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79章 花烛夜四

第079章 花烛夜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妈妈,你怎么看?”
  
      远翠苑正院中的假山旁,十来个丫鬟拥簇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仆妇,其中一个眉眼清秀的小丫鬟急声问道。
  
      被唤作李妈妈的婆子一双老辣的眼眸定定的看着不远处的正房,以及谢家那群忙而不乱的丫鬟,只淡淡的说了句:“咱们这位新二奶奶不简单呀。”
  
      刚过门的新嫁娘,竟没有丝毫的羞怯,更没有初来乍到的不安与彷徨,仿佛对远翠苑早已熟悉,下头的丫鬟办起差事来,居然也毫不胆怯,问也不问的就将她们这些远翠苑的老人儿丢在了一边。
  
      起初,以这个李妈妈为首的远翠苑旧仆还想着趁机拿捏一下,也好让新奶奶知道她们这些人的存在和价值。
  
      旁的不说,单是热水、吃食这些琐碎的小事儿,就足以让人为难的了。
  
      不想,这些事儿根本就难不倒人家,那几个笑起来亲切可人的俏丫鬟们,仿佛早已在陆家生活了好几年一般,井水在哪里,大厨房在哪里,远翠苑的一应器物暂时存放在哪里,她们全都知道。
  
      行动间毫不迟疑,一点都不像头一次来陆家的模样。
  
      方才发问的小丫鬟脸上闪过一抹不屑,她当然知道新奶奶不简单,可是她要问的是,她们这些人接下来怎么办。
  
      是主动靠上新主母呢,还是再等等?
  
      说起来,她们既不是前任二奶奶的心腹,也不是二爷的得用之人,许多人都是小齐氏为了给远翠苑凑足份例上的人数而塞进来的。
  
      但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叫‘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许氏走了,二爷又娶了新奶奶进门。
  
      不管她们与前任奶奶的关系如何,落在新奶奶眼中。她们已经是‘前朝旧臣’了。想要入了新二奶奶的眼,继而成为她的心腹。绝不是件轻松的事。
  
      今日是新二奶奶进门的日子,如果想要表现,第一次见面则是最佳时间。
  
      按理说,她们既然想讨好二奶奶,那么就该此刻趁机表现一下——二奶奶是贵人,她们轻易接触不上,但是二奶奶身边的几个大丫鬟,却是能伺机亲近一番呢。
  
      但。问题又来了,远翠苑的奴婢们绝大多数都是陆家的家生子,虽然家里的长辈在主子(老夫人或者国公爷)面前并不受重用,但好歹也是有根基的人家。
  
      过去陆离一直处于‘离家出走’的状态,就算‘娶’了许氏,也极少在家里留宿。
  
      远翠苑更像是陆二爷的一间客栈,而不是真正的家园。
  
      面对这样一个把家当客栈的主人,远翠苑的奴婢若是能赤诚以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虽然现在陆离又娶了妻子,并且还表现出一副想安定下来的模样,可谁又能保证陆二爷新鲜劲儿过去了。再闹腾什么离家、远游?
  
      真若是这样,远翠苑的奴婢们又该怎么办?
  
      倘或没有向主人表明忠心还好,大不了让家里求求人、走个关系。将她们弄出远翠苑即可。
  
      可一旦选错了主子,身上打上了陆二爷的标记,陆二爷走了,二奶奶又不受陆家人待见,她们这些人在陆家可就不好立足咯!
  
      左右都有机会、也都有弊端,到底该如何选择?
  
      小丫鬟咬着下唇,嘀咕道:“新二奶奶确实厉害,还没有进门,就敢对远翠苑指手画脚……可她毕竟出自小门小户。又没有老夫人照拂——”
  
      后头的话她没有说,但四周的丫鬟仆妇们都听懂了。对于她们这些不受重用的奴婢来说。寻个靠谱的主人太重要了,偏谢氏的硬件实在不怎么坚挺呢。
  
      李妈妈挑了挑嘴角。道:“这有什么,二爷喜欢啊。”没错,在内院确实是老夫人说了算,可陆离的态度也至关重要。
  
      只要自家男人愿意给她撑腰,谢氏应该不难在陆家站稳脚跟。
  
      小丫鬟眼睛一亮,“李妈妈说的是,哎呀,咱们怎么忘了这一茬。二爷若是不看重,怎会让谢家的匠人来修建远翠苑?”
  
      其实不是她们没想到,实在是她们与陆离相处的时间太短,谁也摸不清这位爷的脉啊。
  
      就是李妈妈,二爷的乳母,自幼把二爷奶大,也不敢说多了解二爷呢。
  
      没错,这个长得富态、一团和气的妇人正是陆离的奶娘,只是主仆的关系并不如其他乳母、小主人的关系那么融洽罢了。
  
      在李妈妈看来,乳母与她只是个职业,而不是身份,所以侍候陆离的时候,也只是‘不失职’,想要更真挚的情谊,却是没有的。
  
      然而没有赤诚的付出,自然也得不到小主人加倍丰厚的回报。
  
      别看李妈妈是陆离的乳母,如今陆离出息了,在外头也有声望,暗地里还有不少‘私财’,但李妈妈的儿女们却没有受惠分毫。甚至,李妈妈的几个儿子至今还在外院晃荡,连个正经的差事都没有。
  
      全然不像其他少爷的乳兄,个个都被少爷引为心腹,最不济也能混个贴身小厮的待遇。
  
      李妈妈早就悔青了肠子,可世间卖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更让李妈妈懊悔不已的是,明明她是二爷的乳母,在远翠苑里理当是最受尊敬的管事妈妈。就是二奶奶也应高看几眼。
  
      偏前头一个二奶奶是陆家长大的许家表小姐,一个连二爷都不放在眼中的霸道女人,对李妈妈这个‘老婆子’更不会在意。
  
      好容易许氏走了,二爷新娶的二奶奶出身又不高,李妈妈以为,她的好日子终于来了——谢氏初来乍到,身边又没有带乳母之类的管事妈妈,那么就必须在陆家寻一个德高望重的妈妈出面料理事务。
  
      而李妈妈是二爷的乳母,以前对二爷怎样,谢氏刚进门应该也不会知道。
  
      这会儿刚刚行了合卺礼,二爷在前头待客。新二奶奶在新房中梳洗、用饭。按着常理,一般新过门的主母都会趁机多了解一下夫家的情况,尤其是未来夫君的爱好、忌讳什么的。
  
      而询问的最佳人选。便是李妈妈——单是冲着‘二爷乳母’这个名头,谢氏也该寻她好好问问话。这就给了李妈妈表现的机会。
  
      李妈妈也做足了准备,只等着新二奶奶召唤。
  
      可缩在这里等了小半日,她眼瞧着谢家陪送的丫鬟忙进忙出,竟是无人来寻她。
  
      “……这个谢氏,竟恁般托大?难道她一点儿都不想多了解下二爷?以及陆家的情况?”
  
      李妈妈暗自焦急不已,她哪里知道,谢向晚与陆离相交多年,在某些方面。她甚至比李妈妈还要了解陆离呢。
  
      “时辰不早了,外头的酒宴也快散了,暖罗,你去小厨房盯着,给二爷准备些醒酒汤。”
  
      谢向晚吃了几口粳米粥,又吃了几筷子清淡的青菜,感觉胃里舒服多了。
  
      接了薄荷水漱了漱口,谢向晚觉得一股困意袭来,她揉了揉酸胀的脖子,缓步走向拔步床。坐在暄软舒适的床上,困意愈发浓了,她打了个哈欠。又补了一句:“对了,再备些热水,好让二爷梳洗!”
  
      青罗见谢向晚困得厉害,知道小姐是白天累狠了,赶忙摆好枕头,扶着谢向晚躺下来,然后给她盖上大红喜绸薄被子。
  
      “好了,你们也都忙了一日了,青罗、暖罗留下。其他人也下去用些吃食,休息一下吧。”谢向晚闭上眼睛前如此吩咐了一句。
  
      “是!”
  
      绮罗、暖罗、织金等一众丫鬟纷纷退了出去。
  
      青罗走在最后。放下帐幔,轻手轻脚的走到拔步床的外间回廊。拾了个梅花鼓墩坐了下来。
  
      房间内的龙凤喜烛燃得正旺,发出细微的哔哔啵啵声,外头的天色渐晚,前院的欢声笑语也渐渐的淡了下来。
  
      青罗打了个哈欠,身子慢慢倒向身后的雕花廊柱,头一点一点的,悄然进入了梦乡。
  
      “二爷回来啦!”
  
      妆花和弹墨两个丫鬟吃饱喝足后,便坐在外间守着,两个丫鬟正困极无聊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抬眼望去,正好看到两个壮硕的婆子搀着醉醺醺的陆离进来。两个丫鬟慌忙站起来,妆花记着青罗的吩咐,急声喊了一嗓子。
  
      听到声音,帐幔里的谢向晚还好,青罗一个机灵醒了过来,几乎从鼓墩上一跃而起,三步并两步的走到外间。
  
      正好看到陆离努力甩开两个婆子的手,踉踉跄跄的往里走,青罗赶忙快步迎上来,“二爷,您回来啦!”
  
      一边说着,一边冲着两个丫鬟使眼色。
  
      妆花和弹墨会意,赶紧凑上来,一左一右的将踉跄的陆离扶住。
  
      青罗则笑着对两个婆子道,“有劳两位妈妈了,这是二奶奶的心意,还请两位妈妈不要客气!”
  
      顺手给每人塞了个荷包。
  
      两个婆子熟稔的接过,手指轻轻捏了捏,嘿,是硬块儿,瞧大小,应该是五两的小银锞子。
  
      两个婆子眼中闪过惊喜,心道:难怪都说新二奶奶是富商家的女儿,瞧这出手,果然大方呢。
  
      两人冲着西次间的方向行了个礼,而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妆花、弹墨两个看着瘦弱,力气却不小,扶着壮硕的陆离并不费什么劲儿。
  
      不过陆离不愿被人搀扶,再次甩开她们,径直往卧房走去。
  
      青罗见陆离歪歪斜斜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心,赶忙对妆花吩咐了两句。
  
      妆花脚下不停,一溜小跑去小厨房寻暖罗。
  
      青罗等人的小动作,陆离似是毫无所查,他满身酒气的扑进了拔步床,穿过长长的回廊,越过三四个雕花隔断门,好半天才来到垂着水红色帐幔的床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