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140章 遍体生寒

第140章 遍体生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话虽这么讲,但……”陆离叹了口气,道:“罢了,且看看老夫人怎么个章程吧。”希望她不要折腾得太过,否则陆家将会更加丢脸。
  
      谢向晚微微一笑,心说话:老夫人苦心筹谋了几个月,又是忍辱负重,又是大费周章,好容易将一切准备妥当,临了却事事不顺,如今只剩下一个孙老姨奶奶,她若是能轻易放过,那她也就不是老夫人了。
  
      不过,谢向晚却不能让老夫人一棍子将孙氏打死,孙氏和陆延德一样,必须活着,只要他们还在,就能牵制老夫人,她和陆元才不敢太嚣张。
  
      青罗悄悄的跟了上来,附到谢向晚的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小姐,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谢向晚颔首,“嗯,知道了!”万事俱备,只差老夫人登台演戏了。
  
      谢向晚心情很好,脚步也轻盈了许多,国公府的破事,今儿能了断个七七八八,以后她和陆离也能多腾出些精力去忙正事。
  
      一行人来到宁寿堂,老夫人坐在正堂上的罗汉床上,陆延宏、陆延修则分坐床榻两侧的椅子上。
  
      陆元、陆离、陆文等在下首的两溜官帽椅上坐定。
  
      屈氏、小齐氏、谢向晚等一众女眷坐在陆元等人的后面,男男女女加起来十几口人,将偌大的正堂做得满满当当的。
  
      “放手,你们好大的狗胆,竟然对主子不敬?”门外传来孙老姨奶奶的叫骂声,中气十足,一点儿都不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
  
      “……哎哟,我的老姨奶奶,您瞧您这话说的,咱们哪里对主子不敬了?”婆子嗤笑声不断。话并没有说得太透,但意思已经足够——孙氏,你不过是个姨娘。撑破天也就是陆家的半个主子,咱们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呢,奴才之间何谈什么敬不敬的?
  
      “你、你放肆,你个刁奴,竟敢、竟敢,”孙老姨奶奶气得够呛,结结巴巴的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她原本是个精明、谨慎的人,否则当年也不会顺利逃过老夫人的‘清算’。只是几十年在封闭的田庄里过着悠闲、顺遂的日子,没有争斗、没有算计。渐渐磨平了她的性情。
  
      再加上她的儿子坐稳了国公爷的宝座,如今又正大光明的将她接回国公府,还风风光光的给她贺寿,连霸道得母老虎一样的老夫人都退避三舍……孙老姨奶奶不禁心生错觉,她才是国公府真正的老祖宗,而齐氏老夫人也不过个没了爪牙的困兽。
  
      时间久了,孙老姨奶奶便忘了她的身份,忘了老夫人的阴狠毒辣,忘了当年的种种,如今的她只记得一件事。那就是定国公府是她和她儿子的天下。其他人,都要仰仗她们母子的鼻息过日子。
  
      “老姨奶奶,您都敢下毒谋害老夫人和国公爷了。还好意思训诫咱们这些奴才?”
  
      那婆子应该是得了老夫人的事先叮嘱,说出的话,一句一句的刺激着孙老姨奶奶的神经。
  
      “什么?什么毒害国公爷?你、你是说大郎出事了?”
  
      孙老姨奶奶终于抓住了重点,声音陡地拔得老高,仿佛被人掐着脖子的老母鸡,声音尖利刺耳。
  
      “哎呀,老姨奶奶,事到如今,您就别装了。待会儿到了老夫人跟前。您还是实话实话的好,咱们老夫人一向宽厚仁德。或许看在您往日的‘功劳’上,会法外开恩呢。”
  
      婆子的音量不大。却总能让屋子里的人听到。
  
      宽厚仁德?
  
      谢向晚半低着头,唇边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心说话,这婆子想拍老夫人的马屁可以理解,可、可昧着良心说出这样的话,看来也是个人才呢。
  
      老夫人仿佛没有听到外头的声音,依然抿着唇、板着脸,神情很是肃穆。
  
      不多时,两个婆子压着一个身着蹙金绣袄裙的老妇人走了进来。
  
      “老妇人,孙氏带到!”其中一个婆子恭敬的回禀道。
  
      听声音,应该就是方才在外面跟孙氏对嘴的婆子。
  
      “嗯。”老夫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两个婆子会意,方才说话的那个用力一踢孙氏的膝盖,孙氏不妨,脚一软,登时跪倒在地。
  
      “哎哟~”孙氏养尊处优几十年,何曾受过这样的苦,下意识的惨叫出声。
  
      “孙氏,你可知罪?”
  
      老夫人看都不看扑跪在地上的孙老姨奶奶,冷冷的问道。
  
      孙氏疼得眼泪都下来了,不过这一疼,倒让她回过神儿来,她抬起头,看到高坐罗汉床上的老夫人,想起那婆子的话,眼睛顿时瞪得溜圆,奋力想爬起来,嘴里兀自喊着:“好你个毒妇,是你,对不对,是你下毒害了我可怜的大郎?”
  
      提到了陆延德,孙氏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了,目光四顾,努力逡巡着,“大郎,大郎?你怎么了?你、你在哪里?”
  
      目光一一滑过在场坐着的众人,却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孙氏的心仿佛坠入了冰窖,整个人都不好了,嘴里喃喃道:“不会的,早上大郎还好好的陪我用饭呢,他一向精明能干,又、又岂会轻易着了贱人的道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