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114章 气个倒仰

第114章 气个倒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文武百官伏地,口中山呼万岁,心中却暗骂:好个陆家,小的聪明绝顶,不花一文钱只凭一部什么《承徽说文》便出尽了风头;老的皮厚嘴利,恁般肉麻的马屁也能说得大义凛然,讨得圣人如此欢颜。
  
      直娘的,陆家父子真是精明啊。
  
      再想想方才圣人的那句话,什么叫‘富贵五十年’?难不成圣人决定放陆延德一马,让定国公府重回朝堂?
  
      旁人都如是猜测了,更不用说当事人陆延德了,他以头触地,双手死死的扣着地上的青石缝儿,手背上青筋暴起,极力压制着心头的狂喜。
  
      整整快两年了,打从永昌帝自尽、圣人荣登大宝,陆延德就一直被新君冷落,定国公府也出现了颓势。
  
      若不是念在当年曾在一个军营里领过兵,圣人对他网开了一面,如今定国公府估计连爵位都保不住。
  
      陆延德无时无刻不想着重新获得圣人的恩宠,重现定国公府的辉煌。所以这次万寿节,陆延德才花了重金采买寿礼,不想,十几万两的宝贝,还不如儿子写的一沓文稿。
  
      听了圣人的那句貌似‘许诺’的话语,陆延德的心瞬间火热起来——定国公府复兴可期啊!
  
      “万岁、万岁、万万岁!”半空中回荡着百官的山呼声,高坐龙椅上的圣人瞧了,愈发畅快,一股君临天下、主宰万物的豪情从心底迸发出来。
  
      一番吵嚷过后,圣人微微向上托了托手。示意群臣起来。
  
      又过了好半晌,热闹的气氛才渐渐恢复方才的庄重肃穆,圣人也渐渐收敛了心绪,他示意让方公公将文稿收起来,然后对陆离道:“原上啊,你的这份寿礼,朕很喜欢,算你一份功劳。不知你想让朕奖赏你些什么?”
  
      能让圣人开心,那就是大功一件,有功就要赏。承徽帝可是个赏罚分明的人哪。
  
      陆离磕了个头。笑道:“圣人喜欢草民的寿礼,能让圣人欢愉,便已是对草民最大的恩赏了!”
  
      陆延德起初还有些不悦,觉得小儿子于读书上虽有些天分。可人情世故上却有些傻——圣人最是个爽利的性子。他既赏你。你接着便是,陆家男丁们除了荫职,再无领实缺的。你丫既讨了圣人的欢喜,趁机要个官做也是顺理成章的呀。
  
      傻孩子,真是个傻孩子。
  
      但很快,陆延德发现自己小觑了儿子。儿子哪里是傻呀,分明就是以退为进。
  
      只听得圣人哈哈大笑,手指虚点着陆离,道:“好你个陆小二,也敢跟朕耍心眼了?”
  
      陆离也不怕,但还是规矩的叩头,口称:“草民不敢。”
  
      圣人笑了一会儿,沉吟片刻,道:“你的寿礼甚合朕心,朕不能亏待了你,这样吧,这套《承徽说文》,所有校订、雕版、印刷等事物,朕都交给你负责。另外,你好歹也是探花郎,整日游手好闲的也不是个事儿,从明日起,你就去国子监,正巧国子监的司业出缺,你去补了。”
  
      国子监是国家最高学府,除了教学,还有编书的职责。陆离要编撰、雕印新书,去国子监倒也名正言顺。
  
      国子监司业为正六品,品阶不高,但胜在清贵。
  
      重要的是,陆离今年才二十一岁,能做到正六品的京官已是不俗。更不用说,陆离简在帝心,又有为圣人歌功颂德、刷爆好感度的《承徽说文》,他日前程不可限量。
  
      陆离赶忙跪地谢恩。
  
      陆延德也一脸欣喜,陆离有了官身,在仕林间又有了名声,用不了几年,便能有所建树。国公府也能跟着收益呀。
  
      陆延德不知道的是,根本不用几年后,现在国公府便沾了光。
  
      圣人又转头看向一脸喜色的陆延德,眼中闪过一抹感慨,沉默良久,方道:“定国公教子有方,进献寿礼有功,特赐玉如意一枚!”
  
      陆延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圣人赐了他玉如意?
  
      这是不是意味着,之前的恩怨已经过去了?圣人不再怪他?
  
      如意,如意,还不是如了圣人的意?
  
      “臣、臣,叩谢圣上隆恩!”
  
      陆延德激动不已,颤抖着声音,五体匍匐在地,重重的叩头谢恩。
  
      圣人看到陆延德花白的头发,无声的叹了口气,“好了,起来吧,今儿是朕的寿辰,你个老狐狸也多喝几杯。”
  
      老狐狸是陆延德在军中的绰号,当年还是燕王的圣人与他一起领兵,两人私交甚好。
  
      听到久违的绰号,陆延德眼眶红了,眼泪唰得就流了出来。
  
      他知道,悬在他头上的利剑终于退去,而圣人也终原谅了他!
  
      “老、老臣遵命!”陆延德哽咽的说着。
  
      陆离起身,将父亲搀扶起来,父子两个回到席位上。
  
      包括陆元在内,现场的人都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这对父子。
  
      尤其是陆元,他恨得眼睛都要红了——明明他才是父亲的长子、国公府的世子爷,为什么受封赏、出风头的却是陆离这个野种?!
  
      更让他不忿的是,国公府进献贺礼,最后却成就了陆离,而他陆元和其它的陆家男丁,却赤果果的成了陪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