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55章 因祸得福

第055章 因祸得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ads_wz_txt;
  
      “这怎么可以?”这是愤怒的小齐氏。
  
      “不行,我不同意。”这是夫妻同心的陆元。
  
      陆离讶然,小齐氏会反对,他并不奇怪,因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哪个女人愿意给自己的丈夫纳妾。
  
      当然有些奇葩除外,比如他名义上的妻子许氏。
  
      可许氏这样的奇葩太少了,更多的女人还是不会同意有其它的女人来瓜分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利益。
  
      让陆离奇怪的是,陆元竟然也反对。
  
      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大家都是男人,男人的那些心思,陆离很清楚。
  
      试问世间的男人们,哪个不想三妻四妾?哪个不想左拥右抱?
  
      权贵、富户家中就不说了,就是乡野的田舍汉们,家中倘多收了几斗粮食,还想买个妾呢。
  
      而陆元呢,可是堂堂定国公府的世子爷,出身好、地位高,人长得也不差,想要纳几个年轻貌美的侍妾,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儿了。
  
      事实上,陆元也真心不是什么专心专情的好男人,早在小齐氏过门前,他的书房里便放着三四个娇俏美艳的小丫鬟。
  
      小齐氏嫁过来后,因着齐家落败,虽有老夫人做靠山,但毕竟少了些底气。
  
      再说了,在一手养大的爱孙与有点儿血缘关系的孙媳妇之间,老夫人还是更偏向她的宝贝孙子。
  
      所以,小齐氏对陆元的生活并不敢过分干涉,若不是她早早的生了嫡子,如今恐怕早就被老夫人赏下来的两个侍婢挤到角落里去了。
  
      陆元对小齐氏也不甚在意,除了明面上的夫妻关系,他对这个不能给他任何助力的妻子根本不看重。
  
      可现在,陆元却做出一副关心妻子的好男人模样,任谁看了都有种违和感呢。
  
      齐老夫人和梅夫人沉得住气,静静的看着几个晚辈言语交锋。
  
      就只见陆离挑了挑眉。很是不解的问道:“为何不可?大嫂,祖母和母亲经常说你是个贤惠人,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你竟嫉妒如斯。”
  
      对家人彻底死心。陆离也不再客气,直接给小齐氏扣了顶“善妒”的帽子。
  
      小齐氏正恼怒不已,忽听到这句话,顿时变了脸色。
  
      娘家不给力,丈夫不待见,婆母又厌嫌,小齐氏在陆家的日子并不好过,如果再落个“妒妇”的罪名,那、那她还活不活啦。
  
      陆离却似没看到小齐氏僵硬的表情,故作不忿的说道。“再说了,这件事说到底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大嫂的娘家能有个体面?大哥为了大嫂,都不怕委屈的纳一个商户女做妾,大嫂不说心生感激,竟然学那小门小户的泼妇拈酸吃醋。我、我真是为大哥抱屈啊。”
  
      一番话说得,端得是“情真意切”,却让在场的人都变了脸色。
  
      尤其是陆元,他直接叱道,“老二,你、你放肆,她是你大嫂。你不说尊敬大嫂,怎么还敢当众污蔑?”
  
      谁说他要牺牲了?
  
      是,陆元并不是个专一长情的男人,也从不介意纳个美妾神马的。
  
      可问题是,就算纳妾,陆元也不想用这种方式。他是堂堂国公世子爷。只有人巴结他的份儿,哪能让他“委曲求全”?
  
      还有,齐家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破落户儿罢了,若不是看在祖母的面子上,他根本就不想搭理那一家子。
  
      想让他为了齐家而去纳什么商户女做贵妾。更是白日做梦。
  
      真想要陆家男丁“牺牲”,也有陆离这个冤大头,陆元才不屑做这种掉份儿的事。
  
      还不等陆元说出“我不纳妾”这句话时,陆离抢过话头,有些委屈的说道:“大哥,我、我这不是心疼你嘛,为了齐家,为了大嫂,你都这般委屈了,她却连个女人都容不下,哪里还有半分贤惠的模样?”
  
      “我,我没有。二爷,你误会了,我、我只是觉得世子爷身份贵重,就算纳妾,也要纳个出身清白、知书达理的好女子,”
  
      小齐氏倒也不笨,很快就反应过来,忙辩解道。
  
      陆离已经打定主意胡搅蛮缠了,赶紧打断她的话,一脸古怪的说道:“大嫂,你怎么糊涂了,今天可不是为了讨论给大哥纳妾的事儿,而是商谈如何给齐家筹款买房。大哥是世子爷,咱们都知道,可也正是因着大哥身份贵重,才能让那些豪商心甘情愿的陪送大把银钱呀。”
  
      一边说着,陆离还做出一副财迷算计的模样,“当初金华县主给他们家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子娶妻,宋家就陪送了三四十万两的银子。大哥是国公世子,比那庶子强出不知几百倍,虽只是纳妾,可总有那眼光毒辣的巨商愿意攀附呢。唔,我算算,依着大哥的身份,若是没有三四百万两银子,就是我这个做弟弟的都不同意呢。”
  
      陆离越说越来劲,仿佛这件事已经说定了,他含着讥诮的目光扫过在场的诸位,道:“有这三四百万两银子入账,所有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帮齐家置办房产,给梅家表弟筹备聘礼,还有给几位兄弟走门路的银子……嘿嘿,齐活啦。”
  
      炒豆子一般,陆离噼里啪啦的把话说完,满室皆静默。
  
      老夫人、梅氏神情复杂,若有所思的看着陆元、陆离两兄弟。
  
      而三老爷、三太太等一家四口,则相互对视了一眼,无声的交换了个眼色,表情有些松动,似是被陆离给说服了。
  
      是呀,左右不过是个妾,陆元也好,陆离也罢,都是嫡亲的兄弟,谁纳不成?两人相比,陆元的身份还高出一些,若是用来交易,还能多换些筹码呢。
  
      陆元则是气坏了,陆离话里话外都将他陆元当成了一件货物,还、还他娘的“三四百万两银子”?
  
      怎地,陆离这是在暗指,说他堂堂定国公世子是可以用银钱来衡量的吗?
  
      一时间,莫名的屈辱和愤怒充满胸口,陆元猛地站起来。指着陆离骂道:“陆离,你少给我装傻,你若是还当我是你大哥,就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乖乖去纳了谢家的女儿做妾——”
  
      陆离的脸上仍旧挂着欠扁的笑容,他伸出右手,轻轻拨开陆元的手指,略带疑惑的说道:“大哥,我正是当你是我的大哥,才会有此建议啊。正所谓长幼有序,我若是越过大哥、事事不提前想着您,这才是不把兄长放在眼中呢。”
  
      说完,陆离不再搭理气得一佛升天的陆元,而是笑眯眯的看向老夫人。“祖母,长幼有序、孔融让梨,这八个字您从小就教导孙儿的,十几年来,孙儿都牢记于心。一日都不敢忘却。祖母,您说,方才那话孙儿可曾说错?”
  
      老夫人手里捻着一串金丝楠念珠,听到陆离的这番话,手指顿了顿,昏黄的老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没错,这些话她确实经常对陆离说。为的是提醒陆离不要觊觎不属于他的东西。
  
      没想到,陆离竟用她的话来堵陆元的嘴。
  
      老夫人确信,如果她说陆离的话不对,陆离这个贱胚子就敢明目张胆的算计陆元的世子之位。
  
      可若是说他说得对,那纳妾之事,岂不是要落到陆元的头上?
  
      老夫人把陆元当心肝子一样的看待。怎会眼睁睁看着宝贝孙儿受辱?
  
      稍稍想了想,老夫人开口道:“离儿说得没错,咱们陆家向来讲究规矩,你能牢记祖母的教诲,祖母很欣慰。不过。今天之事却有所不同。元儿的身份确实尊贵,但人家小姐更喜欢有才学的人,偏你大哥善武,放眼整个陆家,最有才学的人——”
  
      许是发觉当“无赖”更爽快,陆离决定中二到底了,笑着打断老夫人的话,反手一指指向坐在三老爷夫妇身边的陆文,“老夫人说的是,放眼整个陆家,最有才学的可不就是阿文嘛。”
  
      说着,陆离还故意露出怅然的表情,道:“说起来,我离家前阿文还总跟在我身后请教学问,三年不见,阿文竟也学得这般出息,今年恩科,定能蟾宫折桂,超越我这个探花郎啊。”
  
      陆离头一次庆幸自己只是个第三名,上头还有状元、榜眼戳着,否则今天还真不好找托词。
  
      “唉,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阿文,陆家才子之名,你名副其实啊。”陆离语气泛酸,隐隐还有种羡慕嫉妒的成分在里头,成功了演绎了一个不甘被新人超越的过气名士。
  
      话音一落,三老爷一家人脸上都露出尴尬之色。
  
      当初陆离游历北地时失踪,三老爷、三太太为了给儿子造势,便故意拿陆离做垫脚石,放出话来,说什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陆文比陆离还要有才情,是陆家新一代才子。
  
      而陆文呢,也确实有些文采,出门访友的时候,没少以“名士之弟”、未来才子自居。
  
      谎话重复一千遍也能变成真理,时间久了,陆离又一直没下落,他不在的三年间,还真让陆文闯出些名号来。
  
      陆离回归后,三老爷夫妇为了不让儿子被陆离比下去,再次散布谣言,直说陆离江郎才尽,而陆文却超越了堂兄。
  
      而那些原本中伤陆离的流言,如今却成了他的完美托词——哦,人家想嫁给陆家才子啊,那也成,嫁陆文吧。什么,你说陆探花?不好意思,咱陆离已经是昨日黄花鸟!
  
      事到如今,在场的人算是明白了,过去那个虽然执拗、却还会顾念家人的陆离消失了,眼前的陆离,只会顾及自己。
  
      再想像过去一样用亲情捆绑他、逼迫他,却是不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