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41章 匪夷所思

第041章 匪夷所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娘子,娘子,小心些啊!”
  
      在谢家与王家相连的壶门洞花门外,一个身怀六甲的妇人正抱着个肚子,健步如飞的往谢家赶。
  
      七八公分丫鬟婆子着急忙慌的跟在她身边,而最焦急的当属她的夫君,海内名士王承王齐光。
  
      只见王承弓着身子,像伺候老佛爷的小太监一样,双手扶着她的手臂,脚下不停,努力的追上她的步伐,眼睛更如全能雷达,上下左右前前后后的密切关注着妻子的身体,嘴里更是不住嘴的劝着。
  
      “娘子,娘子,留意脚下台阶!”
  
      已是阳春三月,天气乍暖还寒,王承的额上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儿。气息也有些紊乱。
  
      这倒不是王名士的身体虚,说句良心话,别看王承已经年近四十,但身体却极好,长年练武让他的精神一点儿都不比年轻人差。
  
      他之所以会冷汗直冒、气喘吁吁,实在是“吓”的——娘子都怀孕七八个月了,肚子又比平常妇人的还要大些,平日里在院子里散个步,王承都担心,更不要说似眼下这般的“疾行”了。
  
      王承直直的盯着妻子隆起的肚腹,两个眼珠子随着那肚腹的起伏而上下转动着,小心肝儿更是一阵阵的颤抖,唯恐她一个不小心就会……
  
      啊呸!
  
      王承用力摇头,甩掉脑中各种不好的猜想,集中了十二万分的小心,全方位、无死角的保护着自己的妻子。
  
      “娘子,到天香院还有几百步远呢,不如咱们乘车吧。这样也快些!”
  
      王承实在有些承受不住,第n次的劝道。
  
      谢穆青抿着双唇,表情略带不虞,仿佛没听到王承的话一般,继续闷头赶路。
  
      “唉,”王承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妻子知道“真相”后会生他的气。可、可他也是为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呀。“娘子,我知道我不该瞒你,但我不是也是担心你嘛。”
  
      谢穆青仍是不话说。
  
      王承又道:“娘子,我知道你和妙善那孩子投缘。几年来,咱们夫妻在扬州过得舒心,也多亏了谢家帮衬。于公于私,咱们都该好好对待谢家人,尤其是妙善……”
  
      “既然都知道,你、你还瞒着我?”
  
      谢穆青终于有反应了,她猛地顿住脚步,气息有些紊乱的说道:“妙善昏迷好几日了,我却连个信儿都不知道,真若有个什么意外。我、我岂不是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不对,呸呸,妙善福泽绵长,佛祖不会这么早就把她带走的。她定能苏醒的,对不对?表哥!”
  
      起初谢穆青还没好气的跟丈夫置气。说着说着,谢穆青的眼圈红了,大颗大颗的眼泪流了出来。
  
      谢穆青并不是个感情多么丰沛的人,只是来扬州这几年,与谢家人相处和睦。
  
      不管当初谢家抱着怎样的目的才跟她套近乎,但从谢嘉树到谢向安,谢家上上下下对他们夫妻绝对是赤诚相待。
  
      人心换人心。谢穆青也渐渐收起了戒备,开始真心的对待谢家人。
  
      特别是跟谢向晚,谢穆青觉得,她和这个孩子最投缘,两人都崇尚魏晋风流,都喜欢盛唐牡丹。都喜欢养生之道……太多太多的相同点,让她们相处的时候更像是一对忘年好闺蜜,每次见面都有聊不完的话题,说不完的心里话。
  
      时间久了,在谢穆青的心中。早已把谢向晚当成了她的知己。
  
      再加上她怀了身孕,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每每感觉到腹中孩儿的胎动时,她的那颗慈母心便软得一塌糊涂。
  
      所以,一听说谢向晚得了怪病,接连几日都昏迷不醒,谢穆青立马就急了,顾不得跟隐瞒自己的丈夫发脾气,直接出门往天香院赶。
  
      “对,妙善那丫头可是扬州有名的观音童女,菩萨庇护,断不会就这么去了。”
  
      王承用力点头,表情无比认真,“这次不过是微有小恙,相信很快就能康复。所以,表妹呀,你也无需过分担心。你、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表哥,”
  
      谢穆青额角抽搐了下,她就知道表哥时刻不忘他的宝贝儿子。
  
      哼,真是有了儿子便忘了娘子啊,谢穆青不想承认自己在吃未出世的孩子的醋,用力一扬下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还是去探病要紧。”
  
      说罢,甩开王承的手,大跨步的往前走去。
  
      谢穆青走得豪迈,王承却吓得不轻,连忙快走几步跟上,双手扶着她的胳膊,继续开始絮叨:“娘子小心……娘子,注意脚下台阶……娘子,这里路滑,千万小心啊……”
  
      待夫妻两个赶到天香院的时候,王承已经累得大汗淋漓,而谢穆青也听得耳朵长茧。
  
      再次推开王承,谢穆青直接上了台阶。
  
      门口的小丫鬟赶忙扬声通传:“姑老爷和姑太太来了!”
  
      话音方落,周氏便一脸喜气的迎了出来。
  
      “姑母,姑丈,你们来啦!”
  
      周氏见谢穆青额上满是汗珠儿,正一个人捧着肚子往里走,忙快走几步来到近前,搀着她的手臂,“哎呀,姑母,您还怀着孩子呢,可不敢这么不注意呀。”
  
      谢穆青夫妇成亲的时候都年纪不小了,婚后数载都没有怀孕,如今好容易有了孩子,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呢。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谢向晚出事后,周氏才没有告诉谢穆青,为的就是以防谢穆青心急之下动了胎气。
  
      谢穆青不以为然的摆摆手,道:“我没事,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对了,妙善怎样了?”
  
      抬眼看了看周氏眉间的喜色,谢穆青的眼中也浮现出希冀之色,试探的问道:“还是,她已经醒了?”
  
      “嗯,”周氏欢快的点了下头,“好叫姑母知道,妹妹方才醒了,太医也给诊治过了。说妹妹已经大好了,只先前几天亏了身子,好好将养些时日便能康复呢。”
  
      “真的?”
  
      谢穆青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双手合十的拜了拜。“阿弥陀佛,佛祖保佑,我就知道妙善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断不会——对了,她现在可还好?”
  
      “好,好着呢,方才程老太医给扎了几针,已经醒了过来,刚才还喊饿呢,小厨房给做了些好消化的饭食。妙善刚用完,这会儿正跟父亲和相公他们说话呢。”
  
      周氏虽不懂药理,可明白一个道理,人只要能吃得下饭,病情就能好转。
  
      亲眼见着谢向晚似往常一样用饭。周氏紧绷了好几天的神经总算放松下来。
  
      现在的周氏,每个毛孔都透着喜气。
  
      谢穆青和王承都感觉到了,他们夫妻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笑意——看来,妙善真的康复了!
  
      但事实证明,他们都高兴得太早了,谢向晚确实醒了过来。而且瞧她的气色、听她的言谈,貌似并没有因之前的昏迷而产生什么后遗症。
  
      就在大家开开心心的庆贺完谢向晚病愈的第二天清晨,青罗和暖罗前来伺候谢向晚起床的时候发现,大、小、姐、又、昏、迷、了。
  
      两个丫鬟顿时吓得脸色惨白,片刻不敢耽搁,一个跑去回禀周氏。另一个则直接奔赴两位老太医暂居的客舍。
  
      好容易安静下来的谢家大宅,再次闹得鸡飞狗跳。
  
      幸好这次谢向晚并没有像上次一样一睡好几天,过了中午,她便悠悠转醒了。
  
      只是醒来后,精神有些不好。总是出现头疼的征兆。
  
      偏三位老太医轮番诊治,都没能查出病因——头可是人体最复杂的器官,慢说是医术不发达的大周了,就是在千年后的现代,有那么多先进的医疗器械,医生们也不敢打包票说能彻底了解这个部位。
  
      最后三位老人家只能推说是那次昏迷的后遗症,想要彻底治愈,需要好好静养。
  
      “那要静养多久才能康复?”
  
      谢嘉树双眼微红,女儿病情的反复,让他身心俱疲,只几天的功夫,鬓边竟生出了点点白霜。
  
      “这……”程老太医有些尴尬,“具体时间老夫也不确定,不过照大小姐目前的症状,老夫推测,最快也要两三年才能彻底治愈。”
  
      动不动就头疼,且三不五时的昏迷一下下,谢向晚的病症实在诡异,饶是他和其它两位老太医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这样的病例呀。
  
      最麻烦的是,谢向晚的昏迷毫无规律可言。高兴会晕厥,生气会晕厥,什么事儿都没有,她照样会一睡不醒。
  
      面对这样的怪病,三位老太医也只有认怂的份儿。
  
      “两三年?!”
  
      谢嘉树眉心凸起,他可是亲眼看过女儿头疼的模样,痛苦、无助且虚弱,才堪堪不到半个月,珠圆玉润的谢向晚便被病痛折磨的瘦了一大圈,几乎要跟弱柳扶风的谢向意看齐了。
  
      一想到女儿还会继续痛苦下去,短期内无法缓解,谢嘉树就心疼不已,恨不得以身相替。
  
      程老太医讪讪的点点头,道:“最快两三年,若是再有什么意外,就、就不好说了。”
  
      谢嘉树用力闭了闭眼睛,猛地睁开,定定的看向三位老太医,“在痊愈前,有没有什么缓解疼痛的法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