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40章 泄露天机

第040章 泄露天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延寿堂,正房。(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啊啊~~”
  
      老祖宗半躺在**上,嘴巴歪斜,嘴角有口涎流出,略显狼狈。但此刻,她却根本顾不上打理这些,而是费力的张着嘴,对身侧的心腹妈妈交代着什么。
  
      史妈妈伺候老祖宗多年,对主人的脾性非常了解,往往老祖宗一个眼神,她就能心领神会。
  
      过去史妈妈的这个技能,并没有太大的用处,只能彰显她和老祖宗的情分不一般,而她也是个能干、通透的老奴罢了。
  
      现在不同了,老祖宗中风了,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唯一能表露情感的便是她的一双眼睛,史妈妈“察言观色”的高级技能便有了用武之地。
  
      可以说,如今的史妈妈不再只是个管事妈妈,而是老祖宗的嘴巴。
  
      至于史妈妈可不可靠,对此老祖宗还是很有把握的,暂时撇开她与史妈妈主仆三四十年的情分不提,史妈妈一家十几口的身契全都在老祖宗的手里攥着。
  
      且那些身契与老祖宗最要紧的地契、书信、账册等物件,被老祖宗妥善的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那个地方,只有老祖宗一个人知道,就是最亲密的人,也不清楚她的这个秘密。
  
      幸好那时谨慎,对所有人都存有戒心,否则……躺在病**上的老祖宗,不止一次的暗中庆幸。如果不是当初自己留了一手,握有谢嘉树和谢贞娘想要的东西,那么就算自己中了风,她的好孙儿也不会放过她呢。
  
      也正是因着那些东西,史妈妈等一众心腹也都老老实实的伺候她,为她办事,而没有因着她的中风,便故意慢待、甚至苛待她。
  
      “……啊、啊啊~~”
  
      老祖宗一边卖力的发出声音,一边在心里得意的想着。只是五官依然扭曲得厉害。
  
      史妈妈半垂着头,仔细的解读着老祖宗的眼神。
  
      待告一段落后,史妈妈便压低声音,伏在老祖宗的耳边轻轻复述一遍。好确认有没有猜错,“老祖宗,您的意思,是让袁妈妈今天晚上继续去角门门房那儿跟谢婆子她们赌钱?”
  
      老祖宗直接眨了一下眼睛,这是她跟史妈妈约定好的——是,眨一下眼;不是,眨两下。
  
      史妈妈见了,知道自己没有猜错,便继续认真的看着。
  
      “啊、啊~~”
  
      虽然喉咙里只能发出嘶哑的啊啊声,且单靠这些音节。史妈妈根本无法猜出她的心声,但习惯使然,老祖宗用眼神说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张嘴。
  
      史妈妈却似听懂了一般,时不时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听”进去了。
  
      就在主仆两个“谈话”的当儿,窗外的小院里忽然传来一阵鼓噪声。
  
      老祖宗皱眉,侧耳听了听,窗外的声音很小且杂,她根本就听不清外头人的声音。
  
      “啊、啊~~”发生什么事了,出去看看!
  
      史妈妈会意,忙答应一声:“是。老奴这就去!”
  
      说着,见老祖宗没有其它的吩咐,史妈妈便起身出了房门。
  
      不多会儿,史妈妈神色有些复杂的回到卧房,犹豫再三,才低声道:“老祖宗。外头小丫鬟说,大小姐醒了!”
  
      “啊~”什么?那个死丫头醒了?昨天不是还说她昏迷不醒,京里来的名医都查不出她的病因吗?怎么就醒了?!
  
      老祖宗猛地提高了音量,浑浊的老眼中迸发出怨毒的光,原就扭曲的无关愈发扭曲。竟有几分骇人的模样。
  
      这次,就算来个读不懂老祖宗眼神的人,看了老祖宗的这幅神情也能猜得出老人家此时的心情:愤怒、失望以及无边的恨意。
  
      史妈妈心头一颤,整日面对老祖宗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病人,自己的心理都要变得阴暗起来,每次给老祖宗办差,更有种“送死”的悲凉感觉。
  
      不是史妈妈胡思乱想,实在是她太了解自己的这位主子了。
  
      史妈妈毫不怀疑,待老祖宗把这次的事儿弄完后,极有可能灭她的口。
  
      知道得太多,绝逼不是件好事呀。
  
      “啊~啊~”是谁?是谁救了那个死丫头?该死、真是该死,这些人统统都该死!
  
      老祖宗还在愤怒的嘶吼着,身子更是微微的颤抖着,显见她对“谢向晚醒了”这件事,是多么的失望与憎恶。
  
      史妈妈心头闪过许多想法,不过脸上却没有带出来,仍然恭敬的回话:“好叫老祖宗知道,小丫鬟们说,好像是老爷一大早去了山光寺,特意将慧远大师请了来,慧远大师在大小姐的房间里念了九九八十一遍‘心经’,而后在大小姐耳边轻轻唤了句‘妙善醒来’,大小姐就、就醒了!”
  
      “啊~”竟然是慧远大师,他一个和尚不好好在寺里念经,搀和俗世的这些事作甚?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老祖宗那个气呀,原以为能看着那个死丫头一命呼呜呢,没想到,眼瞅着她快不行了,半道竟杀出这么个程咬金来,真是便宜谢向晚那个死丫头了。
  
      史妈妈扯了扯手里的帕子,心中略有不满。
  
      一如这个时代绝大多数的后宅妇人,史妈妈也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而慧远大师,则是江南有名的得道高僧,佛法精湛,慈悲为怀,不止重建了扬州古寺山光寺,还在寺中布施救人,做了许多善事。
  
      可以说,在扬州城,慧远大师非常受人尊崇。而他亲来谢家“唤醒”谢向晚,更是用事实说明了他的“高深佛法”和近乎神人的本领。
  
      这么个神仙样的人物,却被老祖宗恣意辱骂,若不是牢记自己的身份,史妈妈真想啐老祖宗一脸。
  
      缓缓低下头,表面上看史妈妈是谦卑、守规矩,而事实上,她这是不想让老祖宗看到她眼中的不满。
  
      老祖宗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她仍不甘心的“啊啊”叫着,宣泄着心中的不满。
  
      好一会儿,许是累了。老祖宗耐不住口干舌燥,终于住了口。
  
      史妈妈忙抬起头来,果然对上老祖宗吩咐的双眸。
  
      史妈妈不敢耽搁,起身去一旁方桌上倒了杯温热的茶水。亲自端着茶盏,拿着个长柄银匙,一勺一勺的喂给老祖宗。
  
      咕咚咕咚喝了小半盏茶,老祖宗这才微微撇开头,示意不要了。
  
      史妈妈端着茶盏坐回鼓墩上,继续听候老祖宗的吩咐。
  
      “啊~”下午的时候,你去把贞娘和灵均请来。
  
      “是,”史妈妈答应一声,旋即试探的问道:“老祖宗,您、您想提前进行那个计划?”
  
      “啊啊~~”越老越不懂规矩了。这也是你能问的?
  
      老祖宗用力瞪了史妈妈一眼,没好气的训斥着。
  
      “是,老奴逾矩了,还请老祖宗恕罪!”
  
      想问的问题不但没有得到回答,反而被没头没脑的训斥了一番。可史妈妈却没有半分气恼,因为老祖宗说这话本身,就给出了答案——她确实要提前进行计划。
  
      想了想,史妈妈有些担心的问道:“那、那今天晚上还要袁妈妈去赌钱吗?”
  
      “啊啊~~”要,怎么不要?
  
      老祖宗嘶哑的吼叫着,心里却暗暗得意,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哼,谢嘉树在延寿堂安插了那么多眼线,真当她老婆子不知道吗?
  
      她知道,她都知道。而且她还知道,不止在延寿堂,就是在万家,她的好孙儿也安排了不少人盯梢,只等着她这边行动呢。
  
      哈。行动?
  
      谢嘉树以为她身子不能动了,脑子也跟着锈掉了吗?
  
      四周全是盯梢的人,她会真的成箱成箱的把东西运出谢家?
  
      她又不傻!
  
      老祖宗非但不傻,相反,还很聪明,哪怕在中风的情况下,还是想出了声东击西的法子:故意让袁妈妈去角门那儿设赌局,让谢嘉树误以为她想从角门把东西运出去。当然,她也确实会在深夜时分,让史妈妈领着几个壮硕婆子抬几口大箱子出去。
  
      只是,那箱子里全都是些破瓷烂瓦(中风几年,延寿堂没少更换新瓷器啊),根本不是谢嘉树所想的账册、书籍和书信。
  
      那些真玩意儿,她准备化整为零的一次一次的让谢贞娘母女偷渡出去了。因为现在还是春天,穿的衣服也厚,在裙子里、袖袋里夹带几本书、几封书信,还是非常容易的。
  
      再者,谢贞娘是长辈,就算谢嘉树怀疑,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他也不可能去搜姑母、表妹的身。
  
      而等谢嘉树找到证据的时候,最要紧、最值钱的东西早就把被运出去了。
  
      哈哈哈~~老祖宗真想看看她的好孙儿看到一箱子破烂儿时的表情。那一定很精彩,一定!
  
      原本,按照计划,老祖宗还想再等两日,正好这几天因着谢向晚生病的事儿,谢家大宅内有些乱。老祖宗推算着日子,想着再有个两三天,谢向晚可能会撑不过去。
  
      到那时,谢家内宅定会更乱,而她便趁着这个时候,多让谢贞娘母女两个过来几趟,将那些宝贝全都运出去。
  
      偏偏谢向晚居然醒了,老祖宗气愤过后,又慢慢冷静下来,决定借着今天谢向晚苏醒,谢嘉树几人欣喜之下顾不得其它的绝好机会,悄悄将那事办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