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74章 慈母遗赠

第074章 慈母遗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nbsp&nbsp&nbsp&nbsp两头大?都是正妻?
  
      &nbsp&nbsp&nbsp&nbsp骗岁孩呐!
  
      &nbsp&nbsp&nbsp&nbsp陆离毫不掩饰的扯出一抹嘲讽的笑,用近乎‘膜拜’的眼神看着老夫人。
  
      &nbsp&nbsp&nbsp&nbsp自华夏有了礼仪、宗法后,婚姻便是一夫一妻制。俗话说的‘妻四妾’中的平妻,不过是不讲究的商贾人家弄出来的骗人把戏。
  
      &nbsp&nbsp&nbsp&nbsp但凡事正经点儿的人家都不会这般,因为‘平妻’什么的既不合法,也不合规矩,是不受宗法、世俗保护的存在,说到底还是个妾。
  
      &nbsp&nbsp&nbsp&nbsp老夫人这么说分明就是混淆概念、偷梁换柱,表面上说什么‘一起进门’、‘两头大’,而事实上,是打着‘好心收留许氏’的名头,趁机把许氏重新塞进陆家,塞到他陆离的院里。
  
      &nbsp&nbsp&nbsp&nbsp没错,许氏和谢氏是一起进门,但个中内情只有谢家、陆家和许家清楚,外人却不明白啊。
  
      &nbsp&nbsp&nbsp&nbsp老夫人一直刻意瞒着陆离与许氏和离的消息,一个月过去了,京中除了陆家和许家,以及亲近的两家姻亲,再无其它勋贵知道。
  
      &nbsp&nbsp&nbsp&nbsp如今陆离又娶了个谢氏,偏谢氏是个商户之女,联想到陆家的‘现状’,许多人便能猜到‘真相’——啧,为了赎陆世出来,堂堂定国公府竟也要‘卖婚’。
  
      &nbsp&nbsp&nbsp&nbsp这样一来,谢氏在外人眼中变成了‘贵妾’,而许氏依然是高高在上的陆家二奶奶。
  
      &nbsp&nbsp&nbsp&nbsp就算陆离不认,谢氏委屈,然已成事实,他们也只能无奈忍下。
  
      &nbsp&nbsp&nbsp&nbsp至于以后怎样,老夫人表示一点都不担心:陆家有她在,难道还收拾不了一个盐商女?
  
      &nbsp&nbsp&nbsp&nbsp梁氏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嘛。
  
      &nbsp&nbsp&nbsp&nbsp几个月后,待风头过去了。再悄无声息的让谢氏‘病逝’,远翠苑不还是许氏的天下?
  
      &nbsp&nbsp&nbsp&nbsp届时,再让许氏放低姿态。好好给陆离陪个不是,而老夫人这个祖母也适时的给与陆离一定的支持与关爱。把这孩的心慢慢拢回来,此事妥帖矣。
  
      &nbsp&nbsp&nbsp&nbsp而陆家呢,不但名声保住了,陆元也没了把柄,家里人又是一团和气、重归美满了!
  
      &nbsp&nbsp&nbsp&nbsp多么完美的如意算盘啊!
  
      &nbsp&nbsp&nbsp&nbsp换做以前的陆离,或许就真的任由家里人摆布了,陆元再混蛋,那也是他的嫡亲大哥。陆离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身败名裂,继而丢掉世爵位,落魄凄惨的过余生的。
  
      &nbsp&nbsp&nbsp&nbsp但老夫人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现在的陆离不同了,早就不是当年那个顾念家人的别扭少年。
  
      &nbsp&nbsp&nbsp&nbsp如今陆离的心中,自己未来的家庭、妻以及儿女才是他的一切,而陆家的名声、陆元的前途,跟他有半钱的关系吗?!
  
      &nbsp&nbsp&nbsp&nbsp什么?他们是亲兄弟?
  
      &nbsp&nbsp&nbsp&nbsp哈,真是笑话!
  
      &nbsp&nbsp&nbsp&nbsp陆元跟许氏勾勾搭搭、闹出‘人命’后不愿负责,直接把人推到‘失踪’的陆离头上时。他可曾想过陆离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nbsp&nbsp&nbsp&nbsp好吧,就算那时大家都以为陆离死了,可人死为大。陆元却能做出把失贞女‘嫁’给陆离英灵的恶心事,足见其人卑劣。
  
      &nbsp&nbsp&nbsp&nbsp想必在他心目中,根本就没有把陆离看做亲人,而是当成了可以收容垃圾的冤大头!
  
      &nbsp&nbsp&nbsp&nbsp在陆离如此热切的目光中,老夫人的面皮有些发紧。不过,她早已经习惯了在陆家掌控一切,陆离不过是个孙辈儿,不管从哪方面讲,都该听她这个做祖母的。
  
      &nbsp&nbsp&nbsp&nbsp忍着些许不自在。老夫人继续劝道:“祖母知道,这件事委屈你了。你放心,祖母定不会白让你受委屈的。你不是最喜欢读书吗,祖母那儿还收藏着不少唐宋时的古籍,待会儿我就命人给你送去,还有你喜欢的……”
  
      &nbsp&nbsp&nbsp&nbsp老夫人诱之以利,将许多陆离曾经眼馋不已的好东西一股脑的都‘许’给了他。
  
      &nbsp&nbsp&nbsp&nbsp陆离唇边的冷笑加深,心道:在老夫人眼中,难道自己还是那个渴望被重视、渴望亲情的无助又无知的小男童?
  
      &nbsp&nbsp&nbsp&nbsp老夫人利诱完了,又开始晓之以理,“祖母这么做,只是想暂时给你许家表妹一个安稳的生活……她虽然做错了事,可到底是你嫡亲的表妹呀,你们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多少的情分啊,你也不愿看到她有个不好的结果吧?方才你也听到了,许家的那位不贤,容不下你表妹,竟还狠心的想把她送到庵堂,唉,庵堂那种地方,岂是什么好去处?”
  
      &nbsp&nbsp&nbsp&nbsp老夫人絮絮叨叨的说着,又是讲事实,又是摆道理,又是利诱,又是哀求,只把一个‘一心为外孙女筹谋的可怜老祖母’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nbsp&nbsp&nbsp&nbsp陆延德虽觉得母亲的话有些荒唐,但转念一想,许氏手里拿捏着长的把柄,如果想彻底将此事抹平,要么直接杀了许氏,要么把许氏永远的留在陆家。
  
      &nbsp&nbsp&nbsp&nbsp偏许氏是世间为数不多的与老夫人有血缘关系的人,陆延德与老夫人的关系又有些尴尬,‘让许氏去死’这种话,陆延德还真不好说。
  
      &nbsp&nbsp&nbsp&nbsp那就只能把许氏留下来了。
  
      &nbsp&nbsp&nbsp&nbsp唉,当日实不该轻易松口让二郎和离呀,现在好了,事情越弄越麻烦。
  
      &nbsp&nbsp&nbsp&nbsp陆家刚刚收了谢家的银钱,八字也合了,再说退婚就迟了。
  
      &nbsp&nbsp&nbsp&nbsp为今之计,只能按照老夫人的建议,让陆离再娶许氏一回。至于什么‘两头大’,许氏、谢氏谁是妻,谁是妾,也没什么要紧。
  
      &nbsp&nbsp&nbsp&nbsp不过是个名分嘛,只要二郎心里明白不就好了?!对于这些内宅的琐事,陆延德并不十分在意。
  
      &nbsp&nbsp&nbsp&nbsp思及此,陆延德站起来,走到老夫人近前,伸手扶住她的胳膊,道:“母亲,您先回去坐好,二郎是个好孩,定不会让咱们大人为难的。”
  
      &nbsp&nbsp&nbsp&nbsp老夫人一听陆延德站在了自己这一边,心下暗喜,加上她也不是真心要给陆离行礼,便半推半就的任由陆延德将她搀扶回罗汉床上。
  
      &nbsp&nbsp&nbsp&nbsp对于家人的冷漠和,陆离已经麻木了,他冷冷的回道:“祖母、父亲说得都有道理。只是我和谢氏的亲事已经定下来了,明日就该送聘礼了,忽然间却多出一个‘平妻’。这事该如何跟谢家解释?人家可是真心诚意的想跟咱们家结亲呀。”
  
      &nbsp&nbsp&nbsp&nbsp陆离扫了眼在场的人,嘲讽的说道:“前天陆元才刚回来。祖母父亲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忘了他是怎么从诏狱里出来的吧?”
  
      &nbsp&nbsp&nbsp&nbsp虽然钱是陆离自己掏的,但名义上,他还是打着谢家的旗号。
  
      &nbsp&nbsp&nbsp&nbsp一万两白银呀,陆家前脚收了,后脚就想变卦,这还要脸不要?!
  
      &nbsp&nbsp&nbsp&nbsp后头的话陆离没有明说,但以老夫人和陆延德等人的智商,他们还是听得出来的。
  
      &nbsp&nbsp&nbsp&nbsp老夫人还好。她人老成精,脸皮早就磨练得非同一般。
  
      &nbsp&nbsp&nbsp&nbsp陆延德到底是男人,且还是堂堂国公爷,公然被儿如此言语讥讽,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nbsp&nbsp&nbsp&nbsp面色一沉,陆延德喝道:“二郎,休得胡言!瞧你这模样,你眼中还有长辈吗?”竟然敢嘲讽尊长,真真是没有规矩。
  
      &nbsp&nbsp&nbsp&nbsp陆离嗤笑出声,“我没有长辈?我若真是个不孝、浪荡儿。早在发现许氏与陆元通奸的时候就直接休了这贱妇。更会直接找上陆元这个眼里没有兄弟的混帐行好好说道说道。哼,我们陆家忠义传家,最重孝悌。可陆元他办的这事儿是人干的吗?这样一个德行败坏的贱人,祖父若是还活着,早就直接打死了,就算死了也没脸去见陆家的列祖列宗……”
  
      &nbsp&nbsp&nbsp&nbsp自从挑破许氏与陆元的奸情后,陆离便再也没有真心唤过他大哥。这次陆元从诏狱出来,陆离见了他的面更是直呼姓名。
  
      &nbsp&nbsp&nbsp&nbsp这是要与陆元决裂的节奏啊。
  
      &nbsp&nbsp&nbsp&nbsp“你、你竟敢目无兄长?”
  
      &nbsp&nbsp&nbsp&nbsp老夫人听陆离一口一个‘贱人’的称呼她最看重的孙和外孙女,气得浑身哆嗦,一根手指颤巍巍的指向他。
  
      &nbsp&nbsp&nbsp&nbsp“哼,兄‘友’、弟才会‘恭’。祖母如果觉得我对陆元的态有问题,咱们大可召集陆氏宗族的族人来评理。如果族人说陆元做得对,我陆离情愿当众给陆元叩头谢罪!”
  
      &nbsp&nbsp&nbsp&nbsp陆离光棍。直接丢出重磅炸弹。
  
      &nbsp&nbsp&nbsp&nbsp老夫人一噎,憋了好一会儿才颤声道:“你、你竟想把这件事捅出去?难道你就不顾及陆家的颜面?陆家的名声毁了,你、你就是陆氏的千古罪人。”
  
      &nbsp&nbsp&nbsp&nbsp陆离又是轻嗤一声,凉凉的说道:“这又是什么道理?做出此等丑事的陆元不是罪人,被伤害的无辜的我,竟然成为罪人了?”
  
      &nbsp&nbsp&nbsp&nbsp陆离斜眼看了老夫人一记,“难怪陆元和许氏会如此荒唐,原来全赖老夫人悉心教导啊!”
  
      &nbsp&nbsp&nbsp&nbsp“你、你放肆!”老夫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投向陆离的目光怨毒无比。
  
      &nbsp&nbsp&nbsp&nbsp一直坐在一旁静静旁观的梅氏,听到陆离的话,猛地抬起了头,向来不喜不怒的眼中闪过一抹异彩,唇角勾起,‘嗤嗤嗤’轻笑起来。
  
      &nbsp&nbsp&nbsp&nbsp没错,二郎说得真是对了,哈哈,只有老贱人才能教养出未婚通奸的贱妇呢。
  
      &nbsp&nbsp&nbsp&nbsp梅氏的笑声仿若一记重锤狠狠砸在老夫人的心头,她瞪大了眼睛,喉间发出咔咔咔的闷响,然后,眼一闭,竟直接厥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即便如此,陆离也没打算放过老夫人,就在老夫人晕晕乎乎间,只听得陆离冷声说道:“而且此事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谢氏靖难有功,圣人已然决定为儿和谢氏赐婚~~”
  
      &nbsp&nbsp&nbsp&nbsp此话一出,老夫人彻底绝望,她还想到了更深一层的东西:陆离这小混蛋,明明早就知道了圣人赐婚的事儿,却硬是不说,是不是就等着她和许氏在人前出丑?!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妹妹,你真是好福气!”周氏满是感慨的说道:“没想到,陆二少爷竟会亲去皇宫求圣人下旨赐婚——”
  
      &nbsp&nbsp&nbsp&nbsp谢向晚的身份是个硬伤,即便现在谢向荣仕途顺畅,但谢家的底弱。
  
      &nbsp&nbsp&nbsp&nbsp忽然嫁入高门,慢说那些权贵们了,就是一些商贾人家也会抱着酸葡萄心理,说一些‘飞上枝头变凤凰’之类的酸话。
  
      &nbsp&nbsp&nbsp&nbsp周氏便是从那个圈里出来的人,对贵妇、贵女们的心态很是了解,可以想见,小姑嫁入陆家后,家里家外都会有不少冷言冷语。就是陆家的世仆们,也有可能暗中瞧不起这位新上任的二奶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