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14章 周家服软

第014章 周家服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老爷和陈氏齐齐变了脸色,这个儿媳妇,真是越来越蠢了,这样的话竟然也说得出来。
  
      夫妻两个对视了一眼,默默交换了个眼神。
  
      陈氏轻咳一声,正欲开口,不想周至礼已经抢先开口了,只听他冷声训道:“你给我住嘴,父亲、母亲还没有开口,哪儿轮得到你浑说了?”
  
      周至礼虽然有些拎不清,但也不是真的蠢到家,他好歹是侯府少爷,又是做过世子的人,脑子虽不如几个兄弟好使,却至少会看人脸色。
  
      方才父母眼中闪烁的恼怒,周至礼也瞧得分明,为了防止妻子再说出让父母生气的话来,他只得先开口。
  
      周至礼训完了老婆,又故作为难的想了想,扭头对正位上的二老道:“不过,父亲,母亲,童氏的话虽有些不妥,可也不是全无道理。那谢家,确实有些放肆了,就算咱们周家落魄了,可也不是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他们怎么能这般对咱们?真是狗眼看人低。”
  
      一边说着,他还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坐在陈氏身侧的周安然,说:“这样的见识浅薄、粗鄙无状的人家,侄女儿嫁过去也太委屈了。”
  
      童氏被丈夫当众训了,一点都不觉得难堪,只微微垂下头,故作忏悔装,然而她低着头的时候,眼珠子还骨碌骨碌的转个不停,显是又在打什么主意。
  
      听了丈夫的话,竟是隐隐的在附和她的提议,她不由得心中得意,猛地抬起头,连声道:“是呀是呀,三爷说的极是。父亲,母亲,咱们周家好歹是京城赫赫有名的望族,就算没了爵位。那也是绵延上百年的大家族,岂能与盐商做亲?原本,咱们肯把侄女儿嫁给谢家,已经是给了谢家天大的面子。他们谢家该感恩戴德才是,结果呢,他们、他们却把咱们当做穷亲戚一样随便丢了些银钱就打发出来了,这、这也太狂妄了!”
  
      周至礼和童氏不愧是夫妻,两人的脑电波总能在一个波段上。
  
      听完童氏的话,周至礼不住的点头,“父亲,既然谢家这么不知好歹,这桩亲事索性就此作罢,侄女儿这么好的姑娘。原就是当诰命夫人的命,岂能便宜了那盐商子?”
  
      童氏也点头如捣蒜,“是呀是呀,母亲,我可听说了。四弟未来的上司冯大人家中还有两个儿子,年纪与侄女儿差不多,都还没有成亲,如果能——”
  
      周至礼夫妇越说越来劲,话题竟是一路从‘谢家狂妄’说道了‘周安然嫁入冯家的种种好处’,最后周至礼更是冲着周至义眨眼睛,暗示:弟呀。哥都帮你帮到这个份儿上了,以后飞黄腾达了,可千万别忘了哥的好啊。
  
      周至义额角抽搐,放在膝上的双手收缩、收缩,最后握成了拳头,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理智提醒他。面前这人是他亲哥,且是一母所出的亲哥,他真想一拳捶过去。
  
      人,可以蠢,但怎么能蠢成这样。
  
      难道三哥三嫂忘了此刻他们所住的宅院到底属于谁?
  
      还有。他周至义能从西北卫所调入京城做武将,又是靠着谁给的银钱铺路?
  
      唉,如今他们家还需要谢家供养呢,他的好三哥就想一脚踹开谢家,如此的短视,如此的忘恩负义,如果被外人知道了,谁还敢跟周家人打交道?
  
      而被周至礼夫妇反复提到的周安然脸上异常的镇静,唯有心里暗暗咂舌:她早就知道三叔三婶不是‘凡人’,但今日瞧了,还是让她大开了一回眼界。
  
      啧,真是一对奇葩呀,如果不是周至礼长得与周老爷子有三四分相似,周安然都忍不住怀疑他不是周家的人——明明周家的男人都很聪明的说,怎么轮到周至礼就变成了个蠢货?
  
      难不成他们没有明白今日为何会被赶出谢家?明明人家谢家早就在谢家园林旁准备了上好的客房,安排了最好的侍从,招待周家人。
  
      可恰是因为童氏的一通胡搅蛮缠,才惹怒了谢向晚,最后连带着她和周安歌也一起被扫地出门了。
  
      谢向晚此举,除了表示对童氏的严重不满外,更多的还是一种提醒(或曰警告),人家是想用实际行动告诉周家,谢家不是冤大头,没道理捧着大把的银钱供养你们,结果还要受你们的冤枉气。
  
      可……周安然默默的叹了口气,她的好三叔和好三婶,直至现在都没有领会谢向晚的深意呀。
  
      至于她和谢向荣的婚事会不会起波澜,周安然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祖父和祖母不是三叔夫妇,绝不会做出这等蠢事。
  
      再者说,别看周至礼口口声声说什么‘周家把周安然许配给谢家’,但事实上,当初做主议亲的是王承。这年头虽然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也要看具体的情况。
  
      周安然没了父母,而王承是父亲的好友至交,由他出面,倒也无算逾矩。且那时周安然又是个‘官婢’,她的婚嫁皆有主人做主。
  
      所以,在周安然的婚事上,周家其实并没有发言权。
  
      既然周家没有资格订婚约,自然也就没有资格毁婚约,而且周家还需要谢家的资助呢,哪会真的放弃这么大的一座移动金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