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32章 天下无敌

第032章 天下无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直以来,王承只是觉得自家人冷血、自私、且急功近利,但今天他才猛然发现,他还是低估了王家的人。如果说,冷漠什么的是性格上的“特点”,那么无耻便是道德上的缺失了。
  
      没错,就是无耻!
  
      王承只觉得胸中堵得厉害,深深的吐了口气,他扬了扬手里的纸张,“你说家里丢了些藏书,而这上面罗列的便是丢失书籍的详单?”
  
      王乾端着茶盏,轻轻吹着上面的茶叶梗,并不抬头看他,淡淡的应了一声,“没错,我方才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嘛!”这堂弟,也真是的,年纪轻轻的耳朵就出了问题。
  
      王承当然听得出堂兄的言下之意,一口老血梗在喉间……用力吞咽了下,他再次确认的问道:“你,哦不,是家里人有没有搞错?!”
  
      王乾轻啜两口,细细品味了下,而后微微颔首,赞了句:“茶叶不错,这烹茶的山泉水也不错。”
  
      “王三郎?”王承的脾气原就不怎么好,对上前来找麻烦的堂兄更是满肚子的火气,见王乾还在那里伪名士的装十三,口气愈发不善。
  
      缓缓放下茶盏,王乾终于给了王承一个眼神,只是那目光仿佛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说话的语气更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倨傲,“阿承,你好歹也是个誉满天下的名士,怎么这般耐不住性子?还有,我方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怎么还一问再问?难不成你耳朵出了问题?如果身体不舒服,就早些去看病!”
  
      “呼~~”
  
      王承长长呼了口气,原来他没有听错,更没有看错,王家的人果然做了件无耻至极的事。
  
      更让王承无法接受的是,对面的王乾竟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做了这样的事儿,人家非但没有丝毫羞赧。反而、反而还有些趾高气昂的姿态。
  
      刹那间,王承终于顿悟了,难怪他在王家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除了父母的原因外,最重要的是。他和家里的那群人有着本质的区别。跟“出色”的王家人相比,他真是图样图森破啊。
  
      王承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就算自己修炼一辈子,也达不到家里人的水准,旁人不说,单是面前的堂兄,他也无法追赶、更不用说超越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王承慢慢的收敛了心情,将书单放在炕桌上,冷冷的问道:“堂兄。这是族里的意思?”
  
      王乾挑起一边的眉毛,有些讶然,那表情,仿佛在说‘你丫明知故问啊’,不过看到王承的表情不太好。还是给出了答案:“是祖父的意思!”而他们的祖父是族长,他的话,自然也代表了整个家族。
  
      “呵~”王承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堂兄,这样做是不是太、太不厚道了?”毕竟自家人,王承还是不想用“无耻”这个词。
  
      “嘁~”王乾很不以为然的轻嗤一声,道:“我们家丢了东西。前来索要,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何谈什么‘厚道’不‘厚道’?”
  
      “我们家的东西?”王承实在听不下去了,抓起炕桌上的书单,将手伸到王乾面前甩了甩,道:“王三。你确定这是咱们家的东西?”
  
      书单上所列的分明就是谢家藏书楼的藏书,且是收藏在三楼的绝世孤本、珍本。
  
      谢家所建的藏书楼一共有三层楼,一楼是茶社、食肆,二楼收藏的是自清书坊印制的精品,以及市面上可以买得到的书籍。
  
      谢嘉树为了给谢家树立形象。以及帮谢向荣积攒声望、增加人脉,大方的表示,藏书楼的二楼免费向全天下的读书人开放。凡是喜欢读书的人,都可以到谢家藏书楼的二楼借阅图书,想要抄录的,藏书楼还会免费提供笔墨纸砚。
  
      如此一来,还真吸引了不少寒门士子,谢家的名声在仕林中也好了许多。
  
      而谢向荣呢,也没有辜负了藏书楼这个极好的平台,每隔几日便会在藏书楼一楼的茶楼举办诗会,以文会友,与一干读书人做做诗、谈谈文章、讨论时政,很是热闹。
  
      有时王承闲了,也会过来搀和一脚,若是遇到感兴趣的话题,也会发表一些自己的见解。
  
      名士就是名士,学识渊博,见识非凡,与会的读书人听了王承的话,都会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最初的时候,前来赴会的只是扬州本地的读书人,时间久了,又有王承这个金字招牌,发展到后来,扬州附近、乃至京城的文人也闻讯赶来。
  
      一时间,谢家藏书楼文人汇集,连带着附近的几个茶楼、客栈也满是文绉绉的读书人,与之相关行业的商人也闻讯而动,在谢家的刻意引导、经营下,藏书楼所在的那条街道竟成了“文人长廊”,一进巷子口,一股浓浓的文化气息便扑面而来。走在巷子中间,入眼的皆是专售书籍、笔墨纸砚的铺子,随便遇到个人,也是身着襕衫、头戴儒巾的读书人。
  
      两年经营下来,谢家藏书楼在江南也有了不小的名气。即便王承和谢向荣游学的那段日子里,藏书楼也没有沉寂下来,每天依然有大批的读书人前来借阅、抄录书籍。
  
      不过,他们活动的范围仅止于一、二楼。
  
      因为藏书楼的三楼是不对外开放的,哦不,确切说是不完全对外开放的,如果想要进入顶层,必须有一定的功名、或是在仕林中有一定声望的人。
  
      对此,谢家也有解释,“三楼收藏的多是汉末、魏晋至隋唐时期的古籍,异常珍贵,且门类繁杂,不是专注其中的人,无法真正领悟其中的要义。”
  
      起初众读书人很不忿,觉得谢家是“狗眼看人低”,后来某位扬州有名的大儒有幸在三楼待了半日,出来后,激动的对友人说,“竟然有《夏侯阳算经》,这、这本书不是说已经失传了吗?还有《归藏》,这书不是也早已毁于魏晋战火了吗?还有……”
  
      老先生太激动了,竟语无伦次起来。让友人不禁瞠目,暗道:这谢家的藏书楼里竟都是宝贝呀。
  
      老先生只是诸多进入藏书楼顶层看书的人之一,他的反应也是最正常的,但由此许多读书人推断出一个结论:谢家藏书楼的三楼藏书无比珍贵。价值连城都不足以诠释其真正的价值。
  
      试想,若是自家有这样的图书,定会严严实实的藏在家里,就算是关系莫逆的亲友想借阅,也要思量再三。
  
      而人家谢家,只是提了些要求,却还是肯向外借阅,足见其心胸与诚意啊。
  
      相反的,如果谢家不设任何门槛,敞开了让人借阅。那才会引起真正读书人的抗议呢——那是对孤本、珍本的亵渎!
  
      如此一来,再也没有人非议谢家“不公平”,而是纷纷努力,争取早日能有资格进入顶层借阅。
  
      当然,也有心思活络的。想方设法的从那些去过藏书楼顶层借阅的人手中“借书”——谢家为了照顾真正的爱书人,准许进入三楼的人可以抄录一本书回去。
  
      对于抄录出来的书,谢家并没有强制大家不许外传,不过,每个抄书回去的人,无不把这书当成宝贝,家里人都不轻易展示。更不用说外借了。
  
      所以,尽管谢家准许外人抄书,但那些孤本、珍本等古籍并没有流传开来。
  
      甚至大家都不知道藏书楼顶层到底有怎样的书籍。
  
      可王承手里的这个书单,竟罗列了二十几本藏书楼顶层珍藏的书籍,王承不禁冷笑,“哼。你们还真是有心了!”
  
      从这张书单可以看出,王家为了把旁人家的东西变成自己的,着实下了不少功夫。
  
      王承的冷嘲热讽,王乾瞧了很是不喜,眯了眯眼睛。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们王家要拿回丢失的宝物,自是要周全准备。”
  
      王承胸中的怒火翻滚,他冷笑两声道,“我好歹也在王家的藏书阁混迹多年,却从来未曾见过这些宝物,反倒是在谢家才看到这些书。”
  
      不能怪王承生气,因为这张书单中,有一半以上的书名是他透漏出去的。
  
      放眼天下,他是唯一一个可以任意进入藏书楼顶层借阅的人。
  
      像天下所有的读书人一样,亲眼看到那么多传说中早已失传的古籍,王承激动、狂喜过后,便想寻人分享。
  
      于是,他在与一些故交写信的时候,便不由自主的提到了一些。
  
      而那些亲友中,便有王家的姻亲和世交。
  
      ……用力闭了闭眼睛,王承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件事的真相如何,你我都清楚,这里也没有外人,你给我说句实话,你们到底想怎样?”
  
      王乾伸手捋了捋颌下长须,笑道云淡风轻,“瞧你说的,什么真相,什么实话,我说的都是真话,而王家说出的就是真相!”
  
      这话说得傲气十足,王乾也有骄傲的资本,谁让他出身名门呢。
  
      世情就是如此,哪怕那些古籍如今被谢家收藏,只要王家放出话去,说那些古籍是被某个不肖子孙(比如王承)偷渡出来转给谢家的,不管事实如何,乍闻此事的人,下意识的会相信王家。
  
      王家是什么人家?隋唐时便兴盛的豪门望族,家族历史比大周朝的历史都长,家中子弟世代读书,故交、门生遍布天下。
  
      而谢家呢,又是什么门第?不过是个出身市井的草根,靠着贩盐发家,哪怕跟太康谢氏连了宗,也洗不去那一身的铜臭味儿。
  
      这两家相争,定是谢家的错啊。
  
      也正是有这份笃定,王家才敢出此计策。
  
      迎上王承问责的双眸,王乾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什么都不要,只要寻回王家丢失的宝贝!”
  
      无耻,真是太无耻了!
  
      王承对家族彻底绝望了,恼怒之下,直接把王乾父子扫地出门。
  
      ……
  
      “这件事都怪我,舅兄,你们该怎样办就怎样办,无需顾忌我!”
  
      王承羞愧的对谢嘉树说,有这样的家人,真是让他没脸见人呀。
  
      谢嘉树细细的将那书单上的书目看了一遍,便将纸递给身侧的谢向荣。他则心平气和的对王承道:“先生无需自责,藏书楼的名声越来越响,就算先生不说,也会有旁人说。而王、王家既然想打这些古籍的主意。防是防不住的。”
  
      谢向荣默默的看完书单,转手交给了周氏。
  
      抬眼看到先生满眼自责的模样,很是不忍,劝慰道:“父亲说得对,先生,您千万不要多想。咱们家当初将二楼开放的时候,便预料到会有人借此发难,不是王家,也会是别家。”
  
      这是实话,谢向晚拿出这些古籍的时候。就猜到会有人觊觎,因为这些东西太招人了。
  
      只是他们没想到是王家第一个跳出来,原以为会是谢家先开口呢。
  
      不过也无所谓了,不管是谁想打这些古籍的主意,谢家都有后手。
  
      谢向晚点头。笑道:“是呀,先生,其实我倒有些感谢王家呢,若不是他们出手了,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将此事推出来!”
  
      说着,谢向晚冲着谢嘉树和谢向荣使了个眼色。
  
      谢嘉树会意,拉开书桌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本写好的折子,递给坐在对面的王承。
  
      王承有些不解,但还是接了折子,慢慢展开,一目十行的读了起来。
  
      “这、这……”
  
      草草看完折子,王承的脸色变幻不定。“你们早就准备这么做了?”
  
      看完折子,王承才明白谢向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封折子是谢向荣亲手起草的,内容主要讲的是,下个月便是圣人六十圣寿,为了庆贺这一神圣而伟大的日子。扬州举人谢某敬仰圣恩,特将家中收藏的经史子集等图书共计九百九十九卷,悉数献给圣人做寿礼,图书中包括汉末至盛唐的失传古籍九十九卷!另附详细书单一份!
  
      当然,折子不可能写得这么简单,谢向荣的文章还是颇能看的,通篇骈四俪六,辞藻华丽,语句动人,字里行间洋溢着对圣人的无限崇敬,话里话外都表流出对圣人功德的歌颂与赞扬。
  
      不过是“献书”这么一件事,谢向荣硬是洋洋洒洒的写了上千字,狠狠的拍了一通圣人的马屁,却还让人挑不出什么不妥。
  
      盛世修史,而古籍重现也是盛世的一种体现呀。
  
      所以,任谁看了这奏章,也会跟着附和一句:都是圣人仁德,不止天下归心,就连这“失传已久”的古籍也都赶着来为圣人贺寿呢!
  
      “没错,先生也看过那些书,应该知道,以谢家目前的能力,是保不住那些书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谢向荣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道理,他有些无奈的说道:“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想着能独占那些书。”
  
      谢向晚接过话头,“与其被旁人算计了去,还不如进献给朝廷。”
  
      这样不但能消弭祸事,还能帮谢向荣在皇帝跟前刷一刷存在感,尤其明年谢向荣要参加恩科,若能在那之前在皇帝案头挂个号,他日殿试的时候,定会有所回报呢。
  
      之前谢向晚还在想,看什么时间用什么借口进献,还要献得让旁人说不出话来——好好的宝物,无缘无故的献出来,是人都会怀疑谢家的居心,甚至还有那别有用心的人朝谢向荣身上泼脏水,说他是用古籍换前程什么的。别说什么仰慕圣恩、心系朝廷,这话太假!
  
      现在好了,有了王家的算计,就算这事儿不能明说,但该知道的人谢家都会让他们知道,如此一来,大家也就明白了,唉,谢家真倒霉,被人逼得只能将宝贝献给朝廷!
  
      唯一炮灰的便是王家,偷鸡不成蚀把米。
  
      王承什么人呀,将整件事在脑中过了一遍,便想明白了,他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
  
      周氏见了,忙略带愧疚的说道:“就是连累了王家,先生不要怪我们才好,实在是……唉~”
  
      “……”王承无语,他还能说什么,王家就算名声受损,那也是咎由自取,谁让他们心生贪念,惦记人家的宝贝呢,所以活该被人家算计。
  
      好一会儿,王承才幽幽的说道:“放心。我、我绝不会怪你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