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158章 结下怨仇

第158章 结下怨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话那人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说道‘首富’二字时,故意变了个音调,听起来颇似‘首辅’。
  
      旁边的人听了,不禁纳罕:“首辅?周既明周首辅?不对吧,我怎么记得周首辅膝下只有三个儿子,并、并没有什么女儿呀。”没有女儿,哪儿来的女婿?!
  
      最初说话那人忙‘啊’了一声,故作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口误口误,不是‘首辅’,而是‘首富’,哈哈,咱们陆二爷陆大名士,可是堂堂江南第一盐商、大周第一富豪谢家的女婿呢。”
  
      说着,那人走向陆离,伸手欲拍陆离的肩膀。
  
      陆离不动声色的躲开了,双目清明,淡淡的看着来人。
  
      来人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一身紫色的缂丝箭袖长袍,腰间系着嵌玉石的腰带,脚上蹬着上好的乌皮短靴,手里拿着一根乌金马鞭,活脱脱一个京城高门纨绔的模样。
  
      而事实上,这位也真是个纨绔,延恩伯家的世子爷钱颂,陆元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钱颂既然与陆元交好,朋友的敌人,也就是他的敌人,是以从小他看陆离就不怎么顺眼。
  
      再加上陆离出身国公府、却勤恳上进,中了探花后,直接成为京中权贵子弟的‘楷模’。家里的长辈,哪怕是再宠爱儿子的,提到陆离,也忍不住酸溜溜的赞一句:“陆家小子不错!”
  
      一时间,陆离成为所有孩子最讨厌的‘别人家的某某某’,许多与他年龄相近的贵公子们,对他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尤其是似钱颂这般,家里和陆家有姻亲关系的,整日被家中长辈拎着耳朵说‘要上进’、‘看看人家陆二郎’之类的话。对陆离的怨念愈发强烈。
  
      偏钱颂又是个不上进的,斗鸡走狗、吃喝嫖赌,竟是无一不精通。每每犯了错。家里人更会把陆离拿出来做例子,“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般不懂事?瞧瞧人家陆离,人家也同样游乐玩闹,也去妓馆、教坊,可人家没耽误正事呀。再看看你,bulabula……”
  
      钱颂挨了数落,不说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迁怒陆离——你丫一国公府贵公子,舒服安逸的过日子不好吗。干嘛那么能折腾,白白害老子挨骂。
  
      这种情绪积累得多了,渐渐变成了憎恶。再加上陆元的关系,钱颂也把陆离当成了敌人,每次见了面,定要挑衅一番。
  
      过去陆离行事谨慎,几乎没有什么把柄,钱颂的挑衅便显得无理取闹。如今陆离跟名门出身的妻子和离,娶了一个盐商家的女儿做正妻,颇有点儿‘自甘下贱’的意思。钱颂自觉抓到了陆离的短处。暗中做了许多手脚。
  
      最近坊间会流传的‘陆离靠妻子养活’、‘陆二是个吃软饭的’等流言,钱颂不是主谋,却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只可惜钱颂和陆离的交际圈子不同。自陆离辞官后,又时不时的往昌平跑,是以,钱颂想当面耻笑陆离一番都没有机会。
  
      今儿好容易遇到了陆离,钱颂岂有放过的道理?!
  
      伸出的手掌被陆离躲开了,钱颂也不生气,挂着欠扁的笑容,冲着陆离挤眉弄眼的说道:“陆二,好久不见啊。怎么,要买玉器?嘿。不是我说你,对面就有你老泰山开的藏真楼。什么名贵的玉器没有?你可是谢家的乘龙快婿,短缺什么了,直接去岳家的铺子拿就是,何必跑到这里浪费时间、浪费银钱?”
  
      这话说得相当难听,就差指着陆离的鼻子笑话他吃软饭、靠着岳家资助过日子。跟着钱颂一起骑马路过此地的贵公子们,也都露出热切的表情,一个个无比期待看到陆离又羞又愤的表情。
  
      玉器店外头,则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闲汉,探头探脑的企图获取第一手的八卦。
  
      大家都等着陆离变脸,不想,人家仿佛没有听出钱颂话里的羞辱,神情淡然,笑容不变,甚至还点了点头,道:“多谢钱世子提醒,其实我也正想去谢家的藏真楼瞧瞧。”
  
      钱颂愣了下,没想到陆离竟会这么说,他正想再取笑陆离两句。不想陆离还没说完:“不止藏真楼,还有翠玉轩、名石坊,我都想去转转。”
  
      说到这里,陆离顿了顿,似是想到了什么,笑着说:“提到名石坊,我倒是想起一事,听说这店子是府上四爷开的,平日里府上有用不了的珍玩玉器,都会送到名石坊‘处理’,呵呵,你们延恩伯府可是家大业大啊,府上用不着的废物,放在寻常百姓眼中也是极名贵的好物件儿呢。待会儿我也过去转转,兴许还真能淘到什么好东西呢!”
  
      如果说钱颂是赤果果的上来打脸,那么陆离就是绵里藏针的讽刺。他口中的‘四爷’不是旁人,正是延恩伯养在外头的外室子,几年前,延恩伯府为了还国库的欠银,便想着寻个有钱的亲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