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01章 孝孙媳妇

第001章 孝孙媳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月二十三,宜出行。
  
      扬州运河的码头上,一行身着华丽的男子簇拥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向岸边走去。
  
      “好了,谢老爷,谢兄,阿安,你们就送到这里吧。”
  
      陆离站在岸边的垂柳下,看了眼前来送行的谢家父子,淡淡的说道,“过去的两个多月,小子叨扰了,多谢贵府热情款待。我不善言辞,也不想说什么感谢的话,他日贵府若有用得着小子的地方,只管招呼一声,我定会全力以赴。”
  
      谢嘉树笑着摆摆手,道:“陆二少爷太客气了,呵呵,咱们可是亲戚呢,亲戚间哪有那么多虚套?说到帮忙,我还真有一事想要托付陆少爷——”
  
      说着,谢嘉树从袖袋里掏出一封书信,“这是我写给京城方明儒老先生的信,还请陆二少爷帮忙转交!”
  
      “方明儒?曾任太子少傅的方老先生?”
  
      陆离一惊,他是秀才,好歹也是读书人,岂会没听说这位当世大儒的名头?
  
      让他惊讶的是,谢嘉树不过一介盐商,怎会与方老先生有什么关系?彼此还有信件往来?
  
      陆离并没有怀疑谢嘉树是在扯着虎皮做大旗,明明不认识方明儒,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份故意说认识这位大儒。
  
      陆离好歹在谢家住了这些日子,对于谢家的这位大当家还是了解了几分:出身盐商世家,骨子里都透着奸商的市侩,为人精明,却又不失君子的仁义,算得上奸商里的君子,或者是披着君子外衣的奸商。
  
      这样的人,应该不是不屑于说如此没有水平的谎话的。
  
      再说了,这样的谎话很容易就被拆穿,一旦拆穿了,丢人的可不是他陆离。而是这位扬州第一富商谢大老爷呢。
  
      还有一点,那就是陆离对谢家的几个孩子非常欣赏(虽然毛丫头经常气得他跳脚,但事后想一想,陆离发现。毛丫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在他看来,能养出谢向荣、谢向晚这样出色儿女的父亲,应该也差不到哪里。
  
      谢嘉树微微颔首,道:“没错,就是方老先生,前些日子与他老人家写信,他回信说今年夏天他要在京城城郊的庄子避暑,陆二少爷直接将信送到方家的田庄即可。”
  
      这么一说,谢嘉树与方明儒确实有交情了。且交情还不浅呢。
  
      陆离到底是少年心性,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在上船前,凑到谢嘉树耳边,小声问了句:“谢老爷如何与方老先生相识的呀?”
  
      别说什么偶然相遇、相谈甚欢之类的虚话。打死陆离也不会相信的。
  
      谢嘉树唇边的笑纹加深,轻声回道:“陆二少爷或许不知道,我是监生!”虽然只是拿钱砸出来的,但也是国子监的学生啊,是个读书人呢。
  
      而方明儒在担任太子少傅前,曾经是国子监祭酒,这么算来。两人倒是师生关系。
  
      陆离撇了撇嘴,眼中明明白白的写着‘我不信’。
  
      大周朝的监生多了,也不见哪个监生、尤其是拿钱捐出来的监生与方明儒老先生有什么书信往来。
  
      谢嘉树的笑容愈发灿烂,他也学着陆离的样子,弯腰凑到他耳边,小小声的说:“我出身商家。特别信奉我家老祖宗秉德公的一句话‘有钱能使磨推鬼’!”
  
      方明儒是名士,是当世大儒,是太子的老师,是皇家敬重的大学问家,但他也是个人。
  
      只要他在俗世生活。只要他吃穿住用行,那就离不了一样物什——钱。
  
      而谢嘉树穷得只剩下钱了,只要他想,还真没有人能抵得过他的金银攻势、糖衣炮弹,就是当世大儒也不成。
  
      陆离额角抽搐,虽然他也猜到了这个原因,可听到谢嘉树如此直白的说出来,他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好一会儿,陆离才点头,“谢老爷放心,小子定会把信件送到。”
  
      谢嘉树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笑眯眯的说:“放心,你若是真的把信送到,定有你的机缘。”
  
      机缘?
  
      什么意思?
  
      陆离心中隐隐生出一个念头,可又觉得不可能,在他想来,谢嘉树或许能用银钱砸开方家的大门,可未必能到了可以‘使唤’方老先生的地步。
  
      拜到方老先生门下,不知道是多少读书人的夙愿,更是用金钱都换不来的绝好机会,是再一不再二的机缘,谢家也有个读书的儿子,谢嘉树没道理把这么宝贵的机会让给他呀。
  
      虽然谢老太太生辰那日他和齐承徽帮了个小忙,谢嘉树也承诺会重谢,可、可这封信若真是荐书,那这谢礼也太重了呀。
  
      带着疑惑,陆离辞别了谢氏父子,在谢向安不舍的目光中,登船远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