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90章 礼尚往来

第090章 礼尚往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咕咚~~”
  
      暖房外的玻璃窗下是一片繁茂的花坛,花坛后的花阴下,正蹲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两人皆是相同的动作,即双掌托腮,双肘撑在膝盖上,仿佛两朵扮可爱的小花朵。
  
      此刻,一大一小两个花朵儿,一直错眼不眨的看着暖房里的动静,最后见到谢向晚轻飘飘的离去,而陆离鼻孔冒火的追了出去的时候,纷纷用力吞了吞口水。
  
      “呃,那什么,阿安啊,你、你家阿姐真厉害!”
  
      大的那朵名曰周安歌的花朵呐呐的说道,心里却嘀咕:啧啧,不愧是谢氏向晚呀,小小年纪就这般不俗,难怪日后会成长为那样一个备受世人敬仰的人物,以一介女子之身在大周朝的正史上写下了浓浓的一笔,而不是被记录在什么列女传之类的书籍上。
  
      原来谢氏在幼时就这般厉害呀。
  
      望着那小小的身影渐渐远去,周安歌愈发肯定了自己的选择——跟着堂姐一起下扬州,而后抱紧谢向晚的大腿,即便家中真的如上辈子一样出了变故,她在谢向晚的庇护下,也能躲过诸多厄运。
  
      是的,周安歌记得清清楚楚,再有十来天的时间,襄阳侯府便会被当今夺爵毁劵,而她们这些周氏子孙也将从云端被打入地狱,或死、或流、或沦为奴婢,个个下场凄惨。
  
      唯一躲过这场灾难的便是周安然,那时她正在扬州,周家被抄家的消息十多天后才从京城传过来,而早就得到消息的陈知府,奉命捉拿周氏余孽的时候故意放了水。使得周安然免于被羞辱的境地。
  
      随后更是极力运作,将周安然送到了谢家为‘婢’。
  
      呵呵,周安然在谢家哪里是婢女呀,是大小姐还差不多。有陈知府夫妇在,谢家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慢待她呀。
  
      而她周安歌呢,却受尽屈辱、四处飘零,最后更是落入老妖婆的魔爪。被她磋磨得只剩下半口气。
  
      若不是善良的谢向安出手相助,她、她早就被折磨死,而后一卷破草席扔到乱葬岗了事。
  
      重活这一世,多少次午夜梦回,她哭着从上一世的噩梦中醒来,似梦非梦、如梦如幻,有时候梦得多了,她都隐隐生出一种错觉:或许,那个什么凄惨的上辈子。原就是一场噩梦。
  
      她,周安歌,乃堂堂襄阳侯府的世子嫡长女,怎会落得为奴为婢的凄惨下场?
  
      但是,延恩伯府为了银钱取了个扬州大粮商的女儿,太子病重。今上性情大变,接着更有成国公府大张旗鼓的归还库银……
  
      这一切的一切都与‘梦中’的前世一模一样,周安歌怕了。她满脑子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避免上辈子的悲剧。
  
      只可惜,家人不信她,连母亲都说她是魇着了,若不是她认错快,没准儿还会请道观里的道士来做法事呢。
  
      最后,她决定先自救,拼命回忆前世的种种,而后赶在周安然离京前,软磨硬泡的也要跟她一起走。
  
      周安歌知道自己不够聪明。若是聪明的话,前世也不会落得那般境地,重生一回。老天给她的只是重回人间的机会,并没有给她换个聪明的大脑。
  
      对此,周安歌很郁闷,无奈之下选择了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法子,那就是站在胜利者(比如周安然)一边,抱紧大人物(比如谢向晚两口子)的大腿,只要她肯伏低做小,相信那些人应该会帮她吧。
  
      毕竟对于她们而言,救她只是顺手的事儿,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当然,自己跟谢家没有半分关系,想让谢向晚出手相帮,她必须赶在事发前,多多与谢向晚或是她在意的人打好关系啊。
  
      而眼前这个小豆丁便是最好的对象。
  
      被周安歌盯上的小豆丁却不知道周安歌的心思,他咧着小嘴,很骄傲的说道:“那是自然,我阿姐是最厉害的姐姐。”没有之一!
  
      周安歌嘴角抽了抽,旋即又道:“陆二公子也确实可怜……不过,妙善这么说,不知他能不能听进去呀。”
  
      她虽然知道陆离将来会成为名垂青史的大人物,可重生以来,她听到的有关陆离的传闻真心不怎么美妙呀。
  
      难道他少年的时候确实很纨绔,之所以能改过,全赖谢向晚的这通骂?
  
      这么说来,她竟亲眼目睹了这么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
  
      周安歌脑子里塞满各种奇怪的想头,以至于下人领她去客房休息的时候,她还呆愣愣的。
  
      “小姐,那位周三小姐真奇怪呢,动不动就发呆,好像睁着眼睛睡觉一般。”
  
      青罗奉命去安置周安歌带来的一群下人,安排妥当后,她照例去回禀周安歌一声,结果站在那位大小姐跟前好半天,她的腿都要发抖了,经身边的奴婢再三提醒,周家小姐才回过神儿来。
  
      谢向晚挑了挑眉,道:“无妨,她许是初来扬州听说了咱们家的名号,觉得好奇,所以才来玩上几天。我已经命人给杜伯母写了信,相信很快就会有回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