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02章 争相侍疾

第002章 争相侍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清晨,天香院的庭院中,谢向晚依旧一身胡服的立在中间,手里拿着根鞭子,进行每日一次的晨练。
  
      呼~呼~呼~~
  
      结实的牛皮鞭子划破空气,发出呼呼的闷响,整个庭院里也渐渐有了肃杀之气。
  
      练了半个时辰,谢向晚便停了手,将鞭子收起来,递给身边的暖罗。
  
      “小姐,擦擦汗吧!”
  
      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穿着碧色衣裙,手里捧着黑漆螺钿托盘,恭敬的凑到谢向晚跟前。
  
      谢向晚觉得声音有些耳熟,却又不是自己惯用的丫鬟,她扭头一看不禁怔了下,那手捧托盘的碧衣小婢不是周安歌又是哪个?
  
      谢向晚没有伸手去那托盘里拿棉布巾子,而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周七姐姐,我不是早就说了嘛,这些粗使活计自有那些小丫鬟来做,你只管跟着三姐姐读读书、练练女工就好,您又何必——”
  
      “妙善妹妹诚心待我们姐妹,我们也不好让妹妹为难,所以,该做的事儿,我们还要做一些的。”
  
      周安歌笑得眉眼弯弯,伺候谢向晚,她真心不委屈,相较于上一世的悲惨遭遇,她现在的生活真是太好了。
  
      她不聪明,却知道感恩,而且吧,谢向晚可是注定要成为名人的大人物,她的大腿一定抱紧。
  
      话说半个月前周家被抄家,阖家被发往辽东,周氏姐妹在陈知府的运作下,弄了个官奴婢的身份,然后再由谢家出面‘买’下了这对姐妹。
  
      自此后,周氏姐妹便在东苑住了下来,谢向晚为了不让她们受委屈,还特意将她们编入天香院的下人名单中,并让她们住在天香院西侧的小跨院里。
  
      周安然和周安歌姐妹两个虽顶着官婢的名头,在谢家却享受着小姐的待遇。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超过了谢向晚和谢向意。
  
      这是谢向晚的一贯做法:既然要做人情,索性就做个大的。
  
      而且看圣人对建安侯的处置,并没有似平西侯那般赶尽杀绝,而是留了情面的。据京中的消息说。押送建安侯去辽东卫所的兵卫,有一部分还是建安侯当年的旧部。
  
      圣人虽然没有明着宽宥了周家,但如此安排,照顾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
  
      陈知府两口子估计也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不遗余力的把周氏姐妹留在扬州,而不是像其他罪臣女眷那般被收押入监牢,然后再押解去辽东流放。
  
      毕竟流放辽东不是去旅行,饶是圣人暗中照顾了周家,但似周家姐妹这样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很难熬过艰苦的流放之路。
  
      长途跋涉、疾病时疫、风餐露宿、差役的斥骂以及诸多精神的打击。足以让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送命。
  
      而陈知府把她们留下来,虽然顶着个官婢的身份,但命却可以保住,只等日后新君登基,大赦天下。周家从辽东回来,未尝没有复兴家业的可能。
  
      真到了那个时候,陈知府再把养得皮光水滑的两姐妹送还周家,这人情可就大了。
  
      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一些举动,陈知府夫妇仁义、重情的名声就在京城权贵圈坐实了,有了这样的好名声。还愁人脉不丰、官途不顺?
  
      就是皇帝知道了,嘴里或许会骂陈知府‘妇人之仁’,心里也会叹一句:陈家这小子重感情啊。
  
      上位者就是这样,希望御下的臣子能铁面无私、秉公守法,可臣子们若一个个都成了只认法、不认人、不讲感情的铁面冷血人,皇帝心里还真不敢重用这样的臣子呢——连自己的挚亲都能下得了手。更不用说对外人了。
  
      皇帝再大,也是外人呀,万一哪一天那群臣子举着‘大义’的旗子,要来剿灭他这个‘昏君’‘暴君’,自己岂不是成了养虎为患的蠢蛋?!
  
      陈知府虽不是上位者。可却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于揣摩人心这一点上颇有几分手段。
  
      他想过了,左右这件事又不大,就算被查出来,也顶多挨个训斥,有陈家在,他的官位还是能保住的。
  
      再说了,现在京城动荡不安,权贵、朝臣被一幕幕的血腥场面惊得几欲魂飞魄散,忙着自保还来不及,哪里会顾得上侯府两个不起眼的小女子?
  
      相较于陈知府,谢向晚这个六岁女娃儿也不遑多让,她也一早猜到了皇帝的心思,并且隐隐看穿了皇家下一步的计划,所以才会力劝父亲将周氏姐妹留下。
  
      而似楚家等这样被当街发卖的侯府小姐,谢向晚却是不肯沾手,极力劝说老祖宗也不要搀和此事。
  
      就是谢嘉思那儿,她也着人送了话,切莫学某些盐商,为了心里的某些见不得光的小心思,故意买下被发卖的侯府小姐,准备随意磋磨,好平衡自己那颗有些扭曲的心灵。
  
      谢向晚说了,这样的行为,绝对不是彰显自己身份、抬高自家身价,而是在找死,在给家族惹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