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62章 最后王牌

第062章 最后王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袁氏领着谢向意站在一旁,原本照着老祖宗的吩咐,是让她和谢贞娘一起去迎接、招待贵客。
  
      老祖宗的意思很明白,她已经知道了谢穆青的身份和学识,想着自己的外孙女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女夫子。如果谢贞娘母女、不管哪一个投了谢穆青的眼缘,请她指点万华年一二,那也是极好的呀。
  
      万华年翻过年去就要九岁了,虽然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但距离谈婚论嫁也没有多久了。
  
      老祖宗知道,她的贞娘是个软弱的性子,没什么担当,唯一能依仗的就是自己这个老不死的亲娘和一双儿女。
  
      原本,老祖宗还寄希望于谢嘉树,希望他能善待谢贞娘母子三个,毕竟谢嘉树一直以来都表现得非常厚道,就算谢嘉树对谢贞娘这个嫡亲的姑姑没多少感情,可看在她这个老祖宗的面子上,日后自己去了,谢嘉树应该也会好好照顾谢贞娘一家。
  
      但几个月前的那场祖孙冲突让老祖宗清醒过来,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子终于长大了,翅膀也硬了,老祖母对他的影响力也大大减退了。
  
      这种感觉,让老祖宗很不舒服。
  
      所以,在谢嘉树离开扬州的这段时间里,老祖宗做了点小动作,为了确保计划的顺利进行,她甚至不惜动用了一颗埋藏多年的钉子。
  
      老祖宗的目的很明确,既然谢嘉树不听话、不受控制,那么就让他彻底消失,然后再换一个听话的人上去。
  
      谢向荣和谢向安是谢家唯二的男丁,当时谢向荣跟在谢嘉树身边,且他已经考中了秀才,将来注定要走科举入仕的道路,经商什么的,恐怕再难沾手。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谢向安了。
  
      唔。谢向安好呀,他今年才三岁半,正是教什么是什么的年纪。
  
      距离他成年也有十几年的时间,而这期间。老祖宗便能继续做谢家的‘老祖宗’。
  
      只可惜小洪氏死死抓着谢向安,竟是半点机会都不给,让老祖宗很是气闷,白白毁掉了她的计划。
  
      单冲这一点,老祖宗能给小洪氏好脸色才怪呢。
  
      接着又传来谢嘉树顺利寻到先祖、认祖归宗的消息,让老祖宗着实担心了些日子,唯恐精明的孙儿查到了些什么。
  
      但很快埋伏在谢嘉树身边的眼线再次传回信息,虽不是什么重要的消息,但让老祖宗安了心——那人还能传递消息,表明还没有暴露呀。
  
      老祖宗总算放下心来。回信让那人先安分些,待谢嘉树什么时候放松警惕了,再动手不迟。
  
      老祖宗这回是下定决心了,一定要趁着谢嘉树不在家的时候把他弄死。
  
      然而,谢嘉树太精明了。哪怕出门在外也诸事讲究,吃食什么的更是万分小心,直到他们在外面绕了一圈、返回扬州,那人也没有找到再次下毒的机会。
  
      计划失败了,但生活还要继续。老祖宗想得明白,既然短期内不能让谢嘉树消失,那么她还需要跟这个孙子继续‘祖慈孙孝’下去。
  
      虽是如此。老祖宗却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什么都不管的做个老封君,而是小动作频频,什么打压小洪氏啦,什么拉拢袁氏搞制衡啦,总之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谢家内宅里的大戏一幕又一幕。很是热闹。
  
      出自之外,老祖宗也没有忘了女儿一家,想方设法的利用谢家的关系帮谢贞娘母子三个筹谋。
  
      万华堂已经被她托了关系送进一家极好的书院,且还悄悄与京城的一些故交重新联系上,那些人可都是谢万金留下的人脉。有做官的,有做皇商的,都能跟官府递得上话。
  
      有这些人帮衬着,只要万华堂没有蠢到天怒人怨,明年春天回京城参加童子试定能考中。
  
      至于万华年,老祖宗也有安排。
  
      公孙大娘兴办的闺学是不成了,但天底下有名的女夫子又不是只有一个,只要有钱、有关系,还是能请来几位好的女夫子的。
  
      而就在老祖宗忙着命人寻找的当儿,谢嘉树那边传来消息,说他已经与太康才女谢穆青连了宗,诚挚邀请谢穆青来扬州小住,而谢穆青也欣然答应了。
  
      自那日起,老祖宗便开始想着如何让万华年投到谢穆青的门下。
  
      今日的迎客宴只是个开始,老祖宗深知‘第一印象’的重要性,且亲去迎接什么的,很能表明一个人的态度。所以她才会压着小洪氏,反而让谢贞娘和袁氏去接待谢穆青一行。
  
      但刚吩咐完,老祖宗又发现此事不妥,按照族谱上的关系,谢穆青是谢嘉树的妹妹,而谢贞娘却是谢嘉树的姑姑,让一个长辈去迎接一个晚辈,多少有些过于巴结。
  
      就算谢家是盐商,那谢穆青是世家才女,也没有这么卑躬屈膝的。
  
      所以,现在站在谢穆青身边,恭敬的与她说话的只有穿着一新、努力做出端庄娴雅模样的万华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