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都市邪仙 > 第457章 焚香门的壮志

第457章 焚香门的壮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57章  焚香门的壮志
  
  
  
      一行六人,每个人心中都有思绪在百转千回。
  
  
  
      洛天雄感觉棘手,心想等会儿上车后要把陈遇和徐越给隔开,自己再趁机警告徐越,免得又闹出不愉快的事情,让他心惊胆战。
  
  
  
      破老三感到头疼,队伍中的气氛让他呆着很难受。另外,他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往小哑身上飘去。自从小哑把徐越撞飞后,他始终感觉对方有古怪,至于是怎么个古怪法,他说不出来……但就是有古怪!
  
  
  
      徐越的心思最简单,看向步青竹时眼神温柔,看向陈遇时充满怨恨与愤怒,恨不得把陈遇活活吞下去。
  
  
  
      步青竹的思绪像一团乱麻,斩不断理还乱,她的脑海中一直回荡起父亲想要撮合她和陈遇的话语,慢慢的,她感觉自己的心房里有一头小鹿在乱撞,连脸颊都变得滚烫。她看向陈遇,竟然升起了名为“羞涩”的情绪。
  
  
  
      至于刻意和众人拉开一段距离的两人那边。
  
  
  
      小哑打手势,意思是问:我能揍那个家伙吗?
  
  
  
      指的是徐越。
  
  
  
      陈遇哑然失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不急,他也是焚香论武的参加者之一,到时在擂台之上,你可以随便揍。”
  
  
  
      听到这里,小哑露出期待表情,跃跃欲试。
  
  
  
      对于胆敢辱骂陈遇的人,她何止想揍啊,简直是想当场杀掉。
  
  
  
      各怀心绪。
  
  
  
      终于来到山下。
  
  
  
      两辆豪车停在山门处,旁边还站着西装笔挺的司机。
  
  
  
      六人分成两队,进入车内。
  
  
  
      车子启动,前往焚香门所在之地——烟州。
  
  
  
      车内。
  
  
  
      洛天雄坐副驾驶,步青竹和徐越坐在后座。
  
  
  
      当两辆车拉开足够的距离后,洛天雄回头看着两人,沉声开口:“步青竹,徐越!”
  
  
  
      直呼其名,表情严肃。
  
  
  
      车内的气氛变得紧张,连司机也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
  
  
  
      洛天雄凛然道:“我不管你跟陈鱼之间有什么矛盾过节,但是——我不希望这次烟州之行,再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步青竹噘起嘴:“可是那家伙太可恶了。”
  
  
  
      洛天雄的眼神陡然变得凌厉,半步先天的气机涌出,锁定两人。
  
  
  
      这一刻,两人身体僵硬,感受到浓浓的恐惧。
  
  
  
      他们微微张着嘴巴,不解地看向洛天雄。
  
  
  
      洛天雄阴沉道:“不要让我说第二遍。总之,再跟陈……陈鱼发生冲突的话,立即滚回山门。你们不想滚,我来帮你们滚!明白了吗?”
  
  
  
      徐越还是不忿,恼怒道:“师叔,我不明白那个陈鱼何德何能,竟然能让你如此对待。”
  
  
  
      洛天雄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不需要明白,你只需要照做就行了!如果你不照做的话,休怪我以门规处置。话已至此,你们好自为之!”
  
  
  
      洛天雄转回身子,那股咄咄逼人的气息消失不见。
  
  
  
      步青竹长长松了口气,可心中对陈遇的疑惑和好奇更加浓郁了。
  
  
  
      陈遇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值得自己的父亲和师叔都如此重视?
  
  
  
      不就是答应了破老三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步青竹扁下嘴来,心情越发混乱复杂。
  
  
  
      至于徐越,他低下了头,看不清表情。
  
  
  
      但他的拳头正慢慢收紧,手背上有青筋在蠕动,显得狰狞。
  
  
  
      一如他的心——怨怒交加,不能自已。
  
  
  
      另一边。
  
  
  
      陈遇和小哑坐后座,破老三在副驾驶位置。
  
  
  
      破老三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不要责怪大师兄,他并没有恶意。”
  
  
  
      陈遇笑了笑:“他是没有恶意,因为那些恶意已经进化成杀意了。”
  
  
  
      “……”
  
  
  
      “你不会感受不到吧?”
  
  
  
      破老三苦笑道:“那只是他的愤怒之下无意识流露出来的,并非真心。”
  
  
  
      陈遇感叹道:“下意识流露出来的东西,才最真心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