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90章 陆家旧事

第090章 陆家旧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送走了陆穆,谢向晚转回东次间的书房,伏案写了一封信,唤来暖罗,命她寻个伶俐的小厮,将信送回谢家。
  
      “……事情我都调查清楚了,如何选择,端看爹爹和袁氏的了!”
  
      谢向晚写完信,望着窗外层层叠叠的林木发了会儿呆,然后又取出了一沓空白的澄心纸,拿镇纸抚平,捉起一管紫毫笔,蘸足了墨汁,开始认真的写着。
  
      青罗安静的侍立一旁,左手撩袖、右手研磨,见谢向晚写得认真,更凝神屏气,她知道,大小姐又在默写典籍了。
  
      作为谢向晚的第一心腹丫鬟,旁人不知道谢家藏书楼里的古籍从何处而来,青罗侍奉了谢向晚十多年,却是隐约知道一些——所谓的古籍,太康谢氏心动不已的汉唐古卷,绝大多数都是她家大小姐亲自默写出来,并请了专门的做旧匠人精心制作而成。
  
      青罗知道了谢家的最大秘密之一后,并没有太多的想法,更不会将此事宣扬出去,她一家子都是谢家的奴婢,往上数三代的所有亲眷的身契都在大小姐手里。
  
      哪怕是改朝换代、皇帝换人做,青罗都不可能背叛谢向晚。
  
      而且在青罗看来,大小姐能有如此‘神通’,皆是因为观音菩萨的庇护,作为一个笃信因果报应的古代标准大丫鬟,青罗本能的敬畏谢向晚——大小姐可是观音菩萨座前的金童玉女转世呢。
  
      轻慢、得罪了大小姐,不也就是得罪了菩萨嘛。这年头,谁敢亵渎神佛?
  
      再者,她服侍主子十多年,对小姐的脾性和能力非常了解,知道她家大小姐是个厉害的。青罗可是亲眼看着大小姐如何不动声色的斗垮了继母小洪氏,就是老祖宗‘病逝’,其间也有大小姐的影子呢。
  
      如此厉害的人物。岂是轻易能背叛的?
  
      更不用说,这些年大小姐一直对她非常好。她的父母兄弟,皆因着她的关系在谢家颇有些体面,大小姐出嫁了,更是将他们全都带到了国公府享福。说句不怕肉麻的话,大小姐的如此深恩厚德,就算让她死了,也难报其万一啊。
  
      最重要的是,青罗是个聪明的。她知道,忠心服侍大小姐可以让她得到更多。
  
      ……所以,猜到了谢向晚的秘密后,青罗只是默默的尽心服侍着,并竭尽可能的帮忙掩饰。
  
      只是,自三年前大小姐得了怪病,青罗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动笔了。
  
      今儿这是怎么了?大小姐刚刚嫁入陆家,不是该好好梳理内院,与太婆婆、婆婆、妯娌、小姑打好关系?
  
      为何又开始默写那些典籍了呢?
  
      眼底写满疑问,青罗却不做声。恪守本分的继续研磨。
  
      瞧见谢向晚写满一张纸,便赶忙上前,取了镇纸。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纸双手拎起,放到一侧的小几上晾干墨迹。
  
      谢向晚头也不抬,继续伏案默写,一行行隽秀端方的唐楷出现在光洁如雪的宣纸上。
  
      青罗没有闲着,研磨、晾干、铺纸……主仆两个配合得非常默契,其间没有丁点儿言语交流,却衔接流畅。
  
      待到妆花端着个黑漆嵌螺钿茶托进来的时候,半个时辰过去了,小几、及其四周的地板上已经平铺着十几张字迹满满的纸张。
  
      妆花服侍谢向晚的时日不算太长。但人很机灵,又有四个罗的严格教授。自是比普通丫鬟还要伶俐些。
  
      她瞅准谢向晚搁笔的空当儿,轻声道:“小姐。吃杯茶,歇息一会儿吧。”
  
      谢向晚抬起头,颈子有些酸胀,看了眼角落里的沙漏,点点头,“难怪有些饿了,原来已经过了这些时间。”
  
      站起身,来到南窗下的黄花梨束腰鼓腿膨牙内翻马蹄方桌前坐下。
  
      妆花已将茶托里的茶盏、果子并糕点等物什摆放在放桌上,青罗则拧了一方温热的棉布巾子给谢向晚净手。
  
      谢向晚端起茶盏,用碗盖抹去茶叶梗儿,轻呷一口,颇为享受的喟叹道:“是暖罗烹的茶吧?她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妆花笑着说道:“什么都瞒不过小姐,呵呵,不止这茶,还有这糕点亦是暖罗姐姐做的呢。”
  
      谢向晚闻言,拿起一旁的银箸,夹了一块,咬了一小口,细细的咀嚼了下,道:“嗯,不错,这糕点做得也颇有些火候了。”
  
      因快到中午了,谢向晚也没有多吃,只捡着平日喜欢的糕点花色吃了两块,喝了一盏茶,便停了手。
  
      妆花将东西撤了下去,谢向晚站起来,站在窗前看了看远处的翠色山林,稍稍按摩了下眼睛周遭的穴位——长时间伏案,眼睛容易疲劳。大周不比那个神奇的后世,眼睛看不清了还有眼睛可待。
  
      活动了下手腕,谢向晚又回到书案前,重新投入默写的紧张工作中。
  
      青罗也没有耽搁,继续安静的在一旁服侍,不过她的心中却隐隐有些担心:小姐对陆家的事丝毫都不关心,只一味的忙自己的事,这、这真心不会有什么麻烦嘛?
  
      谢向晚并不知道贴身丫鬟的担心,她只觉得时间不够用啊。
  
      她的目标是振兴谢氏,让自己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
  
      过去她也一直努力着,但嫁给陆离后,她发现,她还有个捷径。陆家是个极大的平台,而陆离更是个不可多得的活招牌,操作好了,她的许多感想却不能做的‘理想’,或许都能实现呢。
  
      而实现这些目标,她还需要本钱。
  
      脑中的许多珍藏典籍,便是她最佳的帮手。
  
      再加上昏迷的三年时间里,她融合了许多记忆,也学习到了许多匪夷所思却又神奇万千的知识。
  
      经过几个月的梳理,谢向晚发现,后世的某些知识都能在大周还原、应用,继而为她谋取无法想象的巨大利益。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把后世的一些东西都整理汇编成册,然后做旧成‘古籍’,假借‘圣人先贤’的名义拿来使用。
  
      历代有那么多的先贤。又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只是几多战火。无数为人知、以及不为人知的古籍都被焚毁了。
  
      谢向晚将‘古籍’造出来后,只推说是‘不知从哪里寻来的孤本’,饶是世人觉得新奇,也不会有甚怀疑。
  
      她手上写着的便是一些源自后世的东西,不过,无关紧要,都是些生活中不起眼的小物件。是谢向晚用来试水的,等确定了此事可行后。她便会将更多、更重要的知识一一‘复制’出来。
  
      这一忙就到了中午。
  
      “小姐,时辰不早了,该去用午饭了。”
  
      青罗偷眼看了看沙漏,轻声提醒道。
  
      “嗯,知道了,”谢向晚并不抬头,应了一声,“写完这一页便好。”
  
      许是夫妻同心吧,谢向晚在内书房奋笔疾书,陆离在外书房也伏案狂草。
  
      “二爷。已经正午了,该、该用饭了!”
  
      小厮同喜小心翼翼的说道,为了吸引陆离重视。他还加了句:“方才二奶奶身边的织金姐姐来送茶点的时候,还特意说了句,今儿中午二奶奶命小厨房做了几样拿手菜,想请二爷评鉴一番呢。”
  
      同喜一边说着,心里却暗暗嘀咕:二奶奶真独特,给身边的丫鬟取名字竟然全都是布料。起初听的时候挺奇怪,但叫得多了,反而觉得别有一番韵味,至少比什么玉啊、花儿的别致。
  
      陆离正凝神写着。听到‘二奶奶’三个字,顿时回了神。抬头看了看日头,“哟。已经午时了。”不知不觉间,竟又忙到了砍头时分。
  
      陆离将笔放在砚山上,左手轻捏右手腕子,缓缓晃了晃,道:“好,收拾一下,回去用饭!”
  
      自打他高中探花后,他便再也没有如此勤奋过了呢。
  
      看着案头摆放着的一沓手稿,陆离的脸上写满骄傲,他相信,此书一成,他的名望定能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届时,‘名士’的头衔不再是笑谈,而他也能给妻子更多的尊荣。
  
      在书房收拾了一下,叮嘱同喜收好那些书稿,陆离便起身往内院赶去。
  
      回到远翠苑,来到方桌前,谢向晚示意厨房上菜,陆离发现同喜说的没错,小厨房的厨娘确实做了几道拿手菜:一道松鼠桂鱼,一道煎酿茄子,一道珍珠豆腐肉丸子,一道翡翠虾环,一道芙蓉鸡片,再加上一道三鲜疙瘩汤。
  
      陆离弯腰闻了闻,对谢向晚笑道:“我算是瞧出来了,你的这个厨娘是个擅长北方菜的。”
  
      菜和汤全都是鲁菜,不是北方厨子又是哪里的?
  
      谢向晚展颜一笑,“二爷却是猜错了,咱们家的这个厨娘,同你我一样,都是江南人,最擅长的是淮扬菜。不过我是个挑剔的,除了淮扬菜,还喜欢其他地方的美食,所以,就只能辛苦咱们的厨娘咯。”
  
      咱们的厨娘?
  
      陆离眼中闪着笑意,他特别喜欢听妻子说这个‘咱们’。
  
      “好,我就尝尝咱们家厨娘的手艺。”
  
      陆离坐下来,从丫鬟手里接过湿毛巾擦了擦手,准备开动。
  
      “嗯,味道很不错,尤其是这道芙蓉鸡片,做得很地道,娘子若不提前说明,我真以为这是个鲁地厨子的手艺呢。”
  
      许是忙了一上午,陆离的胃口很好,加上厨娘的手艺确实不赖,他吃得很是欢畅。
  
      吃完午饭,漱了口,撤去碗碟,夫妻两个对坐在西次间的临窗大炕上闲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