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03章 谁比谁狠

第003章 谁比谁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向晚摆摆手,阻止门口的小丫鬟通传,里面的争论正热闹呢,她还想再听一会儿。
  
      “弟妹,我是大嫂,理当服侍老祖宗!”
  
      谢向晚听得分明,这是袁氏的声音。
  
      接着小洪氏的回答也证实了这一点,只听她柔声细语的说:“大嫂,我知道您孝顺老祖宗,咱们谢家深受老祖宗的深恩厚德,个个都对老祖宗孝敬有加。我进门虽晚,但孝顺老祖宗的心却与大嫂是一样的,还请大嫂成全!”
  
      “哎呀,话不能这么说,长幼有序,我是长房长媳,弟妹却终究是二房的人啊。单从这方面说,我比弟妹还要多一份责任呢。”
  
      许是受了教训,袁氏的行事风格有所改变,不再像过去一样直白的言语攻击,而是学会了绵里藏针。她这话分明就是告诉小洪氏,我才是谢家嫡支长房的当家主母,你不过是被郎君过继出去的旁支。
  
      虽然同是郎君的妻子,可你东苑承继的是谢利那一支,是庶出的旁支呀。
  
      而且吧,袁氏拿‘身份’说话,也有提醒老祖宗的意思:老祖宗,您别被这个贱妇的三两句甜言蜜语哄住了,小洪氏以及谢向荣兄弟几个在族谱上可是谢利的孙子、孙女。年节、忌日祭祖的时候,他们拜的是冯老姨娘所出的谢利,而不是您的儿子谢亨啊。
  
      冯氏虽然‘被’病逝了,但老祖宗对她的恨意却丝毫不减。
  
      还有一点,过去因为有大洪氏在,老祖宗倒还记得大洪氏母子几个之所以被过继到谢利名下,是袁氏所逼,是大洪氏顾全大局,大洪氏母子受了极大的委屈,看在这个份儿,老祖宗把大洪氏母子与冯老姨娘母子分得很开。
  
      心里也不断的告诉自己:阿荣是自己的嫡亲曾孙,大洪氏是为了谢家才委曲求全。她恨的是冯氏和她所出的小贱种,而不是自己的嫡亲血脉……
  
      如此一想,老祖宗便能以平常心去对待谢向荣兄妹三人了。
  
      但还是那句话,死人是争不过活人的。随着大洪氏的故去。她的好、她的大度、她的能干,也渐渐被人遗忘。
  
      而接替她进门的小洪氏,行事作风与大洪氏截然不同:
  
      大洪氏伺候老祖宗,是站在孙媳妇儿、谢家女主人的角度上的,是带着几分客气的小辈对晚辈的尊敬;
  
      而小洪氏伺候老祖宗,则是无比的谦卑,是一种下属对上位者(或曰*oss)的敬畏与臣服。
  
      两者都是‘敬’,但落在老祖宗眼中,却有着本质的区别,相较于大洪氏的正常表现。她更喜欢小洪氏的曲意讨好。
  
      时间久了,老祖宗甚至觉得小洪氏这样的态度才是孙媳妇该有的姿态,心里竟隐隐生出一丝对大洪氏的不喜——她那般端着架子,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田舍奴出身的老祖母啊!
  
      除此之外,小洪氏还不停的给老祖宗灌注一个概念。那就是她与谢向荣兄妹三个不同,自己与他们不是一伙的。
  
      之前还看不出效果,自从老祖宗对谢向晚生出不满后,小洪氏的努力便有了成效——小洪氏依然是老祖宗的嫡亲孙媳妇儿,而谢向荣兄妹三个却被老祖宗归入了冯老姨娘和谢利一伙。
  
      老祖宗的这个想法听着有些匪夷所思,但联想她的个性和行事风格也就能理解了。老祖宗强势了一辈子,在她的概念里只有两种人:一。听她话的人,也就是自己人;二,与她作对的人,也可以称之为敌人。
  
      冯氏母子是她的敌人,这个毫无疑问,而谢向晚最近的表现让老祖宗很不满。已经开始从‘自己人’慢慢转向‘敌人’了。
  
      老祖宗的这个变化,谢向晚看得最明白,而小洪氏也隐约有些察觉。
  
      这会儿听了袁氏的话,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盈盈的说道:“大嫂这话说得不对。不管是大房还是二房,不都是老祖宗的子孙?就是我家公爹,那也是咱们老祖宗的儿子,只可惜他老人家过世得早,倘或他能活着继续考取功名,入仕为官,为长辈请封诰命的话,咱们老祖宗也是独一份儿呢!”
  
      小洪氏说得很直白,清楚的告诉老祖宗:孙媳妇我只认您这位祖母,冯氏什么的不过是个侍妾,我是抵死不认的。
  
      还有,谢利再出色,他也已经挂掉了,连个嫡亲的血脉都没有留下,如今更是有他死敌的儿孙供奉他,若是他泉下有知,没准儿还会气活过来呢。
  
      不得不说,小洪氏和谢嘉树还真不愧是夫妻,两口子想出来的劝慰老祖宗的借口也相近。
  
      偏老祖宗还真吃这一套,最初听到袁氏的话时,她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但小洪氏的话语一出,老祖宗的心里又舒服起来。心里还嘀咕:唔,还是小洪氏懂事啊。
  
      谢向晚在外面,看不到老祖宗的表情,更无法猜度老人家的心情,不过她很快就知道了。
  
      因为,屋里的老祖宗听着两个孙媳妇你争我抢的要来延寿堂打地铺伺候她,非常高兴,心里更是得意,看足了戏,见袁氏被小洪氏堵得说不出话来,忙笑着打圆场,“好啦好啦,多大点事儿,也值得让你们急赤白脸的挣个没完?又不是发月钱、挑首饰,是来照看我这个老婆子,你们也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