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05章 周家人一

第005章 周家人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向晚的笑容微敛,淡淡的说道:“陆二少爷?他又怎么了?这些日子不是跟你城里城外的玩得很开心嘛?”
  
      不是谢向晚记仇,因着陆离说过她一个‘胖’她就记恨上了他。
  
      一来,谢向晚没这么小气,二来,谢向晚自己并不觉得自己胖(若是照着盛唐的标准,她还稍嫌消瘦呢),既然自己都不认为是缺点,旁人说一说又能怎样?
  
      再者,谢向晚可以感觉到,陆离说那句‘胖’的时候眼中并没有恶意,显然并不是嘲笑她。
  
      她那时会变脸,主要是觉得当着众人被个外男谈及自己的‘体重’,未免有些不妥,绝没有什么伤自尊之类的想法。
  
      她之所以想与陆离拉开距离,主要还是那天谢嘉树的话提醒了她——她,谢向晚已经十二岁了,到了该议亲的年纪了。
  
      她虽把陆离当做朋友(亦或晚辈)看待,但他终是外姓男子,还是个处于适婚年龄的未婚男子,她若是再像小时候那般,毫无顾忌的跟陆离交往,定会引来旁人的误会和非议。
  
      自古至今,社会对女子的要求总是更为严苛,谢向晚远比同龄女孩儿更明白名声对于一个女子的重要性。
  
      所以,陆离什么的,自己还是离他远一些吧。
  
      谢向安感觉到姐姐的冷淡,怔愣了下,呆呆的问道:“姐姐,您怎么了?难道真的生我气了?”姐姐一向最疼他,偏他刚才为了卖关子故意喊了‘救命’来骗姐姐,真是太不应该了。
  
      谢向晚低头看向弟弟,见他扭缠着胖胖的小手指,小胖脸上写满纠结与担心,稍一思索,便知道弟弟担心什么,复又扯出笑容,柔声道:“没有。我怎么会生阿安的气?”
  
      虽然刚才那一嗓子‘救命’真吓了她一跳,但很快就平静下来,弟弟还小,且正处在顽皮的年龄。喜好玩闹,也是正常,只要不太过分,她都不会责怪,更不会生气。
  
      抬眼见姐姐一脸温柔的笑容,谢向安脸上的纠结一扫而光,笑嘻嘻的攀上姐姐的胳膊,急声道:“姐姐,姐姐,快点儿帮帮陆大哥吧。他都快愁死了呢。”
  
      谢向晚原想着直接拒绝,并严词告诉弟弟所谓的‘男女大防’,可一碰上弟弟那充满信任与期待的目光,她又忍住了。
  
      她知道,在弟弟心目中。她这个姐姐几乎是万能的,不管是什么困难,只要他求到姐姐跟前,姐姐都能帮他圆满解决。
  
      想了想,谢向晚还是默默叹了口气,和煦的问道:“哦,陆二少爷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谢向安眼睛亮闪闪的。用力点点头,略带同情的反问道:“姐姐应该知道,陆大哥的祖母和母亲都偏爱他的世子哥哥,并不喜欢他?”
  
      谢向晚点点头,五年前她就知道了,也正是在家里得不到任何关爱和认可。陆离才会中二病发作,并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
  
      如今陆离有出息了,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早就隔膜的感情,又怎会这么快的复合?
  
      就算重新粘合起来了。可中间始终有裂纹,一如那重圆的破镜。
  
      联想到定国公府的复杂情况,谢向晚没怎么用心的猜测道:“难道又是那位太夫人觉得陆二少爷太出色了,抢了宝贝孙儿世子的风头,又整天借机训斥陆二少爷?还狠心的四处造谣,说陆二少爷不孝、不悌?”
  
      这些都是几年来从谢向安嘴里听说来的,而京中的线报告诉她,陆家太夫人也确实干过这样的事儿,还干了不止一次。
  
      说起定国公府的那位太夫人,也真是个偏心偏到脚底心的奇葩,同样是嫡出的孙子,对大孙子就百般疼爱、庇护,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当宝贝一样供着。
  
      而对二孙子却似看仇敌,不但没有半分慈爱,还处处为难、处处苛责。
  
      陆离小时候着实受了不少苛待。
  
      其实就是现在,陆离高调考科举,出色的成绩让他俨然成为京中权贵子弟的楷模和标杆,是所有权贵和高官家长嘴里的‘谁家的谁谁谁’,出门便是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赞誉声更是不绝于耳,风光无限,但回到家中,他却依然是个不受待见的苦逼少年。
  
      而更令谢向晚不解的是,太夫人不待见陆离也就罢了,陆离的亲娘国公夫人竟然也不喜欢他。
  
      如果说陆离顽劣得天怒人怨倒也好说,偏这人,嘴巴虽毒了些、人中二了些,但总体而言却是个知学上进的好少年。
  
      若是正常一点的母亲,有个如此能读书,能给她争脸面的儿子,定会欢喜的把儿子当祖宗一样伺候着呀。
  
      哪会像定国公夫人那般,对陆离爱答不理,那模样简直就跟恶毒继母有的一拼。
  
      要谢向晚说,还不如是继母呢,至少稍微有点儿脑子的继母,为了面子或是名声什么的,都不会明着虐待陆离。这话虽然听着不厚道,可定国公夫人也确实太过分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