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66章 大败而归

第066章 大败而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阳春三月天,桃李竟芳菲。今天咱们就以桃花为题,如何?”
  
      谢向晚立在溪头,笑盈盈的对众人说道。
  
      方令仪等人扫了眼四周盛开的或粉、或白的桃花,纷纷点头,“妙极,妙极!”
  
      确定了题目,又抽好了位次,众人纷纷来到自己抽到的座位前,即小溪两侧平坦的青石板上。
  
      谢家的丫鬟训练有素,早已在那些青石上铺了厚厚的团花地衣,并且还放置了小巧的蒲团、以及复古的凭几,以便贵女们可以坐得更舒服些。
  
      方令仪等几位小姐见了自己的座位,暗暗点头,心道,妙善果然是个稳妥的人,办事就是周到。
  
      众人仪态优雅的跪坐在蒲团上,有那性情豁达的,比如陈佩玉和袁晴,更是直接倚在凭几上,神态端得是悠闲自在。
  
      谢向晚是主人,便没有参与抽签,而是直接坐在了假山脚下、溪水的最高点上,从丫鬟手里接过一个一尺见方的莲花座造型的托盘,托盘里放着白玉雕琢的酒壶一只,并九个同样用白玉雕琢的莲瓣花型小酒盅。
  
      酒壶里盛满了浅红色的液体,这是谢家酒坊特别酿制的葡萄美酒。
  
      这也是谢向晚的主意,赴宴的都是妙龄女子,喝白酒什么的太不雅了,葡萄酒的度数不高,轻酌一杯倒也无妨。
  
      谢向晚端起酒壶,给几个小酒盅里都填满了酒,自己端起一个,轻抿了一口,沉吟片刻,道:“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好,好一个无花无酒锄作田!”
  
      方令仪在一干女孩子中的诗词造诣最佳,听了这诗不禁轻拍了下肘下的凭几。大声赞道。
  
      “嗯,妙善姐姐果然好文采!”陆穆也一脸向往。对那句‘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最是喜欢。
  
      陈佩玉咀嚼了一番,暗暗点头,心说话:这谢妙善的心胸果然开阔,听她这诗,丝毫不见闺中女儿的脂粉气,反倒有几分疏狂名士的放达。
  
      谢向晚被夸得有些脸红,说实话。她不善作诗,脑中的谢离虽是在诗歌繁盛的大唐长大,但谢离也不擅长此道。
  
      而方才出题的时候,谢向晚说出桃花诗后,脑中不禁想起了这首诗,几乎想都没想就吟了出来。
  
      剽窃什么的,果然挑战心理底线啊。
  
      讪讪的笑了笑,谢向晚道:“这诗是我偶然从一本不知名的册子上看来的,呵呵,我不善吟诗。姐妹们喜欢就好!”
  
      她这般一说,在场的女孩子并没有嘲笑,反而觉得她坦荡、豁达。
  
      好吧。就算这诗不是谢向晚所做,可也是一首惊艳的好诗,足以流传后世呢。
  
      换个角度讲,这也间接证明了人家谢向晚学识渊博、博览群书呀。
  
      谢向晚在众人称赞的目光中,红着脸颊,将莲花座托盘放入溪中,任由它漂流而下。
  
      坐在第二位次的是方令仪,她从托盘里拿起一个酒盅,喝了一小口。赞道:“好一个葡萄美酒,味道果不一般。”
  
      喝完酒。方令仪想都没想就颂道:“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某作者文采太渣,袁枚大大,只有委屈您啦。)
  
      谢向晚等几个女孩细细咀嚼了一番,纷纷抚掌赞道:“好,好诗,仪姐姐不愧为京中第一才女。”
  
      许是生平收获的盛赞太多了,方令仪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情,笑着冲众人点了点头,权作致谢。
  
      而后,托盘顺流而下,来到陈佩玉面前。
  
      陈佩玉很干脆,直接笑道:“我也不善吟诗,今日姐妹们兴致好,我不能扫了大家的兴,不如这样,我画一幅桃花图吧。”
  
      “那就更好了,呵呵,早就听闻锵锵善丹青,今儿我们可要一饱眼福咯。”
  
      方令仪和谢向晚齐齐抚掌,其它的女孩子们也都纷纷拍着凭几表示赞同。
  
      陈佩玉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一旁已经有两个小丫鬟抬着个矮几走了过来,几上放着笔墨纸砚以及七八种颜色的画料并笔洗等物。
  
      众人瞧了,不禁再次暗中点头:瞧谢家丫鬟的行事,竟颇有几分大家世仆的做派呢,而这谢家真真不像个粗鄙盐商呢。
  
      莲花托盘再次在溪水中缓缓飘荡,下一个是精灵古怪的袁晴,她也光棍,笑嘻嘻的喝完了葡萄酒,一扬下巴,“嘿嘿,我也不善吟诗,不如这样,我唱诵一曲‘桃夭’吧。”
  
      大伙儿不禁晒笑。
  
      袁晴浑不在意,清了清嗓子,用欢快的语调吟唱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袁晴的嗓子清脆,唱出的曲调也新鲜,显是新谱的曲子,如果这谱曲的是她自己,那也是极出色的才华呢。
  
      坐在不远处的袁曦,袁晴的小堂妹,忙帮堂姐扬名,“嘻嘻,这可是我堂姐亲自谱写的曲子呢,诸位姐姐帮忙评判一番,可好?”
  
      “好,曲调欢快,旧词新唱,阿晴亦是个才女呢。”方令仪先开口评价,听她的语气,显是很喜欢袁晴的谱曲。
  
      “是呀,早就听人说阿晴妹妹善曲乐,今日一瞧,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曹家十一小姐曹景芳毫不掩饰的称赞着,手指轻轻扣着凭几,听那频率与袁晴的曲调有些相似,应该是在回味新曲。
  
      “可不是,晴姐姐的这曲‘桃夭’,曲调明快,又不乏婉转柔美,实在是难得的佳作呢。”
  
      陆穆笑得眉眼弯弯,曲水宴上众人欢乐的气氛感染了,让她暂时忘了自家姐姐的丢脸事儿,而是开开心心的融入到宴会中去。
  
      “呵呵,姐妹们谬赞了!”
  
      嘴里说着谦虚的话,袁晴脸上的得意却是遮都遮不住。众人瞧了。又是咯咯一阵轻笑。
  
      说笑声中,莲花托盘继续在溪水中漫游,每每停到一位闺秀面前。那位闺秀或是吟诗、或是写字、或是颂词,气氛很是和乐融洽。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待那托盘从上流飘至下流的时候,已经过了近半个时辰。
  
      而一群小贵女们玩得也很是尽兴。
  
      陈佩玉的桃花图已经画好了,两个谢家的丫鬟一人一边,将画纸展示给众人看。
  
      众人纷纷离座,站到近前仔细欣赏。
  
      只见那画纸上粉色的花朵一簇簇的傲立枝头,花朵间还有蜂戏蝶舞,隔着画纸,一股浓郁的春天气息迎面扑来。大家赞口不绝。
  
      陈佩玉含笑听着,与方令仪一样,并没有露出太异样的表情,唯有翘起的唇角表明她此时的心情很不错。
  
      方令仪一边评说着,一边不着痕迹的观察四周。
  
      她发现,谢家的丫鬟们不但训练有素,而且还有几个颇有些才学。
  
      没错,就是才学。
  
      因为方令仪亲眼看到,溪水两岸的山石边坐着三四个俏丽的丫鬟,她们不是侍奉酒水、果品的。而是在伏案写着什么。
  
      方令仪视力极好,扫了眼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丫鬟,发现那人在记录贵女们吟诵的诗句。
  
      谢家的丫鬟竟都识字?方令仪不禁诧异。毕竟这年头识字率不高,就是一些普通官宦家的小姐也未必识文断字。
  
      可谢家的眼睛不但识字,写出的字居然还不赖,一笔一划、一撇一捺,颇有些章法。
  
      方令仪敢确定,能写到如此境界,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偏这几人竟是谢家的丫鬟,且瞧谢向晚的模样,这几人并不是她的贴身侍女。
  
      这怎能不让方令仪感到意外?
  
      目光落在谢向晚明媚的面容上。方令仪再一次的确定:谢向晚绝非凡人啊。
  
      陆穆围着那桃花图看了一会,忽的想起一事。悄悄退出人群,左右转头私下里寻找。
  
      她倒没有方令仪那样的观察力。发现谢家丫鬟的不同,她只是在寻找自家那个惹祸的姐姐。
  
      其实,方才陆穆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方才曲水流觞的时候,每位前来的贵女都展示了才艺,唯一没有动静的就是陆昭。
  
      这不科学。
  
      陆穆深知庶姐的脾性,陆昭并不是个安分的人。
  
      即便刚刚谢向晚给了她好大的没脸,陆昭也不会轻易放弃。相反的,一旦让她抓到时机,她便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回来。
  
      可刚才莲花托盘转道陆昭面前时,她竟中规中矩的念了首宋时苏轼的桃花诗,顺顺当当的放过次节。
  
      很不寻常啊。
  
      这会儿大家一起来观画,陆昭更是没了踪影,陆穆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儿,唯恐她的好姐姐再出什么丑。
  
      陆穆在寻找陆昭,陆昭却立在不远处的山石后,满面寒霜的等着眼前的小丫鬟:“好个没规矩的贱婢,我是你们府上的贵客,你不知道吗?竟敢这般对我?”
  
      小丫鬟有点儿呆呆的,听到陆昭的怒骂,也不害怕,而是乖乖的应声,“是,陆大小姐训诫的是。但我们小姐交代了,让我好好‘伺候’您,婢子蠢笨,只知道要听主人的吩咐。陆大小姐,您千万别生气……那啥,您不是要去更衣吗?婢子服侍您去!”
  
      陆昭怒极,“我才不用你伺候,快把我的丫鬟们叫来,我、我要她们服侍!”
  
      该死的谢向晚,竟敢软禁她,不但将自己的丫鬟趁机调走了,还派来这么个蠢笨呆傻的丫鬟盯着她。
  
      方才曲水流觞的时候,陆昭原想着借着作诗的当儿好好羞辱谢家一番,不想身边的这个蠢丫头竟然威胁她,说自己若是敢说些大煞风景的话,那死丫头就把自己推到溪水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