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54章 接连受辱

第054章 接连受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向晚心里吐着槽,脸上却丝毫不显,她顺着声音看过去。
  
      说话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姑娘。
  
      大红色百蝶穿花纹的遍地金褙子,下配一条月白色的月华裙,乌鸦鸦的长发挽成个堕马髻,鬓边簪着赤金嵌红宝石的花簪,耳朵上坠着赤金垂珠耳坠,颈间戴着赤金流苏璎珞项圈。
  
      红艳金灿的装扮,映衬得小姑娘原就有些圆润的脸庞更显富贵。
  
      且小姑娘长得虽圆润,五官倒还清秀,个头不高,年纪略小,却已显露出少女的体态。
  
      纵观此人的容貌和体型,谈不上多么惊艳,却是时下太太夫人们最喜欢的模样——有福气、好生养。
  
      只是,小姑娘脸上过于明显的嘲讽表情,让她显得有些刻薄,大大损坏了自身的‘优点’,让一群太太们不由得皱眉。
  
      因为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商人妇’,大家虽然知道小姑娘真正要骂的是谁,可被个十三四的晚辈,直接点出自家身份上的不足,大家心里都有些不舒服,看向她的目光也有些不善。
  
      尤其是谢嘉思,一方面她是主人家,客人当着她的面嘲笑另一个客人,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对她的轻慢。
  
      更不用说,被嘲笑的那个还是她娘家的嫂子。
  
      “李二娘真真嚣张,她虽是李主簿的女儿,可我谢家也不是普通商户呀,”
  
      谢嘉思的脸沉了下来,略带责怪的目光看向小姑娘身侧的一个中年妇人。那是县衙李主簿的娘子,面前这小姑娘的亲娘。
  
      可那李娘子竟是没看到众人的脸色和谢嘉思的眼神,反而一脸清高的站在一旁,身子侧立着,竟是连个眼角余光都不屑给谢家女眷。
  
      很显然,李娘子对女儿的那句话非常认可,或许女儿不说,她也会张嘴。
  
      靠,这叫什么事儿?
  
      你丫若是真的嫌弃商贾暴发、粗鄙、上不得台面。大可不必参加宋家的赏花宴呀。
  
      如今你来都来了,却当着主人的面嫌弃别的客人,说句不好听的,盐商确实市侩、粗鄙,可一个未及笄的姑娘当着一众客人的面口出恶言,也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儿,足见李家的家教也好不到哪里呀。
  
      不管如何,被李二娘‘训斥’的小洪氏最是难堪,只觉得自己似是被当众剥光了衣服,旁人投向自己的目光也满是厌恶、鄙夷。
  
      脸上仿佛着了火。烧得她两颊通红、满心怒火。捏着帕子的手用力撕扯着。几乎将一方上好的丝帕扯成烂布条。
  
      穿来这个苦逼的古代也有三年多了,小洪氏自以为已经适应了古代的生活,也亲身感觉到了古代的阶级差别。
  
      她也知道在大周,商户备受轻视。哪怕富可敌国,按照法令也是不能穿金戴银,不能穿丝缎锦帛的。
  
      甚至,连衣服的款式、颜色也有诸多限制——不能用金绣也就罢了,衣服的颜色只能用间色或是浅色,大红、雅青以及正黄色等绝对不能用。
  
      种种限制,就是因为是商贾,这让在‘笑贫不笑娼’的年代穿来的小洪氏根本无法忍受。
  
      而不能忍也要忍,谁让谢家是盐商呢。
  
      以前小洪氏觉得她已经够委屈了。今天才知道,过去那些都不算什么,似眼下这样被人一指头戳到脸上,当着面的羞辱才是真正的委屈呀。
  
      嘴唇嗫嚅好久,小洪氏的大脑经过短暂的空白后。终于有了思考的能力。
  
      深深吸了口气,小洪氏扯出一抹笑,故作大方的说道:“这位就是李主簿家的二姑娘吧?”排行二,人更二!
  
      李二娘扬了扬下巴,很骄傲的说道:“没错,我爹正是扬州县主簿。”
  
      听她那语气,仿佛自己父亲是多大的官儿一样,选择性忘了在大周朝,主簿官阶九品,是百官中官阶最低的存在。
  
      小洪氏向前跨了一步,身上的大红缂丝蝴蝶葡萄褙子在阳光的映照下愈发鲜艳,头上的赤金首饰更是一片金灿。
  
      许是终于开了口,小洪氏感觉自己已经打破了这种尴尬,脸上的笑容自然了几分,她轻声道:“我嫁入扬州的时间不长,却也知道,李主簿是四年前才来到扬州的吧?”
  
      李二娘继续梗着脖子,不以为然的说道:“是又怎样?”早来晚来不都是县衙的二把手?!
  
      小洪氏的笑纹加深,别有深意的看了李娘子和李二娘母女一眼,轻声道:“这就难怪了,李主簿一家初来扬州,并不知道扬州的旧事,想必也没听说过咱们谢家的名声吧,呵呵~~”
  
      传说当中的神呵呵出马,果然让李二娘变了神色,她先是扭头看了自家亲娘一眼,见李娘子也是满脸疑惑,旋即又转过头,定定的看了小洪氏一眼,语气不善的说道:“什么名声?不就是扬州第一‘盐商’嘛!”
  
      她故意将‘盐商’两字咬得格外重,惹得在场其它几个官家小姐嗤嗤笑出声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