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201章 几近疯狂

第201章 几近疯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祚开开心心的回到了东宫,习惯性的去寻太子回禀今天的行程。
  
      太子陪圣人用过午膳,刚刚回来,正坐在书房里跟几个幕僚谈事情。
  
      “老三这次是想杀鸡儆猴啊,居然把盛阳给捅出来了,”太子双肘撑着案几,双手成拳撑着下巴,眼睛看着不知名的一角,幽幽的说道。
  
      “自圣人当众训斥了三皇子之后,朝臣们对他的态度就有些摇摆不定,估计从那时起,三皇子就想动手了。盛阳倒霉,正好撞到了枪口上,”
  
      太子对面坐着三个三四十岁的男子,他们个个面色凝重,其中一个身着靛青色道袍的人缓缓说道:“不过,微臣还是很佩服这位盛大人,不过十来年的功夫,居然收集了那么多的百官私密。啧啧,听说锦衣卫从盛家抄出了十几口大箱子,每口箱子里放着几十上百册的百官密档,估计半个京城的权贵和朝臣都被扫了进去呢。”
  
      另一个穿月白色襕衫的男子却道:“这也没什么,当年盛阳在扬州做了近十年的都转运使,不止给自己赚下了丰厚的家底,还培养了一大批密探。据微臣所知,盛阳以送婢女、送美妾的名义,往许多朝臣家中送过美人儿。这些人——”
  
      男子摇摇头,“基本上都是训练有素的暗探。”
  
      最后一个身着宝蓝色长袍的男子却有些疑惑的说道:“这盛某人的图谋不小啊,十多年前就开始布局,难怪他能官运恒通呢,旁的不说,单靠这些百官的把柄。他也能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啊。”
  
      太子却摆摆手,含糊的说道:“盛阳是靖难功臣!”多余话一句都不用讲,只这一句,在座的三人都明白了——盛阳在江南网络人脉、培养暗探,是奉了燕王的命令。这也是他能一路青云直上的真正原因。
  
      道袍男子想了想,皱眉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天下太平。盛某人再行此事。恐怕就有些逾矩了吧?这个消息一旦传出来,朝中定会引发震动!”
  
      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太子的双目重新有了焦距。点点头:“没错,圣人也正是担心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大张旗鼓,直说盛阳贪墨、渎职。现在的问题是。那十几口大箱子里的东西,该如何处置!”
  
      圣人是个刚毅果决的人。眼里不揉沙子,所谓‘百官密档’表面是记录了一些百官的私密,而事实上,更像是他们的犯罪证据。
  
      若是按照圣人以往的性格。早就将那些东西拿出来,一一验证,然后按照律法惩处。
  
      可现在不同啊。圣人刚刚坐稳了江山,朝廷上下也刚刚平稳下来。如今正是百废待兴、大展身手的时候,如果此时追究百官的过错,那么定会引发一场官场的大地震。更有甚者,刚刚平稳的政局会出现坍塌的危险!
  
      圣人为难,太子也跟着发愁,其实,他们父子两个都想打开那些箱子看看。毕竟圣人是靖难起家,对于前头留下来的旧臣心里本就有些隔膜,尤其是前几个月闹出来的建宁太子事件,更仿佛在圣人心中插了一根刺。
  
      在陆离的巧计下,建宁太子的事圆满解决,可圣人心里依然有阴影,他很想知道真正的建宁太子藏在什么地方,又被什么人藏匿着。
  
      圣人更想知道,整日匍匐在他脚下的那群官员中,又有多少是‘永昌忠臣’!
  
      而那十几口大箱子里便有可能有圣人想要的答案!
  
      三位幕僚是太子心腹之人,听了这话,也不禁有些为难,是呀,圣人和太子的矛盾心理他们也能理解,这个问题确是棘手!
  
      就在这时,外头的小内侍回禀道:“启禀太子殿下,皇长孙求见!”
  
      太子扭头看了看墙根处的沙漏,唔,已经申正(16:00)了,阿祚也该回来了,只是不知今天陆离又给儿子讲了些什么。
  
      心里想着,太子的脸上就带出了几分期待。
  
      三位幕僚见此情况,很有眼力见儿的起身,“皇长孙定是有要事回禀,微臣等先行告退。”
  
      太子想了想,反正跟他们也商量不出个结果来,再耗着,也只是浪费时间罢了,还不如跟儿子聊聊天,或许会有新的启发。
  
      不得不说,太子对陆离已经有种近乎偏执的信任了。陆离若是知道太子殿下如此‘器重’他,还不定怎么‘受宠若惊’呢。
  
      “王先生好,李先生好,赵先生好!”
  
      陈祚进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三位幕僚出来,他后退了半步,微微颔首,客气有礼的问候着。
  
      三位幕僚是太子的智囊,学识都是极好的,平时无事的时候,也会指点皇长孙的功课,是以,陈祚尊称他们一声‘先生’也是使得的。
  
      三位幕僚赶忙拱手回礼,心道:皇长孙确实比以前懂事多了,也越发的谦和有礼了,太子有这样一个儿子,也算是个极大的加分项呢。
  
      太子还在里面等着,陈祚没有跟三位幕僚多说话,简单问候了一句,便跟三人告了辞,抬腿进了书房。
  
      “……陆离真是这么说的?”太子静静的听完陈祚的讲述,又问了一句。
  
      陈祚点头,“先生还给我留了功课,命我将历朝历代的土地政策好好研究一番,然后分析一下利弊,再写个策论出来。”
  
      “土地?土地兼并?”
  
      太子喃喃自语,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道:“是呀,目前最重要的是土地,是朝廷的稳定,而不是——”
  
      方才的难题有了解决的法子,太子很是兴奋,他也顾不得跟儿子解释什么,直接起身,丢了一句:“先生既然给你留了功课,你就用心去做。孤还有事儿,你且回去好好读书吧。”
  
      陈祚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何父亲一副‘茅塞顿开’的模样,他明明也没说什么要紧的事情啊。但他还是恭敬的应声,“是,儿谨遵命!”
  
      ……
  
      次日大朝会,还不等百官奏本,圣人便命人抬上来十几口大箱子。
  
      满朝文武此刻还不知道盛阳的事儿已经败露,更不知道这十几口大箱子里放着的是什么。如果知道了。想必许多人都不会这么轻松了。
  
      唯有三皇子。一脸快意的看着那些箱子,眼中还有隐隐的热切。心道:都怪盛阳这个不识抬举的,本皇子肯招揽他。那是瞧得起他,结果,他竟是这般不识抬举。
  
      否则,这些百官密档早就是他三皇子的囊中物了。有了这些东西,还愁收服不了那些官员们?!
  
      唉。平白浪费了这么多宝贝,盛阳,真真该死!
  
      圣人也不废话,直接将盛阳私设百官密档、暗中搜集朝臣私密的事儿说了出来。还不他说完。金殿上立着的朝臣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已经开始冒冷汗。
  
      圣人眯着眼睛,缓缓扫视着众人。某些心中有鬼的人,根本不敢跟圣人的目光对视。慌忙躲了开来。
  
      殊不知,他们越是这般,圣人越是瞧在眼中,默默记下这些有异常人的名字,圣人继续道:“盛阳所记载之秘事,皆存放在这十七口大箱子里——”
  
      “哗~~”
  
      站立两侧的朝臣们好不惊讶,上百道视线齐齐落在正前方的大木箱子上。其中有不少人已经开始两股打颤、脸色惨白了——糟了糟了,圣人这是要算总账了!
  
      圣人停顿了片刻,道:“里面的东西朕虽然没有查看,但想也知道,上面定是记录了许多人的违法之事,而盛某也正是靠这些东西做他的靠山、护身符,而你们中的许多人,想必也因为这些被盛某要挟、利用——”
  
      圣人的话说得很慢,一字一句都烙在了某些人的心头,那些人的脸色愈发苍白了,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滴答滴答的往下落。
  
      就在他们绝望得想要跳出来自首的时候,圣人话音一转,道:“不过,这些东西都是十年前的旧物,有些事一时也无法判断是对是错,朕爱惜人才,又不想错杀忠臣,且盛某行事卑鄙,他所记载的也未必都是事实……”
  
      这话说得很是勉强,大家都听得出圣人压抑的怒气,不过到底有了希望,某些人暗暗的抹去汗水,满是期望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皇帝。
  
      圣人道:“来人,将这些东西抬到外面去!”
  
      群臣皆是一愣,心道:圣人这是要做什么?非但没有按着名册抓人、抄家,还隐隐有种放人一马的意思?
  
      圣人的话音方落,便有三十多个身着甲胄的护卫来到大殿,两人一组将木箱全都抬到了殿外。
  
      圣人忽然换了个话题:“朕昨日收到了一份奏折,谈及的问题很是要紧。太子,你写的折子,自己来读一读吧。”
  
      小内侍接到圣人的暗示,赶忙从御案上拿起一本折子,双手碰到太子面前。
  
      太子坐在龙椅下侧的方凳上,他站起身,接过奏折,打开,高声朗读起来。
  
      太子的奏折很简单,只说了一件事,那就是战乱已平、天下大定,户部该重新核查全国的土地,重新登记造册。
  
      那些因战乱而失主的田地,也当重新归入朝廷。
  
      另外,太子还建议进行土地赋税改革,说是改革有些言过其实,太子只是在大周原有土地政策的基础上,做了些微调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