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75章 十里红妆

第075章 十里红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谢向晚从洪兴家的手里接过匣子,那匣子很小巧,只成人男子的巴掌大小。
  
      匣子很精致,黑漆螺钿银平脱,连锁扣都设计得极为精巧,与盒体浑然天成。
  
      谢向晚用手指摸了摸那嵌在盒体中间的锁眼,约莫了大小,起身来到妆台前。
  
      妆台上一角放着个九层紫檀木的首饰匣子,她打开最上面一层,这一层并不是单纯的抽屉,而是从中间一分为二的半月式抽屉推门,拉开小推门,里面又是个带机关的抽屉。
  
      谢向晚伸手在抽屉上的兽首把柄上有规律的左右扭动几下,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那抽屉开了,里面放着十几把精巧的铜钥匙。
  
      谢向晚看了看那些钥匙,挑出一把不起眼的,而后塞进手中匣子的锁眼中,大小正合适。谢向晚随手推上抽屉,又关上首饰匣子,将注意力全都放在掌中的小匣子上。
  
      转动钥匙,毫不费力的便打开了小匣子,谢向晚定睛一看,见里面放着两本巴掌大小的薄册子。
  
      谢向晚将匣子放在妆台上,腾出手拿起最上面的一本,封皮上没有写字,她轻轻掀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便是微微泛黄的纸页,以及熟悉又陌生的字体。
  
      这是大洪氏的笔迹,谢向晚早慧,有记忆的时间也早,再加上那时她有了‘奇遇’,记忆力绝佳,所以还记得生母的笔迹。
  
      只是十几年不曾见了,乍一看到,她不禁有些陌生感。
  
      “这是母亲亲笔写的?”谢向晚脑中不禁浮现出母亲慈爱的笑容,转眼十二年过去了,母亲的面容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模糊了。
  
      但此刻,看到母亲的亲笔书。曾经模糊的记忆又清晰起来。
  
      谢向晚心中无限感慨,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将焦距重新对准那一行行的字上。
  
      “咦?这是一套女子养生、养胎的秘方?”
  
      谢向晚脑中的记忆太丰富了。只草草看了几行,便发现了这册子的秘密。另外她还发觉。大洪氏手书的这些方子确有几分神奇之处。
  
      她不禁来了兴致,继续往下翻着。
  
      册子很薄,只有十几页,但每一页都记录了一个药方,这些药方涉及的范围极广,像女子月信不调如何调理、女子受孕的最佳时期、宫寒该如何医治……甚至连不想要孩子时该如何合理的避孕的办法都有。
  
      谢向晚细细考据了一番,惊奇的发现,这些方子竟全都有医理依据。并不是那种所谓的民间‘偏方’、‘秘方’。
  
      谢向晚纳罕不已:娘亲这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些方子?
  
      程老太医给的?
  
      谢向晚摇头,应该不是,这些方子虽然符合医理,但却不像科班出身的大夫开出来的。
  
      而似程老太医这样的老御医,看病开方子讲究得是四平八稳,而册子中抄录的方子很显然不是这样。
  
      难道是外祖母传给母亲的?
  
      谢向晚胡思乱想了一通,足足愣了片刻,才想起还有一本册子。
  
      她又拿起另外一本,字迹依然是大洪氏的,但内容却有些、呃、有些让谢向晚意外。
  
      “这、这是——”谢向晚傻眼了。她原以为这本册子跟上本一样,都是关于女子养生的秘方。
  
      却不曾想,这册子竟然是如何调理男子身体的。
  
      不过转念一想。谢向晚也释然了:有女有男,这样才是和谐的夫妻嘛。
  
      只是,这本册子记录的方子并不全养生、调理的良方,还有一些算计人的阴损法子。
  
      比如,怎样让男子的身体虚弱却又让大夫诊不出来、怎样让男子记忆力衰退、怎样……甚至还有如何让男人‘绝育’的法子。
  
      绝育?!
  
      谢向晚心里咯噔一下,忽然间,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她猛地合上册子,将两本册子全都放回匣子里锁好。
  
      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压制住心中一个可怕的推测——母亲是不是也给父亲吃了那些‘食疗’的秘方?否则又如何解母亲生了阿安后,父亲再也没有生育?
  
      要知道。谢嘉树明面上虽然只有两个妻子,且小洪氏早早就死了。而袁氏也早已经受宠。但谢嘉树并不是个和尚,他身边还有许多通房俏婢,只谢家大宅就有十来个。
  
      而且谢向晚还听说,父亲外出做生意的时候,身边也都不会缺了女人。更有甚者,在谢家商行驻扎的几个府县,谢嘉树还养了外室、‘平妻’。
  
      谢向晚毕竟是为人子女的,对于父亲的风流韵事不好打听太多。
  
      但她知道一点,那就是父亲身边的女人非常多。偏这么多女人,且大多数还都是良家女子,家世清白、身体健康,却没有一人再为谢嘉树生下子嗣。
  
      更重要的是,谢嘉树从未想过避孕,他是传统的古代男人,潜意识里多子多孙才是福气。
  
      谢家几代以来子嗣都有些单薄,所以谢嘉树也从不反对身边的其它女人给他生儿育女。
  
      反正他已经有了嫡子嫡女,多几个庶子庶女也不是坏事,谢家豪富,就算有十几个孩子,他也养得起、分得起家产。
  
      人多家业才能兴盛嘛。
  
      可谢嘉树辛勤耕耘了十几年,竟是‘颗粒无收’。
  
      谢向晚只觉得喉咙有些干,她艰难的咽了口吐沫,抬眼的时候正好碰到洪兴家的眼神。
  
      “大小姐,您已经猜到了吧,”洪兴家的如鬼魅一样凑到谢向晚身边,轻不可闻的说道:“当年太太救了成国公世子夫人后,自觉身体不好,有可能撑不到平安生产……太太知道她若去了,老爷定会续弦,即便不续弦,隔壁还有个袁氏呢……太太从未想过谋夺谢家的产业,但大少爷、大小姐你们是谢家的嫡出子女,理当继承绝大多数的产业。太太这么做。也是为了预防东苑的继室太太和袁氏万一生下男丁,会趁机起什么坏心思,若是因此谋害了两位少爷和您。她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
  
      大洪氏果然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作为当家主母。她没有朝丈夫的其它女人下手,一是不屑,二是不容易下手。
  
      因为在世人的印象中,内宅妇人最善谋害、算计同类,就是袁氏等人,也曾暗地里怀疑大洪氏会暗中动手脚,所以刚嫁入谢家时,袁氏防范得很是严密。
  
      什么胭脂水粉、什么熏香。什么吃食、衣料,但凡是能想到的,袁氏统统严格把关。
  
      直到袁氏顺利生下谢向意,她才放松了警惕。
  
      只是袁氏、小洪氏等人做梦都没想到,大洪氏根本就没打算谋害她们,而是直接断了根源——让谢嘉树绝育!
  
      洪兴家的见谢向晚神色莫名,赶忙解释道:“大小姐,我知道您是在心疼老爷,但太太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她曾说过,她的孩儿们。倘或没了亲娘,她绝不会再让他们没了亲爹。”
  
      而确保谢嘉树不会偏心其他子女的唯一法子,就是杜绝这些孩子出生的可能。
  
      谢向晚长长的舒了口气。脸色渐渐平缓下来。
  
      其实,如果受害者不是自己的父亲,谢向晚会竖着大拇指赞一句‘妙极’,心中也会无比赞同大洪氏的做法。
  
      换做是谢向晚自己,她有可能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家里的产业只能由她的儿女继承,反正她已经给夫家生了嫡子嫡女。至于自己的儿女会不会意外早夭、继而导致夫家绝嗣,谢向晚(或曰大洪氏)表示,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在她们想来,夫家没能好好保护她的儿女。活该绝嗣!
  
      ……可、谢嘉树到底是自己的亲爹啊,从小到大都疼她、宠她的亲人啊。猛不丁的得知他老人家已经‘太监’了,动手的还是她的亲娘。谢向晚说不出心中是个什么滋味儿。
  
      原本紧张或是茫然的新婚之夜,有了这件心事,谢向晚辗转反侧了半宿,好容易睡着后,又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
  
      梦境很乱,谢向晚梦到了大洪氏,小洪氏,还有谢嘉树,以及许许多多看不清面孔的人。
  
      梦中,‘谢嘉树’得知了真相,大骂大洪氏是毒妇,还要把她的棺木从谢家祖坟里挖出来;
  
      小洪氏、袁氏等一群女人也纷纷指责大洪氏恶毒,这年头主母收拾个把女人太平常了,可也没有哪家主母会向自己的夫君下手呀。若是送到官府治罪,大洪氏定能落一个‘不睦’、‘不义’的大罪,遇赦不赦呢。
  
      大洪氏竟死而复生,只是口不能言,默默的任由一群人唾弃、指责,谢向晚急得不行,直接冲进去解救母亲——
  
      “大小姐,大小姐,时辰到了,该起了!”青罗立在床前,轻声的唤着。
  
      “……住手、都给我住手!”帐幔内,谢向晚的脑袋在枕头上左右摇晃,猛地喊了这么一嗓子,吓得正欲掀开帐子的青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嘴里不停的告罪:“大小姐息怒,大小姐息怒!”
  
      喊出那一嗓子,谢向晚眼前的梦境忽然消失,片刻的沉寂后,她听到了青罗的告罪声。
  
      缓缓睁开眼睛,入眼的是熟悉的帐幔,谢向晚长长吐了口气,“原来是个梦啊!”
  
      平复了下紊乱的心绪,她轻声道:“好了,青罗,不管你的事。”
  
      青罗这才不再言语,小心翼翼的掀开帐子,见谢向晚满头大汗的模样,不禁吃了一惊,“大小姐,您、您没事吧?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可是热着了?”
  
      现在已近中秋,天气渐凉,屋里的冰都撤了,然天香院四周花木众多,且正房卧室的后窗那儿还有一池碧水,是以谢向晚的房间里并不十分燥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