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富妻盈门 > 第040章 小小富婆

第040章 小小富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延寿堂的正房里,老祖宗万氏坐在正中的罗汉床上,罗汉床的两侧雁翅一样各摆着一溜红木椅。洪问天夫妇坐在右侧的上首两个位子上,紧跟他们身侧而坐的是匆匆赶来的洪绍磊。左侧上首的位子上坐着个身着素白衣裳的中年美妇,美妇身侧依次坐着两个小小少年郎。
  
      谢嘉树父子也在正堂,一个拿了个鼓墩坐在了罗汉床的近侧,另一个则直接被万氏拦在了怀中。
  
      谢向晚领着奶娘、青罗等人进来的时候,在座的众人已经寒暄完毕,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些闲话。
  
      洪氏下葬了,洪问天夫妇虽然万分悲伤,但最难熬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两位老人的情绪也已经渐渐稳定下来。洪绍磊是洪家的独子,也是洪氏的同母哥哥,年龄比洪氏大了足足一轮,可以说是看着妹妹长大的,他对洪氏最是疼爱。
  
      只是洪问天夫妇来扬州的时候,他一方面没想到妹妹会这么早离开,另一方面也是忙着今春漕粮进京的事儿,所以没有跟着一起来,原想着等忙完了这一遭,他再来看妹妹,顺便也将两位老人接回京城。
  
      结果,洪绍磊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一‘等’竟错过了大事,他连妹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回想当日接到父亲的信后,洪绍磊心疼得要命,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扬州。但京城距离扬州不是一步两步的路程,抬抬脚就能到,饶是他紧赶慢赶,也只将将赶上了洪氏的出殡。
  
      因着这一遭,洪绍磊心中无比愧疚,见到与妹妹容貌相似的谢向晚摇摇晃晃的走进来,他的眼眶一酸,竟又流出泪来。
  
      “妙善,来,来老祖宗这里!”万氏将怀里的谢向荣抱到罗汉床上,冲着谢向晚招招手,慈爱又带着几分怜惜的说道。心里则默默叹气,唉,这才半个多月的时间,两个原本白白胖胖的孩子,生生磋磨成这个样子。
  
      谢向荣还好些,他因年岁渐长,身体正在发育、抽条,年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褪去婴儿肥,有往翩翩美正太发展得趋势,所以在洪氏丧事中,谢向荣虽也消瘦了许多,却并不明显。
  
      而谢向晚就明显得多了,她才三岁,洪氏将她养得极好,小女娃儿原本白白胖胖、粉粉嫩嫩的,结果这十几天哭丧下来,硬生生瘦去了一大圈,粉嘟嘟的小脸都凹下来了,让熟悉的人看了很是心疼。
  
      “妙善给老祖请安,给外祖父、外祖母请安……”谢向晚并没有急着扑入老祖宗的怀里,而是先恭敬有礼的向在座的长辈行礼问安。只是目光接触到那个中年美妇的时候,她稍稍愣了下,皱着小眉头想了好久,才记起这人的身份。
  
      只见她有模有样的冲着那美妇行礼,用嘶哑的声音说道:“陈夫人安好,陈二少爷安好!”
  
      “恩恩,真是个好孩子,”陈夫人眼中带着一丝激赏,她早就听说谢向晚早慧、有佛缘,原本还以为是商贾人家为了给女儿扬名,特意放出来的话,随后自己与洪氏成了‘好姐妹’,她看在洪氏的面子上,对谢向晚也高看两眼。饶是如此,陈夫人对谢向晚也颇有些不以为然,一个孩子,一月前才过了三岁的生日,能早慧到什么程度?
  
      不过,经过洪氏之丧,陈夫人对谢向晚的观感倒是好了许多,当然不是因为灵堂上传出来的什么‘谢家大小姐有佛缘,观音菩萨入梦调/教’的话语,陈夫人不是那种普通的无知内宅妇人,她出身书香门第,自幼饱读诗书,信奉的是‘子不语怪力乱神’,而不是什么佛祖菩萨。可以说,在扬州陈夫人是极少数不整日念经拜佛的官眷太太。
  
      陈夫人之所以改变了对谢向晚的看法,是因为听儿子和侄子说了谢向晚在灵堂上的表现,粗婢下人的胡言乱语,陈夫人不信,但却信儿子和侄子,这两个小子年纪虽小,却是她夫君带在身边亲自教养的,颇有几分主见,他们说谢家大娘早慧、懂事,想来应该有七八分的准头。
  
      今日一瞧,陈夫人更觉得儿子和侄子的眼光不错,唔,这谢向晚确实有些不凡呀。
  
      谢向晚向众人行过了礼,才缓步走到老祖宗跟前,这些日子她吃不好、睡不好,还每日在灵堂跪拜哭灵,整个人憔悴不堪,仿佛一只水灵圆润的胖苹果,转眼变成了干瘪的小白菜,一身素白孝服穿在身上都有些打晃,两只小脚虽力求平稳,可也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看着有些摇摆。
  
      即便如此,小丫头还是身形挺拔,脚步分毫不乱的前进,两只手也极有规律的轻微摆动,行动间,竟有几分行云流水的优雅姿态,那模样,真心不想个三岁的奶娃儿,反倒像个极有教养的世家千金。
  
      不过,此时众人的注意力并不在此,老祖宗见小曾孙女规规矩矩的走到自己身边,也只是怜惜的将她抱在怀里,有些干枯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发髻,“昨夜睡得还好吗?早饭都用了些什么?”
  
      谢向晚倚在老祖宗的怀里,一股淡淡的香味儿萦绕鼻端,鼻翼微微动了下,她便准确的分辨出这是上好的安息香,老祖宗晚年笃信佛法,每日都要在延寿堂的小佛堂诵经烧香,而她用的佛香都是谢家花大价钱从广州市舶司买来的珍品,许是整日与佛香为伍,所以老祖宗哪怕不特意熏香,身上也总带着淡淡的香气。
  
      深深吸了一口这佛香,她乖巧的回答了老祖宗的问题,随后看了眼在场的众人,又看了看坐在她身边的谢向荣,谢向晚心中已经猜到了老祖宗唤她来的目的,但她还是故作不解的轻声问了句:“老祖宗,您唤妙善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老祖宗也正想书归正传,听到小曾孙女的问题,便顺着这个话头,说道:“……原不该这么早告诉你们,但你们是阿元的儿女,有些事,你们听听也无妨。”
  
      果然,老祖宗这是要把娘亲的产业和嫁妆当着娘家(洪家)、世交(陈夫人)的面儿,跟她和大哥交代个清楚呀。谢向晚脑中那个成熟的灵魂默默的想着。
  
      仿佛是印证谢向晚的猜测一般,就见老祖宗扭头冲着罗汉床后的屏风使了个眼色,从屏风后绕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利索妇人。那妇人手里捧着个一尺见方的扁方匣子,她恭敬的走到近前,先给万氏等人行了礼,而后便默默的站在一边。
  
      在场的人都认得这个妇人,她不是别人,正是洪氏身边最得用的陪房媳妇洪兴家的。
  
      “洪兴家的,在座的都不是外人,阿元临终前有什么安排,你就当着大家伙的面儿说说吧。”老祖宗一手揽着谢向晚,一手攥着串沉香佛珠,她淡淡的说道。
  
      “是,老祖宗!”洪兴家的也没有客套,向前迈了一步,再次跟众人行了个礼,方沉声道:“太太临去前,曾留下几句话……”
  
      说是几句话,其实洪氏说的远不止区区‘几’句话,而是将她的身后事详细的做了安排。
  
      第一,是洪幼娘进门的事儿,这件事已经得到了洪家、谢家两家的认可,所以洪兴家的也就没有再提。
  
      第二件,便是分派她的嫁妆和东苑的产业。因为这些安排是在洪氏‘难产’前就做出来的,那时的洪氏并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所以在她的遗书中,她明确的表示,若是她产下的是个女儿,那么她的嫁妆两个女儿平分,若她生的是个儿子,那么她名下所有的嫁妆将全都传给谢向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