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69章 我要休妻

第069章 我要休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祖母,您可要救救世爷啊,呜呜,昨儿妾身去看了世爷,在那暗无天日的大牢里,世爷已经被磋磨得没个样了……”
  
      陆离刚刚踏进宁寿堂的院门,还没有走到廊庑下,便听到了一声尖利的哭嚎声。
  
      是大嫂小齐氏!
  
      倒不是说陆离对嫂的声音有多熟悉,实在是自从陆元出事后,陆离便常在家里听到小齐氏的哭声。
  
      唉,这个女人,平日里一副温婉娴雅的模样,说话也是柔声细气的,陆离从来不知道,这样一个‘淑媛’,竟也能像市井泼妇那般哭嚎、打滚。
  
      呃,好吧,说‘打滚’有些刻薄了,可陆离实在看不上小齐氏匍匐在老夫人榻前又哭又求的模样,假!
  
      没错,就是假!
  
      陆离眯了眯眼睛,他知道,今日老夫人命大家都过来,定又是一场鸿门宴。而被算计的对象,十有*便是他陆离!
  
      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陆离一撩衣摆,大步往正堂走去。
  
      绕过屏风,来到罗汉床前,陆离站在当中,恭敬的行礼:“见过老夫人,父亲,母亲,大伯父,大伯母,叔父,婶母……”是的,整个陆家房,除了几个女孩,所有的长辈和男丁竟悉数到场。
  
      因事关世爷,算是陆家阖家的大事,老夫人发话了,不必拘泥什么俗礼,男男女女避讳什么的也暂时放在一边,全都聚集在了正堂里。
  
      老夫人端坐罗汉床上。陆延德和梅氏则分列罗汉床两侧,每人坐了个黄花梨官帽椅,在两人身侧还各有一个空位。
  
      罗汉床前两溜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陆家大老爷陆延宏与其妻屈氏领着几个儿儿媳坐在东侧一列,而老爷陆延修和妻袁氏则带着儿儿媳坐在西侧一列。
  
      而小齐氏。则如陆离所猜测的那般,没有坐在梅氏身侧,而是匍匐在老夫人的脚踏上。
  
      至于陆离的‘妻’许氏,是在场人最有体面的一位,直接坐在老夫人身边的鼓墩上,时不时的帮老夫人递茶、送帕,端得是亲近已。
  
      “起来吧。商量正事要紧,弄这些个虚礼做什么?”方才小齐氏不是也说了吗,陆元被折腾的‘不成人样’了。
  
      老夫人不敢相信,她俊逸出色的孙儿会变成怎样憔悴不堪的模样。
  
      如果不尽快把人弄出来,好好一个人,就算不给他用刑,待在那样一个污秽阴暗的地方,也能熬出病来呢。
  
      不行。必须早些将阿元‘赎出来’,她可不想自己近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
  
      陆离不在意的耸耸肩,来到陆延德身边的官帽椅上坐下。
  
      “祖母。祖母,求您快想个法吧。跟世爷一起关进去的人,已经有一半被放了出来。如果再拖下去,不止世爷受苦,就连咱们府上也要丢面呢。”
  
      小齐氏一手抱着老夫人的大腿,一手拿着帕捂脸,继续呜咽的哀求着。
  
      她这话的意思也明白,如今圣人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他的心思:他老人家对那些仓皇逃回来的勋贵弟很是不爽,只是他们并没有实在的罪责。不好问罪,可他老人家也不想就这么痛痛快快的把人放出来。
  
      要么给朝廷做贡献。要么给圣人的内库捐钱,否则。那些人就老老实实的在牢里呆着吧。
  
      而且,为了督促勋贵们尽快行动,圣人还在‘赎金’上作了规定。
  
      金华县主是第一个领悟圣人心意的,给了她个优惠,只要了二十万两就把人放了出来。
  
      延恩伯也是个伶俐人,紧跟其后,再加上他们家一向识趣,圣人也给了自家人面,意思意思的收了延恩伯十万两。
  
      而第家反应也快,东挪西凑的弄来四十万两银票,急匆匆的送到了内务府。
  
      第四家、第五家……如今已经有七个人被家人‘赎’了回去,‘赎金’也已经涨到了八十万两,想第九个去赎自家孩,那就要拿出至少九十万两银。
  
      九十万两银呀,那可不是九十两、九两,而是足足九十万两。
  
      如此大的数额,慢说那些落魄勋贵了,就是似陆家这样还算兴盛的家族,一下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可若是不凑钱赎人,那陆家的面也就彻底被人丢到地上任人践踏了——堂堂定国公府,竟为了些黄白之物,连自家的世爷都不顾了,真真凉薄、小气啊。
  
      小齐氏说这话,无非就是把救自家夫君的事,上升到整个家族的脸面问题上,好让大家表态,尽快凑足银赎人。
  
      在场就没有傻,且大多数还是小齐氏的长辈,除了老夫人,根本就没人会给小齐氏留面。
  
      “嘁~侄媳妇说得容易,救回来?咱们都想把世救回来,可问题是,咱们陆家哪有这么多银钱?”
  
      大夫人屈氏率先开口,老夫人尚在,陆家没有分家,所以公中的钱也有他们大房一份,屈氏可没那么大方,拿出自己的财产去救旁人家的儿。
  
      “大嫂说的是,虽说咱们陆家家大业大,可进项多,花销也多啊。去年迁都,咱们阖家跟随,办宅院、置田地、买铺,哪一样不要钱?”
  
      夫人袁氏也不客气,直接掰着手指算起了账:“更不用说还有各种花销……我虽不当家,可也知道柴米贵,倒是孙媳妇你,掌管着咱们陆家的中馈,咱们家内里是个什么情况。你比谁都清楚。这会慢说是九十万两银,就是九万两,估计也拿不出来吧。”
  
      袁氏拿帕按了按鼻端。凉凉的说道:“就是前些日帮齐家置办宅院,给世爷走门的银。也不是从公中出的吧?!”
  
      而是人家梁氏从娘家带来的。
  
      偏世跟老夫人一样,都是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当初为了‘筹钱’,他们房也跟着一起想办法,结果呢,有了银,陆元那混小就把房撇开,将几十万两银一口吞下。
  
      啧。也不怕吃得多给撑着了。
  
      好嘛,分银的时候想不到咱们,现在要花银赎人了,又想起咱们来了。
  
      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袁氏阴阳怪气的说着,最后还颇有深意的看了眼小齐氏,而后便不再说什么了。
  
      她这话提醒了在场的其它人,梅氏先开口:“是了,梁姨娘呢?事关世爷,她身为阿元的妾室,理当过来听一听。”
  
      梅氏说话向来直白。她的意思也清楚,那就是既然要用钱了,为什么不把‘钱袋’请来?
  
      梁氏的娘家是苏州的盐商。或许不如谢家那般豪富,但一两万两银,应该还是拿得出来的。
  
      小齐氏的哭声停了下,泪光婆娑中,她的眼神有些闪躲,低着头,小声道:“梁、梁氏小产了,这些日正在静养——”
  
      许氏轻嗤一声,低不可闻的嘲讽了一句:“明明是自己害了人家的孩。如今又哪有脸去求人家帮忙?”
  
      许氏自以为她的声音很低,可她恣意惯了。再压低嗓门也有限,所以在场的人都听到了这句话。
  
      屈氏、袁氏以及小齐氏的几个妯娌纷纷看向她。眼神中满是苛责:你丫也过分了吧,前头刚拿了人家妾室的银去给娘家置办家业,丈夫更是用了人家的钱才能有机会建功立业,你却在后头死命的磋磨人家。
  
      大家都是女人,且都是一家之主母,内宅的那点事儿,用脚趾头想也知道。
  
      什么‘小产’,什么‘静养’,分明就是小齐氏借机发作梁氏,生生把人家肚里的孩弄没了,又把人关了起来。
  
      小齐氏这是往死里折腾梁氏呀。
  
      当然,主母想整治个把侍妾,倒也不算什么,可你好歹也沉住气啊,这么火急火燎的动手,就不怕以后还用得上人家梁氏?
  
      估计那时的小齐氏觉得,梁家的钱已经到手,夫君也有了前途,梁氏便没了用。
  
      活着反而会碍她的眼,所以她便趁着世爷不在,老夫人又纵容,便对梁氏下了手。
  
      可小齐氏做梦也没想到,她刚把梁氏弄得半死不活,陆家居然又陷入了银钱危机。
  
      偏她已经把梁氏得罪狠了,若想再从梁家弄钱——嘁,你真当人家是傻啊!
  
      老夫人到底偏心自家的侄孙女,见小齐氏满脸羞愧的抬不起头,便沉声道:“不过是个侍妾,病了就病了,也值当得你们说嘴?咱们还是商量正事要紧。”
  
      屈氏、袁氏便不再说什么,可其他的人也闭口不言。
  
      什么正事?
  
      不就是筹银嘛。
  
      可问题是,这么一大笔钱,到哪里去筹?
  
      难不成仿着梁氏的例,再去纳个豪商家的女儿进门做妾不成。可新的问题又来了,陆家除了世爷还算‘值钱’,其它的男丁,又有哪个值得人家豪商投资?
  
      等等,这也不是不行啊。
  
      众人的目光齐齐投向了闲闲坐在一边看戏的陆离,眼中的期待,就是陆离反应再迟钝,他也瞧出来了。
  
      麻痹的,我就知道是这样!陆离神色不动,心中却已经开始骂娘了。
  
      ……
  
      “不好了,大少爷,老爷出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