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205章 忽然昏倒

第205章 忽然昏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自己家的大门外被个不认识的人拦了下来,谢向晚登时立起了眉毛。她就知道父亲和兄长一出事,家里只剩下妇孺,定会有人来谢家捞好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谢家‘富’名在外,任谁提起‘京城首富’都会直接报出谢家的名号。
  
      但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些人竟来得这般快。
  
      “谢福呢?”谢向晚也不想跟这人废话,直接问道。
  
      谢福是谢家的管事,专门负责门房以及外院的护卫。
  
      “谢福?谁是谢福?我只认得万大爷,从未听说过什么谢福?”伸开双臂拦住谢向晚的那人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但很快又恢复到方才的嚣张。
  
      谢向晚却清楚的扑捉到了那抹神情,心道:看来这人认得谢福,只是不想承认。至于那人提到的‘万大爷’,谢向晚眯了眯眼睛,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日父亲将谢贞娘母子几个接回了京城,暂时将他们安顿在了谢家。
  
      唔,这么说来,此次跳出来闹事、企图鸠占鹊巢的不是旁人,恰是万家的那几个极品咯?!
  
      如此有些事便能说得通了,比如谢嘉树父子前脚被锦衣卫带走,谢家后脚便有人来强占。原因很简单,因为强占的那些人本身就住在谢家,能够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并且还能仗着自己是‘主人的长辈’而‘假传圣旨’,最后达到抢掠、侵吞谢家财物的目的。
  
      谢向晚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她也不准备跟个跑腿的奴才多废话,直接吩咐道:“来人,把这个擅闯民宅的匪人给我绑了!”
  
      谢向晚的话音方落,三四个壮硕的婆子便从她身后闪了出来。这些婆子是刑房的掌刑妈妈。个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手上颇有把子力气,捆人、掌刑什么的更是全挂子的功夫,哪怕面对一个男人,也能毫不费力的将人制服。
  
      那男子拼命的挣扎,嘴里还喊着:“你凭什么捆人?来人呀,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入室抢劫——”话还没说完。嘴里便被塞了一团不怎么干净的棉布巾子。
  
      婆子给他塞完嘴。拍了拍手,冷声道:“眼里没有主人的东西,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们奶奶是谢家正儿八经的大小姐,你连主子都不认得,还敢叫唤?大小姐回来了,你居然还敢阻拦?真真好大的胆子!你喊呀。若是能把巡城御史喊来才好呢,我们正好治你一个以下犯上、侵夺主家财物!”
  
      婆子一边骂。一边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下死手狠掐了几把。那小厮被堵着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疼得直接滚出泪来。形容很是狼狈。
  
      谢向晚连看都不看,直接抬步进了谢家。陆离紧紧的护在她身边,嘴里低声说道:“阿晚。还真被你料中了,果然有人想趁火打劫啊。只是不知大嫂和阿安他们怎么样了!”
  
      谢向晚目不斜视的疾行。“放心吧,万家的人不过是挑梁小丑,大嫂一个人就能对付。阿安可能出去打探消息、寻找门路去了。”
  
      谢家背后有许多隐藏的靠山,不过,这次牵扯到了锦衣卫,谢向晚也有些不敢确定了。说话间,谢向晚也不禁带着几分担心。
  
      陆离赶忙劝道:“阿晚,你不要太过焦心了,岳父是靖难功臣,大舅兄又是圣人得用的人,更不用说谢家的祠堂里还供着太祖手书的‘义商’匾额……圣人应该不会将谢家赶尽杀绝。”再不济,谢家还有他这个女婿,他与圣人、太子都有些交情,只要谢家没有搀和谋逆的大案,总能保住他们的性命。
  
      谢向晚的脚步微缓,扭头看了看陆离,“二爷,幸好还有你。”
  
      她也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刚刚在陆家经历了那些,谢向晚彻底放开了心防,不再只是单纯的把陆离当做丈夫,而是一个她可以依靠的男人。
  
      陆离多聪明的人哪,谢向晚又是他的爱妻,稍微有点改变,他都能感觉出来。听了这话,他不禁挺直腰杆,保证道:“放心,一切有我呢。”
  
      谢向晚用力点头,女强人做得久了,也希望身边能有个靠得住的男人。
  
      跟陆离说了两句话,谢向晚紊乱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脚步也不禁放缓。
  
      一路来到谢家的正堂,还没进门,便听到了一个尖利的女声:“哎呀,侄媳妇,我们是表兄嫡亲的亲人,难道还会害你不成?现在表兄和向荣侄儿出了事,谢家剩下的不是女人就是孩子,外头的人还不定怎么惦记咱们谢家的家业呢。我看不如让你表叔和表姑丈过来帮个忙,他们都是有功名的读书人,好歹也能帮你应酬外头啊……”
  
      谢向晚停了下来,站在廊庑下侧耳听着。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却不是万华年,那么便是万华堂那个‘能干’的老婆杨氏咯?
  
      “多谢表婶,只是表叔、表姑丈都是我们谢家的贵‘客’,我怎么好劳烦你们?”周氏也不恼,淡淡的说道:“再者,父亲和大爷只是被叫去问话,并不是被抓进诏狱,只需将事情说清楚便能回来,最多不超过两三日。短短几日,谢家也没什么可应酬的。即便有应酬,我们二爷也能独当一面。”
  
      周氏嘴里的二爷,也就是谢向安,早就过了十三岁的生日,最近一两年跟着谢嘉树做生意,人稳重了许多,越来越有大人的模样。
  
      有句话周氏没说:就算谢向安不能应对外头的事务,谢家还有个江南名士的女婿呢,哪里用得上这一群没廉耻的表亲?
  
      “是,侄媳妇说得也没错,我们也希望表兄他们能平安无事,”这次说话的不是杨氏,谢向晚听了听声音,确定此人应该是万华年,只听她柔声细气的说道:“不过。带走表兄和侄儿的可是锦衣卫啊。锦衣卫的大名,不用我说,想必侄媳妇也清楚,到了他们手上,还能有个好?侄媳妇,你别恼,我可不是诚心咒表兄。我只是担心。表兄他们已经落到了锦衣卫的手上,咱们家的其它人和东西,可要保护好了……”
  
      抓人、抄家。那可是锦衣卫的绝活,如今谢嘉树和谢向荣被抓了,那么接下来便是查抄谢家了吧。
  
      万华年的意思很清楚,趁着锦衣卫还没有动作。提前将谢家的产业都转移出去。即便不能全都转走,好歹也将那些值钱的宝贝弄出去。如此。也算给谢家留条后路啊。
  
      至于谁负责转移财产,万华年‘自告奋勇’的推出了自己的夫君李燕来和兄长万华堂。
  
      “侄媳妇,你别误会,我们可不是贪图谢家的产业。而是想帮表兄和表侄儿,”万华堂一副‘我是为你好’的口吻,缓缓说道:“那些东西我们也不要。只是暂时帮你们保管一些日子,待表兄他们父子两个出来了。我们再完璧奉还。”
  
      周氏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心道:你们还真当别人跟你们一样都是蠢货?
  
      “多谢表姑,我也知道您是为了我们家好。但这事不能这么办。”周氏声音平缓的说道。
  
      万华堂有些急躁,见周氏油盐不进,不免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荣哥媳妇,你到底是这么回事?我们好心来帮忙,你却推三堵四的,怎么,你是不是见荣哥儿进了诏狱,便有了贰心?想趁机卷走谢家的产业?”
  
      周氏暗自翻了个白眼,公爹和丈夫被锦衣卫带走了,小叔子又跑出去打探消息,周氏只觉得身心俱疲,现在她只想安静一会儿,然后想办法找门路。
  
      结果这群极品却苍蝇一样围了上来,嗡嗡嗡的说些‘不过大脑’的蠢话。也就是周氏教养好,这才忍着没有发飙,换个脾气火爆点儿的你试试,听了万家人的话,不拿着大扫帚把他们轰出去才怪呢。
  
      “表叔这话什么意思?您是在质疑我的人品吗?”周氏跟万家人纠缠了这半日,她也瞧出来了,这些人根本就不懂什么规矩,更不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跟这样的市井无赖打交道,不能用太文明的方式。
  
      周氏猛地站起来,凌厉的双眸扫过在场的几个人,冷声道:“我周氏是谢家明媒正娶的大奶奶,我的儿子则是谢家的嫡长孙,我会卷走谢家的产业?真是开玩笑,这谢家的产业有一半原本就是属于我儿子的,我又何必行此腌臜伎俩?!好了,几位是谢家的表亲,关系虽然远了些,但勉强算是亲戚,我们谢家仁义,不忍你们流落街头,这才收容你们,但你们也当自重。做客人就该有做客人的自觉,谢家如何,与你们并没有干系。”
  
      万家人见一向文静娴雅的周氏忽然翻了脸,还说出如此刻薄的话语,顿时都愣住了,就是杨氏也有些错愕。
  
      周氏继续道:“父亲和夫君被锦衣卫带走,前途不明,我知道几位担心被谢家连累,趋吉避凶是人之常情,我也不怪几位,更不忍心连累亲朋。这样吧,待会儿几位便离开谢家吧!我事务繁杂,便不亲自相送了,诸位慢走!”
  
      “谁、谁怕被连累?哪个要离开谢家?”万华年见周氏翻脸赶人,急赤白脸的喊道,“我、我不走,表兄对我们一家这般好,如今他出了事,我们要留下来帮忙。”就算走,也要带着谢家的产业走!
  
      外人只知道谢家豪富,但具体‘富’到什么程度,却很难想象得出来。万华年却知道一些,据她估计,谢家库房里的各种奇珍异宝不算,单是黄金白银就有上千万两,光银票就能垒出一人高。
  
      万华年和兄嫂商量过了,那些打眼的宝贝他们可以不拿,但银票、田契、地契什么的,只需往袖袋里一藏,他们便能轻轻松松的夹带出去。
  
      左右现在谢家还没有定罪,谢家的财产也算不上罪产,就算他们悄悄拿走一些,官府也不会追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