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128章 尘埃落定

第128章 尘埃落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夫人发话了,分家的事就此说定。
  
      陆延宏、陆延修阴沉着一张脸离开宁寿堂,屈氏和袁氏也满脸愁容,看了看老夫人,又看了看少夫人,一时间,她们也不知道该跟谁求情、诉苦,思量半晌,还是跟着各自的丈夫回去了。
  
      大房、三房的人走后,陆延德不客气的直接夺了小齐氏的管家权,理由都是现成的,“……犯下如此大错,岂能再掌管国公府的中馈?”
  
      老夫人和小齐氏连句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小齐氏跪在地上,哭着认了错、赔了罪,接着便是为自己辩解:“是我糊涂了,但这几年府里着实艰难,进项少,开销却多,还有归还国库、娶亲、搬家等几项大宗,账上的银钱总也不够用的,我这才……呜呜,祖母,父亲,母亲,世子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小齐氏匍匐在地,认错的态度很端正。
  
      陆延德和梅氏却不置可否,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小齐氏的话水分很多。这几年陆家的大事确实不少,但还没有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
  
      真正缺钱的另有人在,小齐氏借着国公府的名义放债,得来的银钱几乎全都贴补了娘家。
  
      只是老夫人也姓齐,小齐氏的所作所为也都是在老夫人的默许下进行的,要追究小齐氏,势必要牵连到老夫人。
  
      陆延德深知‘见好便收’的道理,今儿老夫人亲口说出‘分家’二字,已是莫大的让步了,如果逼得太狠,陆延德担心老夫人一怒之下会丢车保帅、然后与他斗个两败俱伤。
  
      ……陆延德摇摇头,不值得。只要能顺利将两个兄弟赶出去,顺便将小齐氏与梅三郎折腾出来的麻烦抹平,已经是极大的胜利了。其它的还是待日后徐徐图之吧。
  
      “罢了,你也是为了家里好。”陆延德违心的说着,然后宣布对小齐氏的处罚结果,“母亲身体不好,少夫人纯孝,情愿在佛堂为老夫人祈福!”
  
      小齐氏脸色有些难看,陆延德只是说‘祈福’,却没有说明日期限制,难道她要在佛堂里度过下半辈子不成?或者。熬到陆延德咽气?
  
      老夫人也听出了陆延德话里的陷阱,睁开眼睛,淡淡的说了句:“国公爷说的是,小齐氏就在佛前为我诵经三年吧。”
  
      三年?也成!
  
      陆延德没有纠缠这些琐事,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小齐氏暗暗松了口气,但她到底不甘心,恭敬的跟陆延德道了谢,而后故作庆幸的说道:“幸而之前二奶奶代我料理了几个月的家务,如今家里上上下下的事,二奶奶都熟悉了。日后由她继续代管,我也就放心了!”
  
      虽然谢向晚管家的时间不久,但小齐氏觉得。只要谢氏亲身感觉到了管家的妙处,领略到手握权柄的快感,她定不会轻易将管家权让给旁人。
  
      因为当家主母享受的不只是物资上的种种优待,还有所有人的敬畏与讨好,小齐氏相信,谢氏或许不在乎钱,但定会希望有人尊敬她、竭尽可能的巴结她。
  
      只要谢向晚不傻,她绝不会将到手的权利拱手让人。
  
      然而事实证明,她错了。
  
      谢向晚笑盈盈的站起来。绝美的容颜上带着新妇的羞涩,柔声细气的说:“大嫂太抬举我了。我、我年纪轻,进门的时间也短。之前有祖母和大嫂指点,才勉强将家里的事务管理起来,只是现在——”
  
      老的‘病’了,小的又去‘祈福’了,只留下谢向晚一个新媳妇儿,她还真没有底气。
  
      余下的话谢向晚没有明说,但她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小齐氏闻言,有些发愣。
  
      不等她出言劝说,谢向晚又笑着说道:“家里的事还是劳烦母亲吧,虽然母亲有了春秋,身子也不好,但谁让我是个没用的呢,只能求母亲再受几年的累……”
  
      说着,谢向晚走到梅氏面前,从袖袋里掏出对牌,双手捧着奉到梅氏面前。
  
      梅氏没有伸手,也没有说话,只淡淡的看了陆延德一眼。
  
      若是放在几日前,陆延德或许不会同意梅氏重新执掌国公府的中馈,但最近几日梅氏的言行很得他的意。
  
      先是主动提出接回孙老姨奶奶,接着便是借梅三郎的事引出了小齐氏等人放债的不法事,再然后陆延德成功逼得老夫人分家,桩桩件件的,陆延德很是满意。
  
      再者,陆离是梅氏所出,如今陆离出息了,单冲这一点,陆延德也不能不给梅氏面子。
  
      “夫人,要不就依二奶奶所请,你再辛苦几年,顺便教导着媳妇们管管家?”
  
      陆延德难得态度平和的跟梅氏说话。
  
      梅氏勾了勾唇角,眼中却闪过一抹为不可察的嘲讽,不过很快又消失了,她叹了口气,道:“既是这样,我也只能再劳累几年了!”
  
      说罢,她伸手接了对牌,然后别有深意的看了老夫人、小齐氏一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