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34章 初现端倪

第034章 初现端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姐,我给你说哦,前日藏书楼的仲秋咏月诗会上,陆大哥以一首‘中秋月’摘得桂冠……”
  
      “阿姐阿姐,你还记得陆大哥画的那副‘洗象图’吗,慧远大师偶然看到,大为称赞,直说是佛教少有的精品,如今那副画已经被慧远大师郑重的收藏到了山光寺的藏经阁……”
  
      “……阿、阿姐,好消息,陆大哥苦思三日,终于破了王姑丈五年前设的竹林残局,引得无数棋林高手前来观战,随后更是对陆大哥赞不绝口,都夸他是棋坛罕见的少年奇才……”
  
      “阿姐、阿姐……”
  
      自打中秋节那日陆离在文苑路藏书楼高调出场后,他便频繁的出现在士子们的面前。
  
      从诗词歌赋到琴棋书画,再到医卜星相,他竟无一不精,每次露面都赢得无数赞誉。
  
      陆离陆原上的大名也开始从扬州兴起,而后顺着大运河南北两头的向外扩散,收获各种称赞的同时,更是拥有了一大批粉丝。
  
      而谢向安小盆友,陆离的小兄弟,早已进化为了他的脑残粉。
  
      陆离每次大出风头后,谢向安都乐颠颠的跑来找姐姐分享。
  
      是以,哪怕谢向晚从未刻意打听陆离做了什么,有谢向安这个小喇叭,她还是知道了陆离的全部“事迹”,只听得她耳朵长茧。
  
      “卖弄!”谢向晚低声咕哝了一句,其实吧,二字在彼时是个褒义词,含文采、才情之意。
  
      但从谢向晚嘴里说出来,却有点儿暗讽的意味儿。
  
      “不是卖弄,陆大哥是有真才实学的人,并没有因为杂项而荒废的正经课业。他写的几篇策论,连许多名师、大儒读了都忍不住拍案叫好呢。”
  
      作为陆离的脑残粉,谢向安虽敬畏姐姐。但还是忍不住帮偶像兼大哥辩解。
  
      谢向晚撇撇嘴,凉凉的说道:“真有这么好?”
  
      心里却暗暗嘀咕:啧,这陆二少爷还真能折腾呀,想当初他考中探花的时候。估计也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呢。
  
      现在倒好,不过是装了几天的名士,竟然还真让他闯出了自己的名号。
  
      “那是自然,”谢向安用力点了点小脑袋,颇为自豪的说道:“姐姐莫忘了,陆大哥可是圣人钦点的探花郎啊,他的文章、见识,就是圣人也颇为赞赏呢。”
  
      没错,这才是陆离能迅速成名的重要原因之一。
  
      谢向晚放下手里的笔,拿起湿帕子擦了擦手。心中盘点着陆离能成功的原因:
  
      首先,自是陆离确有真才实学,且不止是关注一点,各个门类他都有所涉猎,妙的是每一类还都有几分擅长。
  
      文无第一。可耐不住这厮懂得多呀,在同科进士中,陆离的棋下的最好,在一干棋林高手中,他的古筝弹得最好,而在一群……
  
      这样一对比,陆离便很快能从诸多读书人中脱颖而出。成为旁人眼中全能型的才子。
  
      第二,陆离能迅速被天下读书人认可,他的探花郎身份功不可没。话说,没有通过科举的名士还算是名士吗?
  
      虽然这句话有些偏颇,但没有考中科举,没有朝廷的认可。根本就不能在读书人中混下去。
  
      什么,你说你有旷世之才,好呀,考个状元先?
  
      什么,你说你不屑于科举。我呸,你丫是不想考呀还是根本就考不上?
  
      文人相轻,自古有之,想要让读书人敬佩,那就必须能经得住统一标准的考验——科举。
  
      第三,便是陆离的年纪,他今年虚岁才十七岁呀,便有如此才学,就是再苛刻的老学究,也不得不赞一句“少年可畏”。
  
      除此之外,陆离的国公府少爷出身,以及他满满的私房钱袋子,也是他能成为名士的原因之一——出身高贵,出手阔绰,有才有德,简直就是传说当中的魏晋风雅名士啊。
  
      是以,陆离的名声越来越响,到九月万寿节的时候,连圣人都听闻了他的名头,特意下旨命他回京面圣。
  
      回到京城,陆离将“高调”进行到底,面圣的时候谈吐不凡,引得圣人欣赏不已,在随后的圣人寿宴上,直接献上了一曲《秦王破阵曲》,让与会的人惊叹连连。
  
      拜周太祖所赐,大周的历代皇帝都很推崇盛唐,而盛唐的缔造者之一——李二陛下更是周皇室的集体偶像。
  
      而《秦王破阵曲》这种猛拍李二陛下马屁的作品,在大周亦是备受推崇。
  
      只可惜唐后的几番战乱,包括《秦王破阵曲》在内的许多唐宫廷舞乐都失传了。
  
      即便流传下来的也是残卷。
  
      陆离编排的这支舞曲,是他根据残卷以及唐时的一些诗歌、古乐谱,加上他自己的乐理修养而“复原”出来的。
  
      经由现场观看的“专家”判定,这应该是最接近史实的一种。
  
      气势恢宏的乐曲,英姿勃发的舞步,再加上歌功颂德的唱词,陆离借《破阵曲》狠狠拍了当今圣人一通马屁,让日渐年迈、时常怀念过往岁月的老圣人只觉得身心舒畅。
  
      看着那一对对身着甲胄、手持长矛的兵士们跳着唐时的舞曲,圣人感觉自己仿佛也焕发了新春,一股子豪情从心底升起——爱子早逝又如何,他还有聪明能干的孙子,他的孙子定会像他一样,成为一代明君。而他陈家的江山也将万古长青!
  
      圣人开心了,看向陆离的目光也充满慈爱,当场给他点了无数次的赞,其间还不忘自夸一下自己的眼光,这孩子可是他钦点的探花郎呀。
  
      能进宫参加寿宴的基本上全都是朝中的权臣、勋贵和宗室,这些人都是眼明心亮的人,见圣人看重陆离,心中忍不住打起了小算盘,尤其是家中有待嫁女子的人家,看向陆离的目光无比灼热。
  
      唔,陆离,定国公府的二少爷,却不是什么纨绔。而是少年英才,如今更是入了圣人的眼,虽还只是个白身,但前途不可限量。
  
      这样的好儿郎。可以招回家做女婿嘛。
  
      而圣人呢,一时高兴便赏了陆离一个翰林院修撰的官儿,正五品,不高也不低,胜在清贵,且极有发展潜力。
  
      可陆离竟然再次谢辞了,拒不受官,让在场的人下巴掉了一地。
  
      陆离的老子陆侯爷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若不是在御前,他恨不得把这个小子拖到身边一通胖揍:你个熊孩子。你脑子被驴踢了呀,到底知不知道好歹?
  
      圣人赐官,这是多大的荣耀,赐的还不是混吃等死的虚职,你居然还敢谢辞。
  
      最让陆侯爷生气的是。这、这不是第一次了,去年这小子考中探花的时候,按照惯例,本来可以直接入翰林院,结果这小子硬是不去,白白浪费了大好机会。
  
      如今更是一辞再辞,陆侯爷真想揪住不孝子的脖子。吼一句:你小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止陆侯爷纳闷,就是圣人也想知道陆离为何不愿做官。
  
      时时不忘装十三的陆离回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言下之意很明白,学无止境,他只一心探索学问,做官什么的太耗费精神。他不想在这等俗物上浪费时间。
  
      圣人无语,静默许久才扭头对早就气得一佛升天的陆侯爷说道:“你家这二小子竟颇有几分魏晋名士的风范!”
  
      得,圣人金口玉言,他都说陆离是“名士”了,天下谁人敢反对。
  
      陆离辞了官职。只落了个虚名,在旁人看来有些傻气。但这并没有减少大家想要招他做女婿的热情。
  
      甚至,现如今的陆离比他刚考中探花的时候还要受欢迎——探花不稀奇,三年就有一个,倘或遇到什么大喜事而加开恩科,状元探花什么的更多。
  
      而名士就不同了,大周朝立国近百年,历数下来统共才出了多少名士?
  
      折算下来,一二十年能出一个就不错了。
  
      陆离小小年纪就有了名士的头衔,且出身、功名、学识摆在那里,他想入仕根本就是抬抬手的事儿。
  
      如此有前途的少年郎,堪称宝贝呀,家里的女孩儿若是嫁给他,将来定有大造化呢。
  
      就连圣人也有些动心,他还有几个女儿没有招驸马呢。
  
      陆离瞬间成为京城钻石得不能再钻石的王老五,因着太受欢迎了,弄得定国公太夫人和夫人都不敢随意插手他的婚事了。
  
      没办法,陆离现在的条件太好了,以自家外孙女/侄女的家世,根本就配不上人家呀。
  
      哪怕陆离是她们的孙子/儿子,面对那么多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太夫人和夫人也不好轻易开口了。
  
      就在圣人准备召陆侯爷进宫商量“结亲”大事的当儿,陆离这小子又出幺蛾子了。
  
      许是万寿节的那支《破阵曲》太成功了,让陆离平添了许多底气,原就对“修复”古曲很感兴趣的他,干脆一头扎进了残破不堪的古乐谱中。
  
      这原也没错,可问题是,陆离研究的方法有些不对。
  
      也不知道脑袋里的哪根弦搭错了,陆离研究研究着,竟研究到了秦淮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