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24章 埋个眼线

第024章 埋个眼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元娘对谢家的感情很是复杂。
  
      首先,她恨谢家,说得再准确些,她是恨老祖宗万氏,她的生母、弟弟,全都死在了万氏的手里,就连她的父亲也是被万氏气死的。
  
      可以说,除了儿女孙儿,她的其它三位血亲全都被万氏害死了。
  
      偏她不但不能手刃仇敌,反而还要笑脸相迎、忍着满心的仇恨曲意讨好,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啊。
  
      除了恨,谢元娘对谢家也颇有些感情,毕竟这里是她的娘家,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并且她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也都这里。
  
      宠溺她的父亲,美丽温柔的生母,还有自幼聪慧过人的小弟,也都曾陪她一起生活在这座大宅里。
  
      所以,谢元娘从来没有想过要摧毁谢家,即便要报复,那也是报复万氏以及她所出的子女。
  
      当然就目前而言,整个谢家的嫡支都是万氏的子孙。
  
      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东苑这一支。
  
      虽然谢向荣三兄妹也是万氏的曾孙,但族谱上却是记在谢利的名下。
  
      这年头,宗族礼法大于血缘,只要过继了、改了族谱,那么谢向荣便是谢利的承嗣孙,原来的亲祖父谢亨便成了堂祖父。
  
      而谢利是谢元娘的亲弟弟,那么谢向荣在礼法上,跟谢元娘的关系更亲近些。
  
      单看这一点,谢元娘也要把东苑这一支跟谢家区别对待。
  
      另外,谢元娘还有个想法,若是真能把谢向荣拉拢过来,再撺掇着他跟万氏祖孙这一边死磕,骨肉相残什么的、祸起萧墙什么的……那才是真正的为父母、弟弟报仇呢。
  
      当然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为了谢家隐藏的神秘势力。
  
      谢家不是普通盐商,谢元娘早就知道,虽然她不知道谢家的能量究竟有多大,但她从父亲偶尔的谈话中得知。谢家不止在扬州有关系,在京城,甚至在燕地都有一股庞大的政治力量。
  
      当初谢老爷子过世前,为了让最心爱的大女儿过得好一些。曾经悄悄给谢元娘写了一封信,信中给她写明了两个可以信得过的人的联系方式,并附上两封推荐信。
  
      后来,李文成考科举,谢元娘举家搬到京城,京城水深,再加上谢元娘要给儿子找门路,便想到了亡父留下的那封信。
  
      按着信上注明的地址找去,谢元娘惊讶的发现,父亲留给她的人脉竟然这么厉害。居然不是经商的,而是在仕林颇有盛名的大儒。
  
      谢元娘思忖了下,从两位大儒中选了一位名气稍小些的,然后让儿子拿着谢老爷子的推荐信去拜见那位大儒。
  
      至于为何选择名气小的大儒,谢元娘也是有理由的。她那时对父亲能结交如此有名的大儒抱有半信半疑的态度,为了不令儿子受辱,这才选了个稍次些的人。
  
      在她想来,名气愈大的人脾气也越大,小一些,或许能更宽容一些呢。
  
      就是李文成也是忐忑不安的去了大儒家里,他实在无法将盐商外祖父和当世名儒联系起来。可母亲坚持,作为孝子,他只能硬着头皮照着地址寻上门去。
  
      令谢元娘母子惊诧的是,那位大儒见了谢万金老爷子的信后,态度顿时变得和蔼无比,当场考校了他几个问题。见他表现还不错,便当场写了封推荐信,荐他去有名的应天书院读书。
  
      随后李文成考中进士后,谢元娘又拿出了写给那位名气较大的大儒的信,毫无意外的。那位大儒也倾力帮忙。
  
      正是有了那位老先生的暗中支招,李文成才寻到了跟程家搭上关系的门路,进而被选到扬州做县丞。
  
      经过这两件事,谢元娘算是明白了,谢家果真有许多隐藏的势力。只可惜,父亲疼爱她这个庶长女,可更看重谢亨这个唯一的继承人啊。
  
      谢元娘暗暗咬牙:自己一个出嫁的庶女都能拿到两个能量颇大的名儒,作为家主的谢亨,手里的资源肯定更多、更强大。
  
      谢嘉树是谢亨唯一的儿子,谢家的一切自然也都传到了他的手上。
  
      如今谢嘉树有两个儿子,偏这两个儿子都过继到了谢利的名下,谢元娘想着,若是她能把谢向荣拉到自己这一边,以后就算不能得到谢家的全部神秘势力,好歹也能分得一半吧。
  
      依着她儿子的能力,哪怕只得了一半的资源,也肯定能做到比谢嘉树好上十倍百倍。
  
      对,没错,她一定要把谢向荣拉拢过来。
  
      有了这个念头,谢元娘对谢向荣分外温柔、和蔼,瞧那架势,让不知情的外人瞧了,还真以为她是谢向荣的嫡亲姑祖母呢。
  
      爱屋及乌,谢元娘一心拉拢谢向荣,连带着对谢向晚、谢向安姐弟两个也很是亲近。首先体现在见面礼上,谢元娘给他们三兄妹的见面礼,就比给谢向意的厚了许多。
  
      捏着沉甸甸的大红绣金线的葫芦荷包,里面硬硬的好几块,应该是各种吉祥形状的金银锞子,谢向晚只觉得烫手,因为坐在对面的谢向意瞪她瞪得快要把眼睛都凸出来了。
  
      扭头看了看抱着谢向安耐心说话的谢元娘,谢向晚心里苦笑:啧,这位姑祖母的还真不含糊,一进门,就帮他们兄妹三个拉了无数的仇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