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28章 袁氏逆袭

第028章 袁氏逆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话虽这么说,但谢向荣表示,他要凭真本事考取秀才,目标直指案首。
  
      原因无他,在前两场的考试中,他一直位居第一名,只要再拿下院试的第一,那他就是案首了。
  
      谢向荣很有信心,且很有希望,不过他也知道,想拿到案首,他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谢向荣陷入了三点一线的生活当中:晨起在院子里练功,去延寿堂或者东苑陪长辈用饭,饭后与父母弟妹(重点是跟弟妹)聊天半个时辰,然后回书房读书。
  
      当然他也不是死读书,经过上次陆离的劝解,谢向荣除了复习书本上的知识,还分出一些精力去关注外面的事务。
  
      什么京城的动向啦,什么扬州的民生啦,他全都要了解。
  
      另外,因着这次是刘学政主考,谢嘉树又命人将刘学政写过的文章和在其它地方主考时出的试题都搜罗了来,好让谢向荣分析、揣摩。
  
      这不是讨巧,谢向晚说过,既然有捷径为什么不走?
  
      考科举不是意气之争,更不是什么逞英雄的地方,要的是结果。
  
      谢向荣想当案首,只要是不违法的方法,用用又何妨,只要达成目标就好啊!
  
      谢向晚的这番论调,让谢向荣耳目一新,坐在天香院的正间想了好久,然后双眼倏地一亮,似是相通了什么困扰已久的问题,而后,也不管谢向晚和谢向安,丢下一句“我去读书”,抬腿便走了。
  
      当时,只把谢向安看得目瞪口呆,呐呐的说道:“阿姐,阿兄、阿兄他没事儿吧?”
  
      怎么有种读书读魔障的赶脚?
  
      “没事儿!”
  
      谢向晚柔柔一笑,瞧兄长这架势。应该是相通了某些事。其实不管是读书还是政务,都是需要变通的。
  
      只有思路开阔,写出来的东西才有生命力,才会让人看了耳目一新。
  
      唔。瞧兄长这全力以赴的样子,考中秀才应该不是问题,现在关注的是他能不能拿下案首啊。
  
      谢向晚一边关注兄长备考事宜,一边教导弟弟练字、读书,一边还要分出精神来默写谢氏族谱,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当谢向安终于读完了孟子,谢向晚的族谱抄录到三分之二的时候,院试的日子临近了。
  
      这天的清晨,谢向荣收拾停当,身后跟着三四个小厮。一路来到延寿堂。
  
      延寿堂里,老祖宗、谢嘉树、袁氏、小洪氏,以及谢贞娘母子三个全都在场,不管他们心中的真实想法如何,此刻全都满面笑容。眼中带着期许和骄傲的看着面前的挺拔小少年。
  
      老祖宗先开了口:“好,好,咱们谢家又要出个小秀才了,还是个十岁的秀才。阿荣,秉德公在天有灵,定会为你而骄傲的。”
  
      谢嘉树没有多说什么,轻轻的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什么都不要多想,好好考试即可!”
  
      他不是不关心儿子,而是这些日子父子几乎天天碰面,该说的话、该交代的细节全都说得差不多了,现在也没什么遗漏需要叮嘱的了!
  
      袁氏心里暗恨,脸上却还硬是挤出几分笑:“大少爷此去。定是要蟾宫折桂了呀!”
  
      话是好话,只可惜语气中没多少诚意,连最天真的谢向安都听出了问题。
  
      蠢货!小洪氏唇角勾了勾,暗骂了一句,而后温和的笑道:“该准备的都准备妥当了。阿荣啊,你的功课极好,只需正常发挥即可,切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好吗?”
  
      这话说得很符合她‘母亲’的身份,大有‘不求你有多出息,只盼你平安顺遂’的慈母范儿。
  
      谢嘉树很满意,但嘴上还要咕哝一声,“慈母多败儿”,似是在埋怨小洪氏说丧气话,但眼里的笑意是任谁都无法忽略的。
  
      他又对儿子道,“你母亲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保持平常心即可,就算拿不到案首,也无妨。”
  
      谢向荣没有多说什么,只点头称是。
  
      见谢向荣这般出色,谢贞娘既为娘家高兴,又隐隐有些嫉妒:自家儿子比谢向荣还要大着三岁,结果连个童生都不是。
  
      唉,都是守孝耽误了孩子的前程啊。
  
      谢贞娘总拿这个说辞作为借口,但她心里很清楚,万华堂不是读书的材料,慢说三年,就是再给他三年,他也未必能考中秀才。
  
      如果说谢贞娘对谢向荣是骄傲中带着些许嫉妒,那么万华堂对他就是纯粹的羡慕嫉妒恨了,而且‘恨’占了很大的比例。
  
      在万华堂的印象中,他并不比谢向荣差,唯一差的就是谢向荣有个富可敌国的父亲。谢向荣能有如此成就,根本就是谢嘉树拿银钱砸出来的。
  
      哼哼,他可是听说了,前几天谢嘉树先后宴请过刘学政父子,若说谢嘉树没有什么特殊目的,打死万华年都不信呢。
  
      除此之外,谢家与扬州知县、知府的关系都不错,听说谢向荣那位过世的亲娘还跟知县孺人、知府夫人一起合伙做生意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