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47章 及笄礼三

第047章 及笄礼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向意陡地平添了许多力气,她站起身,窈窕纤美的身体站得笔直,下颌微抬,眼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只听她无比自信的说道:“我要让京城的贵妇、贵女们知道,我,谢向意,不比谢向晚差。”
  
      谢向意这话说得很是自信,瞧她那神情,估计心中还在说:自己哪里是不差啊,分明比谢向晚还要出色呢。
  
      是,小时候的谢向晚确实很优秀,“生”得好,长得也好,脑子还聪明,在家里、在父亲跟前非常有地位,而她谢向意呢,一直生活在异母姐姐强大的光环下。
  
      不管她怎样努力,不管她如何表现,在世人、在父亲眼中却只有一个谢向晚,而她根本就比不上谢向晚。
  
      当了十多年的影子,谢向意对谢向晚的怨念不是一般的多,而在她的心目中,打败、超越谢向晚是她最重要的目标。
  
      如今,这个目标就要达成了,也难怪谢向意会生出那么多的自信与骄傲。
  
      “说得好!这才是我的女儿,”
  
      袁氏坐直了身子,用力一拍炕桌,两只眼睛上下打量着女儿。
  
      那灼热的模样,仿佛在欣赏一件绝世珍宝,只听袁氏满是自豪的说道:“瞧瞧你这模样,瞧瞧你这通身的气派,走出去,任谁不赞一句?”
  
      说着说着,袁氏愈发兴起,她从罗汉床上站起来,走到谢向意跟前,再次将女儿从头到脚的审视了个遍,好像在检验自己生平最得意的作品。
  
      面对如此热切的注视,跟着谢穆青学习了几年的谢向意倒也淡定,没有被自家亲娘看得红了脸,反而愈发挺直了背脊。用肢体语言无声的询问,母亲,我做的可好?!
  
      “好、好、好,真是太好了!”
  
      袁氏越看越满意。伸手抚了抚女儿的鬓发,又帮她顺了顺原就没有一丝折痕的衣裙,退后两步,满意的抚掌:“蓁蓁啊。你哪里是不比谢向晚差,你分明就是谢家,哦不,是京城最出色的淑媛。”
  
      努力模仿谢穆青、准备走高冷女神范儿的谢向意,听了这话,还是没有忍住,一张俏脸微红,略带不好意思的说道:“娘,我、我确实比谢向晚强,但京中名媛何其多。我却未必能比所有人都出色呢。”
  
      姑母教导过她,人可以骄傲,但不能傲慢。而且吧,她们家初来乍到,京城水深。贵人更是多如牛毛,似袁氏这样的大话,谢向意还真不敢乱说。
  
      袁氏不以为然的摆摆手,“人多又如何?咱们进京也有一个月了吧,拜访过的贵人也不止一家,这些人家的女孩儿们更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可你瞧瞧,有哪个能比得上你。相貌就不说了。单是这规矩、礼仪——”
  
      袁氏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不屑的说:“不是我说嘴,她们这些号称世家望族教养出来的女儿,却也不过如此。啧啧,蓁蓁,你是没见啊。那些女孩儿们看到你的时候,眼中的那种光彩,夹杂着羡慕、嫉妒还有隐隐的倾慕,一个个只恨不得变成你的模样呢。”
  
      袁氏这话,虽有夸张的成分。但谢向意本身的条件也确实不错。
  
      小姑娘今年刚满十四岁,五官和身量也已经张开,父俊美、母艳丽,如此优良的基因作用下,谢向意也长得非常漂亮,小巧的瓜子脸,明媚的杏眼,秀挺的琼鼻,唇瓣也如花朵般娇艳,一头乌压压的长发更是保养得宜。
  
      整体看下来,就是再心里泛酸的女人,也不得不摸着良心夸一句:长得不错。
  
      长相好也没什么,毕竟这是天生父母养的。而谢向意却不只是长得漂亮,规矩、仪态也是极好的。
  
      这几年在益州守孝,谢向意也没干别的,整日守在竹林里,跟在谢穆青的身后,谢穆青的一言一行、举手抬足她都潜心模仿。
  
      谢穆青见谢向意确实有心学习,并没有藏私,闲暇之余也教给她一些闺中女子必备的技艺,插花、烹茶、调香等等等等,谢向意虽说没有学得太精通,成为一代大家什么的,但应付女孩儿们的玩乐,以及装装样子,却是足够的。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过去三年,谢向意如同读了间“贵女速成班”,可能贵女的某些特制她没有学到骨头里,但整个外形却是极好的。
  
      慢说哄袁氏这种自持千金、实则落魄女的内宅妇人了,就是来到京城后,袁氏领着谢向意去拜访“故交”的时候,那些人家的太太、小姐见了谢向意这般,不禁露出意外和赞许的表情。
  
      对此,袁氏和谢向意都非常高兴,觉得她们已经成功了第一步,只要谢向意的美名传遍整个京城,再加上谢家丰厚到令人垂涎的嫁妆,谢向意定能选个好婆家呢。
  
      而谢向晚……
  
      袁氏眯着眼睛,暗中冷笑,一个病秧子,一个被恶鬼附身却勉强苟活的人,就算人再美、身上的嫁妆再多,又能如何?
  
      是,当年谢向晚在扬州颇有美名,什么观音童女,什么财女,各种头衔,压得她的蓁蓁都喘不过气来,更是没有出头的机会。
  
      可现在呢?
  
      过去的三年间,谢向晚一直病歪歪的,慢说做生意了,就是闺阁女子该学习的技艺,她也没精力去谢穆青那儿学习。
  
      同样的时间里,谢向意完成了稚嫩女童向优雅少女的转变,而谢向晚却仍缠绵病榻,整日与药罐为伍,一个不小心,她还有早夭的可能。
  
      两下里一对比,谢向意自然而然的胜出了。
  
      更不用说进京后,袁氏一直不遗余力的让人在坊间散布谢向晚病弱的消息。
  
      而谢向晚也配合,进京后,连成国公世子夫人这样的“合伙人”都没有去拜会,也没有去靖国公府请安,从侧面印证了她“病弱不堪”的流言。
  
      袁氏相信,用不了多久,整个京城的贵妇圈便会知晓,谢家虽然有两个女儿,可大女儿是个随时都可能咽气的病西施。而二女儿却是个才貌财德样样俱佳的好女子,是个可以娶回家做媳妇的上佳选择。
  
      每每想到女儿能嫁入高门,一辈子荣华富贵,袁氏做梦都能笑醒。而每一次她都会在心中暗暗得意:还是我厉害呀,竟想出用恶鬼算计人的法子。呵呵,任凭谢向晚怎样聪明,她也想不到自己到底为何生病吧?
  
      袁氏知道自己不聪明,而且在谢家人眼中,她就是个话都不会说的蠢妇。
  
      可那又如何,谢家公认的最聪明的谢向晚,不还是被她给成功算计了,至今还半死不活的躺在病床上呢。
  
      袁氏对自己的手段很自得,谢向意却有些担心。“娘,谢向晚真的、真的一直没好吗?”
  
      袁氏回过神儿来,不解的看向女儿:“蓁蓁,为什么这么问?”
  
      谢向意不再挺着个腰杆儿,她重新来到罗汉床前坐下。伸手拖过一只胖胖的靠枕揽在身前,嫩白的小手无意识的摩挲着上面的绣纹,喃喃道:“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正日子的临近,我心中总有种不安的预感,总觉得,谢向晚及笄那天。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袁氏挑眉,不屑的说道:“什么不好的事情?难道你怀疑这些年谢向晚一直装病,且压着消息却任凭外头的人说她‘短命’?”
  
      谢向意摇头,她见过谢向晚病发时的模样,也见过她虚弱时的神态,布满血丝的桃花眼儿。脸颊凹陷的瘦削模样,以及说话时断断续续的气力……这些做不来假,谢向意甚至能感觉到谢向晚死力压制的痛苦。
  
      如果这些都是假的,那谢向意觉得,谢向晚就不是凡人了。
  
      可谢向意知道。谢向晚就是个普通人,也会生病,也会因病痛折磨而忍不住呻吟出声,所以谢向晚绝没有装病。
  
      再者说了,谢向晚也没有装病的必要啊,大家都是女孩子,都知道健康对于一个女子的重要性。毕竟七出里有一条便是“有恶疾”呢,谢向晚这么聪明,断不会给自己留下什么话柄。
  
      “娘,谢向晚是真病了,这一点家里的人都清楚。”
  
      袁氏又道:“那你担心什么?难道是担心谢向晚的病情康复了,正等着及笄礼上风光出场?用事实消弭流言?”
  
      袁氏嗤笑连连,“这又不是话本,哪有恁多的离奇故事啊。”
  
      谢向意听了母亲的话,也觉得自己大惊小怪了。可她总拜托不了心底的那股子不安,因为她如此不安,也是有原因滴,“娘,自咱们离开益州赶往顺天,这一路上足足用了三个月,除了最初的一个月,夜间住宿的时候,我曾见过谢向晚几次,随后的两个月,以及来京后的这一个月,足足三个月的时间,我却再也没有见过谢向晚啊。”
  
      谢向意拧着细长的眉毛,“其实不只是我,就是娘亲,应该也有至少三个月没有见到谢向晚吧。”
  
      几个月的时间或许不长,可也不短呀,足够让一个病弱的人调养得如常人般,也尽够一个骨瘦如柴的人将失去的肉肉补回来呢。
  
      袁氏听了这话,表情有些古怪,她挪了挪身子,道:“是,咱们确实有三个月没见那丫头了。不过,蓁蓁,你放心,谢向晚几个月闭门不出,不是因为养好了身子,而是、而是病情又发生了反复。”
  
      谢向意讶然,“娘,您怎么知道?爹从来不在西苑说东苑的事儿,家里人也不许乱传谢向晚的病情,您、您又怎么——”
  
      忽然,谢向意似是想到了什么,猛地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向袁氏,“娘,她、她……您、您,不会吧?莫不是下毒?还是——”
  
      难不成谢向晚的病与娘亲有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