在陆离心底升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