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92章 算你一股

第092章 算你一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安歌误会了自家丫鬟的话,错把暗示当成了提醒。
  
      而谢向晚也误会了陆离,她以为兄长的异常是受了陆离的不良影响——这厮一定记恨自己对他的冷嘲热讽,他寻上阿兄是要报复她呢。
  
      哼,好个陆离,你且等着,若是你真的胆敢在阿兄面前胡说八道,带坏了阿兄,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谢向晚心里的小人已经开始咬牙切齿了。
  
      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貌似误会人家陆离了——
  
      “什么?你说大哥今晨起来练功了?”
  
      用罢早饭,谢向晚与周安歌说了会儿话,又四处查看了下客房的安置情况,见下人没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这才告辞离去。
  
      回到天香院,暖罗一脸八卦的凑了上来,附在她耳边嘀嘀咕咕的汇报起来。
  
      谢向晚听完她的回禀,微微发怔,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他还劝兄长多多活动身子?”
  
      大洪氏出身漕帮,后嫁入谢家,算是半个江湖女子,大刀虽没有段氏耍得好,但也会些拳脚功夫。
  
      是以,她教养儿女的时候,自然而然的给他们教习武功。
  
      谢向荣是长子,亦是大洪氏真正意义上教养长大的孩子,现在看是文雅读书郎,实则身手不弱。比不上真正跑江湖的武林高手,可对付三五个普通男子却是没有问题。
  
      每日清晨练功,并不是谢向晚的独创,早在几年前,谢向荣四五岁的时候,便由大洪氏亲自督促着早起练功。
  
      谢嘉树常年在外行商,也明白男子会些拳脚功夫的重要性,所以对于妻子、长子的‘粗鄙’行径并没有加以制止,反而变相的鼓励长子好好锻炼身体。
  
      就算以后考科举,也要有个强壮的身体不是?
  
      母亲督促、父亲鼓励,几年来谢向荣一直坚持练功。直到今年初春,谢向荣要去参加县试,为了节省出时间去读书,谢向荣便渐渐停了一切活动,包括晨练。
  
      对此,谢向晚很不支持,正如谢嘉树所言‘考科举也是需要好身体’的,虽然谢向荣的身体底子不坏,可乍然停止练功,一头埋在书房里。一天十二个时辰倒有十个时辰在读书。再好的身子也撑不住。
  
      在谢向晚想来。如此高强度的读书,非但未必有用,反而有可能会有反效果。
  
      但谢向荣却似是中了魔,谢嘉树也被‘十岁考中秀才’的美好幻想砸晕了头。一时忘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竟全力支持谢向荣闭门读书。
  
      父兄都坚持,谢向晚再劝说也无益,只能反复叮嘱小厨房多给谢向荣做些有营养的膳食,以免大哥还没进考场,身子就先垮掉了。
  
      可眼下,谢向荣竟被陆离‘劝’出了书房,还复又开始了晨练,这、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是她误会陆离了?
  
      这人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蠢’。听明白了她嘲讽中暗藏的善意,想要投桃报李,所以才会特意提点兄长。
  
      想到这里,谢向晚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最后她只能略带愧疚的说一句‘性本善’。
  
      谢向晚虽是个女子。却也是坦荡之人,既然人家陆二少没有出损招,还好心的帮忙,那么她就该心怀感激的予以报答。
  
      坐在正间里拧眉想了想,入睡前,谢向晚终于有了主意。
  
      第二天下午,陆离照常领着谢向安在暖房里读书。
  
      “陆大哥,你、你没事吧?”
  
      读完了一篇孟子,趁着陆离端起茶盏的空当儿,谢向安扭着手指不安的问道。
  
      陆离扬起一边的眉毛,眼中闪过一抹玩味,那日他与谢向晚的暖房吵得天昏地暗,回到卧房后还心气难平,实在气不过被个六岁的毛丫头‘训诫’了,脑中灵光一闪,他便奔谢向荣的书房去了。
  
      陆离找谢向荣的动机很简单,并没有谢向晚想得那么高尚,只是觉得他被谢向晚骂了,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实则是吵不过毛丫头),陆离决定妹债兄偿。
  
      是,世情他不行,可做学问、考科举却是强项。
  
      到了谢向荣的书房,不过三两句话,便把读书读得险些走火入魔的谢向荣忽悠得双眼放光,最后变成了应声虫,一句一个‘表兄说的是’、‘就听表兄的’。
  
      被陆离连说带训的折腾了好一会儿,谢向荣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感激的将陆离送了出来,看他的目光更像是看一个高深莫测的前辈。
  
      这种感觉让陆离很是喜欢,与谢向晚吵架时的怒气也消散一空,开开心心的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睡醒后才发现不对劲,他明明是借机训诫谢向荣一通呀,怎么变成帮他了。
  
      要知道陆二少爷可没有这么善良,他喜欢谢向安,也只是单纯的喜欢这个孩子,并不是变成他的脑残粉,对于谢向安的一切都能接受并喜欢。
  
      谢向荣能不能顺利通过府试,与自己何干!
  
      越想越觉得自己办了件蠢事,脑中更是无数次的浮现出谢向晚撇着双唇、满是讥诮的骂他‘蠢蛋’……娘的,他还真是个蠢蛋呢。
  
      情绪无比纠结,昨日也就没兴致陪谢向安读书,命个小厮过去传话,“表少爷昨日睡得迟了,精神有些不好,今儿就不能与二少爷一起做功课了,还请二少爷见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