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60章 彻底黑化

第060章 彻底黑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少夫人,醉仙居的账房来结算上个月的银子了。”
  
      一个管事妈妈打扮的人来到小齐氏近前,躬身回禀道,只是她的语气有些古怪,说话也犹犹豫豫的。
  
      小齐氏正捧着本账册算着上个月的各项开支,听了这话,不在意的摆摆手,“让账房核算一下,如果没有出入,支给他们就好。”
  
      满京城的饭馆,世子爷只认醉仙居,自来了京城无意间吃了一次后,就每隔几日去那里小坐一下,会会好友、结交新朋,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陆元想在援军中谋个位置,正满世界的寻找门路。
  
      而找门路、托人情什么的,就离不开酒场应酬,醉仙居变成了陆元最常去的地方。
  
      如此,上个月记在醉仙居账簿上的饭钱肯定不少,小齐氏心中早就有数。
  
      那管事妈妈蠕动了下嘴唇,思索片刻,才欲言又止:“账房算过了,账、账目没什么错。”
  
      小齐氏不耐烦的摆摆手,“既是没错就支给他,这种小事也值得来跟我说?”她是当家主母,又不是账房,难道还要让她亲自去跟卑贱的商户清算饭钱吗?
  
      管事妈妈不敢再犹豫,“那什么,少夫人,醉仙居的账目没有问题,可、可数额却有些大,而、而且绝大多数都是、都是二爷签下的名字。”
  
      小齐氏一怔,猛地抬起头,“一共多少钱?”
  
      心中却升起不好的预感,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小齐氏听从老夫人的安排,刻意削减了远翠苑的份例,除了二奶奶许氏的一应用度不变外,二爷以及一干丫鬟婆子的份例全都减了。
  
      改变最明显的就是每日三餐的菜色,和日常的茶点果子等,大厨房给陆离送去的货色,慢说与国公爷、世子爷相比了,就是连家中最不受宠的庶子都比不上。
  
      说得再难听些。就是陆家一些有头有脸的奴仆吃用得都比陆离这个有功名、有出息的二爷强。
  
      这绝对是老夫人在故意糟践陆离,一来是惩戒他的不听话,二来也是出口恶气,三来嘛。则是等着陆离爆发。
  
      依着陆离素日的性格,他最受不得家人漠视、冷待他,如今当家主母却故意苛待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位脾气并不好的二爷会有何等反应。
  
      不管是大吵大闹,还是再次离家出走,老夫人都有应对的策略。
  
      到那时,理亏的将是陆离,而老夫人和陆元则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以长辈(or兄长)的身份训斥陆离狂悖、不听话。
  
      再然后,陆离迎娶谢家二小姐、换回上百万两的嫁妆。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这种事儿,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老夫人和陆元做得太多了,就是小齐氏也学会了好几招。
  
      只是……很明显,这次陆离的反应有些奇怪啊。
  
      那管事妈妈嗫嚅着。小声回道:“两、两千五百两银子。”
  
      “什么?”小齐氏眼前一黑,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一共多少钱?”竟比一家人一个月的总用度还要多?
  
      管事妈妈的声音更小了,“两千五百两。”
  
      小齐氏的身子微微摇晃了下,险些一头栽倒身边的迎枕上,她咬着牙关,带着一丝期望的问道:“是、是不是过去一个季度的总账目?”
  
      说完,她自己就反应过来。不是,似醉仙居这样的顶级饭馆,一般都是一个月一结算。
  
      小齐氏记得很清楚,元月、二月的账目都算清了。
  
      管事妈妈不敢看小齐氏的目光,低着头,低声回禀:“是三月份一个月的账目。”
  
      小齐氏用力闭了闭眼睛。声音变得极冷,“两千五百两?哼,好大的手笔。我且问你,世子爷花用了多少?二爷又用了多少?府里的其它几位爷又用了多少?”
  
      管事妈妈老实的答道:“世子爷一共花用了五百六十余两,二爷用了一千六百三十余两。府里的其它几位爷加起来一共三百两。”
  
      “……”小齐氏只觉得一口浊气堵在喉间不上不下的,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千六百多两银子?竟比世子爷多了两倍?世子爷是为了前途大事,他、他又去做什么了?还有,就算是奇珍海味,一顿饭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呀,难道他三十天整日都呆在醉仙居不成?”
  
      管事妈妈不敢应声,只怯怯的缩在角落里,希望不被少夫人的怒气波及。
  
      小齐氏还在喋喋不休的絮叨着。
  
      而就在这时,门外小丫鬟通报道:“少夫人,李妈妈求见。”
  
      小齐氏顿了下,旋即扬声道:“见来吧。”
  
      李妈妈是小齐氏的乳母,也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方才她命李妈妈去账房外账房支取阖府的月例银子,现在李妈妈应该是办完差事回来了。
  
      话音方落,一个四五十岁的婆子快步走了进来,这婆子穿得很是体面,头上、耳朵上、腕子上更是带着明晃晃、金灿灿的赤金首饰。
  
      不过她的脸色并不好,三两步走到近前,顾不得行礼,直接凑到小齐氏耳边,轻声嘀咕:“少夫人,外账房暂时没有现银,说是暂缓几日才能有银钱入账。”
  
      小齐氏蹙了蹙眉头,不解的问道:“怎么可能?我记得锣鼓巷那边的铺子刚刚送来上个月的红利,几个铺子加起来,少说也有五六千两,怎么就没有现银了?”
  
      陆家是第一批追随圣人搬迁到顺天的人家,时间有些匆忙,事前只草草的在顺天置办了一些铺面。
  
      但这些铺面的位置极好,再加上陆家的招牌够响亮,所以几个月下来,生意很不错,每个月都能有几千两银子的进账。
  
      那些红利银子不但能支付府里的开支银子,若是“经营”得当,每个月还能有不少盈余。
  
      这也是小齐氏当家不过一两年,却能在帮衬娘家的同时,还能攒下不少私房的原因了。
  
      可现在,李妈妈却告诉她外账房没钱。不但拿不到“盈余”,连主子、奴婢的月例都不能正常发放,这、这怎能不让小齐氏疑惑?!
  
      李妈妈一脸的纠结,犹豫再三。才低声道:“是、是二爷提走了。”
  
      “嘭!”
  
      二爷,又是二爷,怎么哪里都有他?
  
      小齐氏用力将账册扣在炕桌上,怒道:“他提走了?五六千两银子,他全都提走了?他、他凭什么?”
  
      就是自家世子爷想要用银钱走门路,须得动用这么大一笔钱,也要跟老夫人或是国公爷回禀一声。
  
      这陆离,无缘无故的却私自拿走这多钱,他这是想干什么?!
  
      李妈妈这次倒没有犹豫,反而比小齐氏还要气愤的说道:“二爷说了。账房欠他的月例银子,这都欠了六年多,过去他吃住在方老先生家,一时用不上,也就没有追讨。可现在他回了家。应酬多了,开销也多,所以想把历年来未领的月例全都提走。就是那五六千两银子,二爷还嫌少呢,瞧他那架势,竟是想把外账房一次掏空似的。”
  
      “月例?!”
  
      小齐氏瞳孔微缩,嘴里忽有种苦涩的感觉。
  
      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自六七年前,陆离拜到方老先生门下,陆离便暂时搬到了方家的书斋。
  
      一应吃住也就都在方家(至少陆家和外人都是这么想的)。
  
      几年下来,除了年节或是什么重大日子回家外,陆离竟似是长在了外头,而月例什么的。自然也就被人“忽视”掉了。
  
      小齐氏真心不是什么大方的长嫂,绝不会巴巴的把银子给陆离送去。相反的,她悄悄的通知账房,将陆离的那笔银子截留下来,攒上几个月给齐家送去了。
  
      这事是小齐氏办得不地道。毕竟陆离只是暂时在外头居住,并不是分家出去单过,陆家少爷该有的银钱物什还是应该给他的。
  
      过去陆离不主动问,小齐氏也乐得装糊涂。
  
      可现在陆离却跳出来追讨月例,小齐氏也只能……不对,等等。
  
      小齐氏忽的发现了不对劲,忙道:“哎哎,错了错了,按照咱们家的规定,二爷每个月只有二十两银子的月例,就算六年累计起来,也不过一千四百余两。好,我再给他算上利钱,撑破天也就两千两银子。可账房的现银足足有五六千两,难不成孙账房老糊涂了,竟连这笔钱都算不清楚?”
  
      小齐氏不好直接说陆离“想钱想疯了”,便说反话的点出这一事实。
  
      李妈妈苦着一张脸,“少夫人有所不知,今天二爷去账房要银子的时候,孙账房也是这么说的。可、可二爷却说,府上少爷们的份例确实是每个月二十两,可国公爷曾说过,少爷们搬到外院、开始进学后,便有了自己的应酬,增了开销,所以国公爷曾吩咐外账房,倘或哪位少爷有什么额外的花用,可直接去账房支银子。”
  
      陆延德还表示,只要每笔开支不超过两百两银子,就不必回他。
  
      而府上的男主子们便钻了这句话的漏洞,不管有没有正经应酬,每个月都去账房领取一到两百两银子。
  
      时间久了,竟成了陆家的惯例。除了苦逼的陆离,包括陆元在内的少爷们,每个月都会拿到二百二十两银子的“月例”。
  
      小齐氏暗暗在心中算了算数目,顿时变了脸色,结巴道:“二、二爷想把这些年的‘月例’全都拿走?”
  
      天呀,一个月220两,六年就是将近一万六千两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