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39章 妙善醒来

第039章 妙善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梦,也不是梦。
  
      谢向晚觉得,在她面前的仿佛是一卷厚厚的史书,记载了一千多年的朝代更迭、历史兴衰。
  
      不不,这么说也不对,因为眼前看到的种种,有那么一小段与她相熟的历史不相符。因为在梦中,并没有她此刻所处的大周朝,历史的长河在元末的战乱中拐了弯儿。
  
      按照谢向晚所熟知的历史,推翻前朝暴政、解救天下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乃是周太祖陈谅。
  
      而梦中的“景象”却告诉她,结束战乱、建立新朝的是一个姓朱的和尚。
  
      这、这怎么可能?
  
      单从这一点,谢向晚料定,梦中出现的朝代更迭,绝对不是真实的历史,而是、而是坊间无聊读书人编出来的话本、传奇。
  
      如果梦里的那些是真实存在的东西,那大周朝又是怎么回事?
  
      她谢向晚又是谁?
  
      好吧,既然不是历史,可偏偏那样的真实,谢向晚只好把这一幕幕的场景当成了一部超长的戏剧来看。
  
      只是在这部戏里,没有周太祖,取而代之的则是明太祖。
  
      这个所谓的明朝经历了二百多年的兴衰,最后被一个黑山恶水出来的少数民族终结。
  
      再然后,王朝覆灭,华夏再也没有了皇帝。
  
      服侍变了,世人的观念也发生着惊天动地的改变,女人不再被关在内宅,而是走出了家门,开始像男人一样做活养家。
  
      再再然后,信息量太多了,铺天盖地的涌入谢向晚的大脑,一时间,她根本无法消化。
  
      如果说梦中那段拐了弯儿的“历史”,让谢向晚觉得可笑的话,那么清之后的场景便让谢向晚觉得荒谬。
  
      像什么千里传音的电话。什么把人装进去的小匣子,还有什么不用马就能拉货物的车子……种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一次次挑战着谢向晚的心理承受底线。
  
      谢向晚想,就是再有想象力的话本作家。也描绘不出她梦中的那些奇景啊。
  
      不管是唐时的陆离,还是大周的谢向晚,闲暇之时,她们都曾经读过一些杂书、话本。在那些书里,书生们任意想象,描绘出了许多光怪陆离的异世界。
  
      比如洞府、仙境啦,比如鬼蜮、地府呀,比如女儿国、怪人国啦,许多有悖现实的幻想被他们用文字描绘出来。
  
      可谢向晚觉得,她正在看的“戏剧”中的场景绝对比任何一本奇闻秩事里的桥段还有稀奇。
  
      梦境还没有结束。就在谢向晚为那“戏”中的种种奇闻而感到惊诧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儿出现在她的面前。
  
      不,也不是出现在谢向晚身边,而是出现在了那“戏剧”中。
  
      谢向晚就像一个旁观者,默默的看着那个小女孩出生、长大、上学……
  
      看着看着。谢向晚不禁产生了一种错觉,那个小女孩儿就是她,而她则是小女孩儿的前世。
  
      渐渐的,谢向晚甚至感觉她好像在与那小女孩儿融为一体,因为,她慢慢能够感觉到那小女孩儿的喜怒哀乐,也慢慢能通过小女孩儿的视角去观察这个稀奇又陌生的世界。
  
      甚至。时间久了,谢向晚衍生出一个错觉,什么前世,什么大唐贵女,什么大周盐商女,都不过是一个梦。庄周梦蝶也好,蝶梦庄周也罢,都是虚无世界。
  
      她不是什么陆离,也不是谢向晚,而是、而是——
  
      不对。停止,快点儿停止!
  
      谢向晚猛地发觉过来,脑中的她并没有实体,而只是一团虚无的意识,但她却忽然发觉,她竟一点一滴的被那个“戏剧”中的小女孩儿吞噬。
  
      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浇下,谢向晚彻底回过神儿来,眼前的各种画面瞬间消失,再次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哦不,也不是绝对的黑暗,谢向晚清晰的感觉到,在这方黑暗中,有两个一大一小的光团儿。
  
      小的那个泛着纯正的白光,而大的那个却带着浓郁的血气。
  
      另外,谢向晚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个大的光团正不断的从小的光团身上汲取能量。
  
      而更让谢向晚心惊的是,那个小的光团儿,貌似就是她的神识。
  
      糟糕,那个不知哪里来的孤魂野鬼企图吞噬她的意识、抢占她的身体!
  
      这可不行,三岁那年,谢向晚已经经历了一回,当时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败了那个谋害了陆离的邪恶女冠的魂魄,并顺利将被封印多年的陆离灵体解救出来,然后与自己彻底融合。
  
      幼时的记忆虽然有些久远,可谢向晚自从与陆离的灵魂融合后,她的记忆力也远超同龄的女孩子,所以清晰的记得那时的场景。
  
      咬紧牙关,谢向晚拼命让自己保持冷静,决不让自己陷入对方的“迷梦”当中,更不让自己被对方吞噬。
  
      “嘿,你这死丫头的警惕性倒是蛮强的,竟险些坏了我的大计,”
  
      那个带着血气的光团儿阴测测的说道:“不过也不怕,哼,我可是受穿越大神眷顾的幸运儿,*死了精神不灭,只待……”
  
      谢向晚疑惑的看着那血色光团,暗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呀,嘴里怎么净说些让人听不懂的怪话?
  
      什么穿越大神?是何方神圣?自己怎么从未听说过?
  
      那个血色光团还在絮叨,说的话里,总夹杂这一些古怪的词语,不过谢向晚到底聪慧,她还是听懂了——对方同自己一样,都是受神佛眷顾的人,虽然已经死了,但魂魄还在,只要抢夺一具合适的躯体,便能重生!
  
      听懂后,谢向晚更怒了,因为那个血色光团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她的神海之中,显然对方要争夺的躯体便是自己呀。
  
      这、这怎么可以?!
  
      谢向晚牢记母亲说过的话,自己的东西,哪怕是再平常、再不值钱的,也不许外人来争抢。
  
      更不说自己的性命了,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染指的。
  
      谢向晚抿紧双唇。冷冷的看着那上蹿下跳的血色光团,心说话,不就是个孤魂野鬼嘛,本大小姐又不是没遇到过。
  
      九年前我能打到那个邪恶女冠。现在我照样能打败你!
  
      血色光团还在炫耀自己有多么的“幸运”,谢向晚已经动了。
  
      黑暗的神海空间里,一个小小的雪白光团儿,缓缓的漂浮着,那动作很自然,仿佛是被微风吹过而轻轻摆动。
  
      其实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觉,那雪白光团是有规律、有方向的漂移着,而它的目光正是那团得意洋洋的血色光团。
  
      忽然,就在血色光团放话让谢向晚“聪明些”、“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当儿。雪白光团猛地跃起,直接扑向那血色光团。
  
      如果光团有嘴的话,便能看到它正张大嘴巴,努力从血色光团身上吸取能量。
  
      不过,饶是它没有嘴。却还是能清晰的看到那血色光团的体积在用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慢慢缩小。
  
      “该死,你给我住口,住口!”
  
      血色光团吃了一惊,她没想到愚蠢的土著们竟然还敢反击。她生前不是看了多少网络小说,每个穿越小说里,都是写着女主顺利穿越、或者重生,可她还从未看到过穿越失败。反被穿越的桥段呢。
  
      按照她的想法,自己肯穿越到这具躯壳身上,是她的福气,她不说好好配合,竟然还敢反抗!
  
      该死,真是该死!
  
      血色光团怒了。也张开大嘴,准备反击。
  
      她的体积终究比谢向晚的体积大了些,能量也充足,虽晚了几步,但从综合实力来看。却是势均力敌。
  
      于是,一片漆黑中,一白一红两个气团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
  
      你咬我一口,我还你一口,两个光团争得你死我活。
  
      神海外,谢向晚本体陷入了昏迷当中,除了偶尔皱皱眉,扯扯嘴角外,竟是没有半点反应。
  
      谢向荣从京里请来的名医们瞧了,也忍不住摇头——这样的怪病,他们从未见过。
  
      而且有几个人经过一番诊治,又详细问询了谢向晚身边的丫鬟们后,给出了一个与程老太医相同的结论:“贵府大小姐不是病了,只是睡着了!”
  
      什么?睡着了?
  
      谢嘉树当场就差点儿翻脸,你丫见过谁家小姐一睡就是好几天的?而且还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不是周氏一直指挥着几个丫鬟时不时的给谢向晚灌一些参汤、补血益气的药汤,谢向晚都有可能等不到大夫前来问诊,就先给饿死了呢。
  
      还是谢向荣理智些,拉住了抓狂的父亲,嘶哑着声音劝着:“父亲勿恼,妹妹还在这里,咱们、咱们有话出去说!”
  
      按照原计划,谢向荣应该是高高兴兴回来喝表叔喜酒的,谁承想,刚从翰林院请了假,准备收拾收拾回家呢,家里的鸽子便送来了紧急消息。
  
      知道妹妹得了怪病,谢向荣急得不行,当下什么都顾不得,四处寻找医术精湛的大夫,银票更是大把大把的往外撒,只求能寻到好的大夫,然后火速带回扬州。
  
      可等他领着十来个名医风尘仆仆的赶回扬州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昏迷不醒的妹妹、惊慌失措的弟弟、焦急无比的父亲以及累得几欲昏厥的妻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