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46章 果是一家

第046章 果是一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女子柳眉一挑,有些冷淡的说道:“巧?恕小妹愚钝,实在没有看出哪里巧来了。”
  
      几乎是目不斜视的穿过竹林,径直来到竹屋前。
  
      王承笑得很是欢乐,道:“你们都姓‘谢’呀,有句俗语怎么说来着?哦,对了,叫‘五百年前是一家’呢。呵呵,一笔写不出两个谢字,没准儿——”
  
      他说这话绝对是在开玩笑,因为旁人不知道表妹所在的家族,王承作为姻亲确实非常清楚。
  
      谢穆青出自陈郡谢氏嫡脉传下来的一支,除了宋末时家族因战乱受了些冲击,传承险些断掉外,自南朝后,近千年繁衍下来,家族可考据的历史跨越了几个朝代,称得上大周第一等的旧姓望族了。
  
      这样一个大家族,慢说是往上数五百年了,就是数个一千年,也不会跟个市井盐商扯上关系。
  
      再者,谢穆青这一支的历任家主都颇有几分见识,不管是盛世还是乱世,总能带领家族平安度过。基本上不会出现族人家业衰败、不得不从事贱籍谋生的情况。
  
      当年太祖起兵的时候,谢家就曾经出过大力气支持,大周新建后,谢家甚至参与了修订大周律等律法典籍的活动。
  
      只是随后谢家家主感觉到周太祖不是个‘共富贵’的人,急流勇退,在太祖最感念谢家的时候,带领族中子弟从朝中要紧部门上退了下来,只留了几个性情沉稳的侄子在翰林院、国子监,其它的人,包括谢家家主全部离京返回了老家。
  
      对于谢家的这种‘知趣’,周太祖表示很满意,继续发挥他勤俭的作风,实质的奖赏一概没有,只口头称赞了谢家‘果然清贵,有乃祖遗风’之类的话语。
  
      不过。陈郡谢氏毕竟不是谢秉德那样的草根,饶是周太祖‘节俭’成性,也不能做得太过,毕竟谢家子侄还有几个在朝中任职。虽然不是什么要紧差事,却是读书人的总教头。
  
      周太祖明白,他可以马上打天下,却不能马上知天下,虽然他很看不惯那些摇头晃脑、酸文假醋的文臣,可治理天下、处理政务,却少不得他们。
  
      所以,单是为了安抚读书人,周太祖也不能对‘功臣’谢家太过刻薄,待谢家家主辞官离京的时候。他难得大方的赏了谢家些财物、田产,只可惜这些田产并不在富饶、繁华之地,而是分布在川、滇、黔等地的山林中。
  
      周太祖太会算账了,那些地方,大多处于多民族聚集的地方。土地贫瘠,山民彪悍,朝廷收税也收不上来,索性当做福利赏给功臣算了。
  
      也正是有了这段渊源,鹤鸣山附近的这座无名小山便成了谢家的私产。
  
      话题扯远了,咱们还是书归正传,王承这么说。不过是开个小玩笑,逗逗他的小表妹罢了。不是他恶趣味,实在是这个表妹向来一副淡然从容的模样,王承搬来无名山也有好几年了,竟是一次都没有看到表妹平静面孔皲裂的模样呢。
  
      然而,这次他还是失败了。谢穆青清修多年,心境早已练得如古井般无波无痕,哪里会轻易被‘挑逗’成功?!
  
      只见她举起一手,打断王承的话道:“表兄莫不是饿得头发晕了,好端端的竟说起胡话来了?天下姓谢的人家何其多。可惜我谢氏世代居于太康,除了族谱上记载的三堂八支的族人,旁的贵人却是不敢乱认的。”
  
      听了谢穆青的话,谢向晚眉头微微上扬,啧,这位美女道姑嘴里说着‘不敢乱认’,貌似挺谦逊的,实在内涵深意啊,颇有几分敲打的意思——亲,我陈郡谢氏千百年的名门望族,绝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攀扯的人家哦。
  
      对此,谢向晚并不生气,作为谢氏女,谢穆青确实有骄傲的资本,而且人家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更没有辱骂自家,她就算是生气也找不到理由啊。
  
      不过谢穆青的话,还是给了她答话的机会。
  
      稍稍想了下,不等王承开口,谢向晚已经脆生生的接过话头,“女居士此言差矣。”
  
      谢穆青正欲抬步进竹屋,忽听到一声清脆的女童声,不由得顿住脚步,转身看了过去,最后目光定格在谢向晚的身上,她勾了勾唇角,道:“可是这位小姑娘与我说话?”
  
      谢向晚没有起身,依然盘膝而坐,不过小身板已经挺得笔直,双手自然的搭放在双膝上,轻轻点了点小脑袋,“没错,小女谢向晚,见过玄清观女居士!”
  
      谢穆青见她一个小女娃却故作大人模样,不免觉得好笑,可看小家伙长得五官精致,双目灵动有神,又不禁心生好感,忽然也有了跟谢向晚聊天的兴致。
  
      “你方才说我说的不对,我想知道,到底是哪里说的不对。”
  
      谢穆青性格率真,既然要跟小姑娘聊天,那就不能站着吧,所以她直接拿袍袖扫了扫竹屋前的竹制木板,而后直接坐在木板上,摆出一副‘有话慢聊’的姿态。
  
      “女居士方才说天下姓谢的人很多,可你却只认族谱上的三堂八支为族人?”
  
      谢向晚尾音上挑,明明是冷艳高贵的女王范儿,由个六岁半的女娃儿做来,却很有喜感。
  
      谢穆青唇边的笑纹加深,眼中的兴趣渐浓,她感觉得到,面前这个小女娃儿绝不似她表现出来的那般乖巧,而且她推断,小家伙接下来要说的话肯定不会多么入耳。
  
      果然,只听得谢向晚脆生生的说:“小女却有一事不明白了,难道贵府府上的族谱就真的记录得那么全,将所有的族人都记了下来?”
  
      谢穆青挑眉,淡淡的说:“应该没有疏漏,我谢氏并不是什么寒门小户,旁的或许能出错,族谱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遗漏的。”
  
      谢向晚撇撇嘴,那神情,仿佛在说,不见得吧。
  
      谢穆青当然读懂了谢向晚的言下之意,她歪着脑袋想了想。而后道:“唔,我想了想,近一两百年间,确实没有什么遗漏。”
  
      她自幼就是读谢家族谱、家训长大的。少时犯了什么错,旁人家的女儿或许会被罚抄女诫什么的,而她却要被罚抄族谱,三十多年抄写来,谢氏的族谱,她都能倒背如流了。
  
      谢向晚却不依不饶,继续道:“那两三百年前的呢?”
  
      谢穆青凝眉,她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小丫头是诚心要跟自己计较呢,说出来的话。更像是提前想好的。
  
      难道,这父子三个并不是来寻王家表兄,而是来找自己这个避世谢家女的?!
  
      可、可这也说不通呀,说实话,她在谢家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人物呀。尤其是自己父母双亡,兄弟姐妹全无,他们这一房仅剩她这个孤女而已。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放着好好的世家女的日子不过,非要跑到蜀地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当什么女道士啊。
  
      一个孤女,六亲死绝,族人避之唯恐不及。名下虽有些薄产,可并不足以让人千方百计的来算计。
  
      谢穆青心中苦笑连连,她真是被那几个贪心的族叔、族兄们吓到了,如今竟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了。
  
      稳了稳心神,谢穆青直截了当的问道:“小姑娘,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必这般绕弯子。”
  
      谢向晚笑得眉眼弯弯,一双桃花眼原就似笑非笑的,这一笑便愈发好看了,不过她年纪小,让人看了只会觉得小丫头可爱。
  
      “居士姐姐好爽快的人儿啊。我喜欢,”
  
      谢向晚用力点点头,笑得愈发灿烂,“姐姐既然这么讲,那我就直说了,三百五十多年前,靖康之难,北地百姓举族南迁,然而南迁途中诸多意外,不少人家都出现了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的惨事……”
  
      提起那段历史,绝对是中原汉人又一次的悲惨过往,在场的人都不曾经历,但对那段过往却也知道不少。
  
      谢穆青面含戚戚焉的点头,“是呀,就是我们谢家也不少族人在那场劫难中失散——”
  
      说到这里,她的话音一顿,双眉蹙起,目光紧紧的盯着谢向晚。
  
      事情发展到现在,如果谢穆青还认为面前这事儿与自己无关,那她的反应也太慢了。
  
      谢穆青可是谢家的才女,聪慧程度不亚于身边这位王大名士,她缓缓的问谢向晚:“小姑娘,你到底是谁?今日来我玄清观所为何事?!”
  
      谢向晚还是端着可爱到爆的笑容,软糯糯的说:“居士姐姐勿恼,我与父亲、兄长来益州是为了两件事。第一,来玄清观拜见齐光先生;第二,寻根!”
  
      寻根?
  
      谢穆青唇角上扬,略带嘲讽的说道:“哦?寻根?这有何难?只要按着族谱细细查访便能找到。只是我有一事不明,府上既然姓谢,为何不前往太康寻找祖先遗迹?”
  
      这话说得相当刻薄,就差指着谢嘉树父子三个的鼻子说:你们想跟名门攀上关系,大可选个更好的方法,比如去太康寻个落魄的、愿意卖祖宗的谢氏族人,花点儿钱,连个宗,岂不比大老远的跑到蜀地来更便宜?
  
      现在,谢穆青已经有六七分把握确定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