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高官 > 604章回京

604章回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雪燕当着贾亮的面,抓起电话给彭远征那边打了过去,但很久都没有人接。
  
      李雪燕想了想,又拨通了邻县县府办的电话。
  
      那边,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的。
  
      “请问彭县长在县里吗?”李雪燕轻轻笑着问道。
  
      那边当即回答:“彭县长在市里开会,最近领导工作很忙,一般很难找上他。请问您是……”
  
      李雪燕哦了一声,“我是新安区云水镇的,麻烦你转告彭县长,就说云水镇的同事有点事情要找他,他什么时候方便,我们什么时候就过去拜访老领导。”
  
      “好的,我一定转告彭县长。”电话那头的女工作人员态度很客气。
  
      李雪燕无奈地挂了电话,“老贾,我说咋样?市里刚换了新领导,彭县长又被新领导重用,肯定是很忙的。我估计他现在市里,大会小会不断,如果没有预约,很难见到他。”
  
      贾亮苦笑,叹了口气道:“看来,就只能这样了。行,李书记,那你忙,我先回去了。”
  
      望着贾亮离去的背影,李雪燕忍不住幽幽一叹,然后扭头望着悬挂在办公室后墙上的一张大幅照片:那是彭远征在任时,云水镇党政领导班子全体成员的合影照。
  
      这一段时间以来,她拼命忘我地工作,试图来消弭自己内心深处缠绕不去的这点不该有的念想,然而,每当她以为自己即将成功“脱身”的时候,彭远征那张英挺俊朗儒雅的面孔,就会一点点在她脑海中清晰、放大。
  
      哎……李雪燕眸光如水,黯然地别回头来,伏在桌案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
  
      彭远征最近的确很忙。周锡舜新官上任三把火,正在踌躇满志大展宏图的当口,一方面推进经济建设和招商引资,一方面又开始调整各区县和各市直部门的干部。市里真是大会小会不断,上上下下忙得焦头烂额。
  
      彭远征在市委也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尽管只是一个挂名的市委副秘书长。作为新安市撤县设区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和具体承办人,他这两天协调市直各部门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申报手续。而新安区一部分行政区域划入邻县的工作。则在市委书记周锡舜的指示下,由常务副市长孟强一手包办,这也是考虑到彭远征身份等级不够“威慑力”的因素使然。
  
      上午,彭远征把县委常委、副县长李铭然找了来,让他代替自己负责县里与市里对接,进行撤县设区前期的手续筹备工作,这方面的工作量很大。对于李铭然来说,这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如果郭伟全在,彭远征肯定是要交给郭伟全的,但郭伟全却率队在江南考察项目——那个新材料基地的产业项目非常重要,也就是郭伟全,别人很难在保证邻县利益的前提下谈成这个项目。
  
      给李铭然交代完工作,彭远征又抓起电话跟郭伟全通了通气,谈了谈项目。嘱咐郭伟全不要着急,要有耐心,务必要把这个项目谈扎实。力争7月底引进邻县开始运作上马。
  
      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彭远征这才离开办公室,往三楼而去,他要去找周锡舜请假。
  
      冯倩茹的预产期在7月底,但也有可能提前,这也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孟霖陪着冯倩茹已经回国,家里催了他多次,要他回去。如今是6月下旬了,冯倩茹临产在即,他无论如何也得回去陪伴左右。
  
      以他现在的身份。请假的事儿有些微妙。
  
      作为市委副秘书长和专项工作领导小组的领导人员,他必须要向市委书记周锡舜请假;同时,作为邻县人民政府县长,他还得向仍然兼任邻县县委书记的韩维请假。
  
      最近因为他跟周锡舜走得近,韩维的态度有些不尴不尬的。彭远征知悉韩维心头的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官场之上。左右逢源只是一种美妙的理想,或者说是幻觉。彭远征不可能在周锡舜和韩维之间来回摇摆,他没有选择——只能选择向周锡舜靠拢。不要说韩维还未必能干上市长,就算是韩维当了市长,周锡舜如此器重和信任,彭远征也只能舍弃一头。
  
      况且,周锡舜是市委一把手,作为市里的下属官员,向一把手靠拢,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彭远征在市委办的办公室等了一会,有某区的区委书记正在周锡舜的办公室里谈事儿,他不方便进去。这一次市里区县实职和市直部门一把手的调整力度很大,不少人都担心自己在被调整的大名单上,就借着各种名义来市里“走访”周锡舜,或谄媚或表忠诚或试探,不一而足,同时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市里大批量的干部调整基本上都是在新老交替的时刻。老书记走了,新书记上台,会在第一时间调整干部。一则按照自己的思路来进行权力布局和重新洗牌,二则展示市委书记无上的权威。
  
      彭远征听到外边有动静,知道里面那人走了,就轻轻出门来敲了敲门。
  
      “进来。”周锡舜的声音微微有些疲惫、嘶哑。
  
      施行新政,不仅需要政治热情,还需要强大的精力和体力,这是毋庸置疑的。
  
      “周书记。”彭远征走进去笑着道。
  
      “远征啊,来,坐。”周锡舜见了彭远征,本来矜持着的神色就放松了下来,这本身就是视彭远征为心腹的一种体现。当然,也是一种领导艺术。
  
      “周书记,是这样,手头上的工作我都安排下去了,我想向领导请个假——我妻子马上要生产,我想去京城陪她几天。”彭远征笑了笑,没有说废话,直截了当地切入了正题。
  
      周锡舜一怔,旋即哈哈大笑起来:“这是好事嘛,远征同志,恭喜了!好吧,你去——但是要跟市里保持通讯畅通,你到京之后。把你的联系方式通报市委办和县里,不能因此耽误了工作。当然,除非有太大的工作,你就安心在京陪媳妇。”
  
      周锡舜这么痛快。彭远征心里也觉得高兴,就起身来道谢道:“谢谢领导关心,那我就回去了——”
  
      “嗯,去吧。”周锡舜挥了挥手,“我也要迷糊一会。这两天,还真是有点招架不住。”
  
      彭远征离开周锡舜的办公室,走到韩维办公室门口。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敲门走了进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