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198章 风雨即来

第198章 风雨即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都走了?怎么这么快?”
  
      谢向晚早在陆离出去迎客的时候,便直接从后门去了隔壁,跟谢穆青一起逗着王家小豆丁玩儿。原以为,老夫人气势汹汹的来了,怎么着也要闹个小半天,不想还不到一个时辰,一群人就风风火火的下了山。
  
      “圣人给陆元赏了个官儿,那些人抢着回去接旨呢。”陆离难掩嘲讽的说道。
  
      “圣人给陆元赐官?”谢向晚一脸的古怪,“老夫人和陆元竟然还很高兴?”
  
      陆离哼了一声,道:“不止他们两个,族长和那几位族老也很高兴。似乎陆元要有出息了,以至于族长出门的时候,还训斥了我两句,命我好生孝顺老夫人呢。”
  
      谢向晚表情愈发怪异,笑也不是、骂也不是,叹了句:“他们还真是‘天真’啊。”
  
      陆元闯了那么大的祸,圣人没有立时发作已经是法外开恩了,陆元竟然还奢望圣人委他以重任。这得多‘自信’的人才能有的想法啊。
  
      谢向晚很想说,亲,醒醒吧,这又不是上演虐恋情深的**大戏,你不是渣攻,圣人也不是你的贱受,人家不会无条件的容忍你的任性!
  
      “天真?阿晚,你可别糟蹋好词儿了,他们哪里是天真啊,分明就是利欲熏心。”陆离撇撇嘴,满是不屑的说道。
  
      谢向晚勾了勾唇角,这倒也是,陆氏一族依附着国公府过日子,从上到下对权势有着很深的渴望。乍闻向来废柴的陆元竟入了皇帝的法眼,那些原本还站在陆离这一边的人,便立马叛变了。可不就是为了一个‘利’字嘛。
  
      “不过,我更想知道的是。圣人赐了陆元什么官儿。”应该不是什么好差事,否则就太不符合圣人的秉性了。
  
      陆离想了想,猜测道:“依着我对圣人的了解,他极有可能给陆元弄一个表面风光、实则不堪的差事,且还有一定的危险性。”如果陆元能‘因公殉职’,那就太完美了,圣人既不必担心有人再次谈及什么建宁太子。也能惩治了有贰心的违逆之人。
  
      谢向晚挑了挑眉。然后便换了个话题。他们早已搬离了陆家,陆家如何,与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如果老夫人能安分些。不总想着找寻他们夫妻的麻烦,谢向晚甚至都不想听到陆家的任何消息。
  
      “对了,许氏那边怎么样了?许大人怎么说的?”谢向晚拉着陆离来到西次间的临窗大炕上坐下,低声问道。
  
      陆离的脸色很平静。显然,昨夜一夜的思考。终于让他放开了一些事,对于许氏,也不再羞于提及。他淡淡的说道:“他还能怎么说?有这么个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女儿,他也只能满口的赔罪了。”
  
      对于许大人这个便宜姑丈。陆离生不出丁点儿亲近的心思。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许姑丈作为一个男人,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管教不了。他又何谈其它?
  
      虽然许氏被教坏,全赖老夫人的纵容与娇宠。可许氏姓许、不姓陆。如果许大人有心教导女儿,他总能想到办法把女儿留在许家,而不是任由岳母将好好一个孩子教成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今天天还没亮,陆离便将许氏送回了京城许家,态度很是强硬的跟许姑丈说了几句话,弄得许姑丈羞恼得恨不得一头撞死,最后迭声保证:“定会好好管教这个不肖女。”
  
      静默了片刻,陆离忽然幽幽的说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许氏可能会被‘病逝’。”许氏已经被彻底养歪了,许姑丈不是神仙,根本不可能把人掰回来。再加上许氏的亲娘已经过世,家里有跟她不对付的继母和异母妹妹,在她们的煽动下,许姑丈极有可能来个‘一了百了’。
  
      谢向晚听了这话,并不意外,道:“如此,我下午就命人将那个孩子送到育婴堂。”
  
      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夫妻两个再也没有提及。
  
      次日清晨,夫妻两个照常忙碌着,月已过半,书院又该进行新一轮的月考了。
  
      谢向晚和陆离的办学理念有点‘宽进严出’的意思。九华书院并没有设置太高的门槛,只要家世清白、有心向学、年龄相符的男丁,都可以进来求学。束脩低、待遇却高,是贫家子弟的最佳选择。
  
      不过,只要进了书院,学生们就须得按照书院的规矩行事。频繁的考试就不用说了,平日里还要做各种劳动:种田、抄书、洗衣、打扫学堂和宿舍,甚至还要轮值去牲口棚去帮忙喂养牲畜。
  
      这些活计,慢说是富家子弟了,就是一些寻常百姓家的孩子也未必愿意做。
  
      但九华书院的校规就是如此,这里有最好的先生,这里遵循古礼教授君子六艺,这里还能有极好的生活待遇,这里还有许多隋唐时的孤本、珍本,这里有免费的纸墨笔砚、琴棋刀剑……想要享受这一切,就必须听山长的安排,遵循校规行事!
  
      起初有些学生很不理解,尤其是一些自认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小书呆,觉得书院的夫子在故意羞辱人。
  
      后来却发现,不管是干什么粗活,上至山长、下至夫子,全都会挽袖子亲自做示范——山长可是堂堂探花郎啊,人家都能弯得下腰,你们这群小屁孩儿,又有什么可‘羞辱’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