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高官 > 545章墙倒众人推

545章墙倒众人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彭远征在严华家“蹭饭吃”的时候,市区的曹家乱成了一锅粥。曹颖有些失神地靠在门框上,耳边传来母亲刘芳歇斯底里地恸哭声,心乱如麻。
  
      今天上午,曹颖的父亲曹大鹏突然被人带走了,与家里失去了联系。到了中午,改制后的新安机械制造集团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省机械工业厅突然来公司宣布任免决定,免去曹大鹏的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职务。
  
      与此同时,厂里就开始流传着曹大鹏被纪委双规、涉及**大案的小道消息。
  
      但曹大鹏究竟是被省纪委还是机械工业厅纪委的人带走了,刘芳到处打听也没有一个结果。原本门庭若市的曹家,一下子成了瘟神,很多人避之唯恐不及。刘芳找上了一些熟人,可没有一个肯帮她办事的。
  
      曹大鹏的老战友老黄在厅里干副书记,两人关系甚笃,两家往来也很密切,堪称是世交了。但曹大鹏出事以后,老黄一家人都闭门不见,电话也不接,刘芳去省城吃了闭门羹,晚上回到家里就是一个劲的哭哭啼啼。
  
      还不仅是社会关系,就连曹家的一些亲戚,也没有一个来曹家“走访慰问”的——而往日里,那些人可是随叫随到、不叫也会定期上门“服务”的。
  
      曹大鹏倒了,曹家的顶梁柱就垮了。所谓墙倒众人推,不仅厂里有不少干部职工在背后痛骂曹大鹏是个无耻的大贪官,很多三朋四友都在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跟曹家划清界限。
  
      曹颖的大脑一片空白。
  
      刘芳哭了一阵,嘶哑着嗓子道:“小颖,你去找找韩光平吧,他家里不是京里的大人物嘛,让他帮着活动活动,起码要弄清楚。你爸爸到底是犯了什么事,落在了谁的手里!”
  
      说着,刘芳又哭了起来。
  
      曹颖摇了摇头,“妈,我不找他。”
  
      刘芳羞怒地抹了一把眼泪瞪着曹颖道:“小颖,你这孩子是不是不管你爸的死活啊?你找找韩光平,快去!算了,我自己去打电话!”
  
      刘芳擦干眼泪。哆嗦着手拨通了市教育局挂职副局长韩光平的电话号码。
  
      韩光平为了追求曹颖。主动接近曹颖父母,跟刘芳倒是也熟悉。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谁?我是韩光平。”
  
      “小韩啊,我是你刘姨啊……姨这里有点事,想找你帮帮忙,你能过来一趟吗?”
  
      刘芳的话一出口。电话那头明显沉默了一下,然后淡淡笑道:“不好意思啊,刘姨。我晚上还有点事,还要赶明天去市里开会的材料,而紧接着我还要去京城办事。就不过去了……抱歉,我先挂了,回见您呐。”
  
      韩光平的声音虽然依旧文质彬彬谦和有礼,但态度的冷淡和拒绝刘芳怎么能听不出来。她呆呆地站在那里,手里一松。电话听筒砰地一声摔落在茶几上,旋即又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摔成了两半截。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往日里号称爱极了自己女儿的年轻公子哥儿,竟然到了关键时刻,一点情面都不讲!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那边,韩光平扣了电话,脸色有些复杂。曹大鹏的事情他听说了,他虽然爱慕贪恋曹颖的美色,但如今曹大鹏犯案出事,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和曹家有任何瓜葛。在他眼里,女人远不如家庭的声誉和个人的政治前途更重要。
  
      尽管,他感觉有些可惜,曹颖还没有追上手,就不得不放弃了。其实他不放弃也不成——曹大鹏不出事,曹家也算是副厅级干部门庭,两家基本门当户对;如今曹家没落犯案,就算是他坚持与曹颖在一起,家里也绝不会同意。
  
      ……
  
      第二天上午,曹颖在邻县县政府门口踯躅了很久很久。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眼前她所能想起来的有能量的人也就是彭远征了。
  
      彭远征出门上车准备去小商品城项目工地现场办公。工程已经开工,傅曲颖因为种种原因滞留新加坡,华商置业公司的自运转和工程建设,都由副总切尔斯小姐负责。
  
      切尔斯是新加坡籍的马来裔人,从新加坡出生,在美国上学长大,后来又去了新加坡,入职华商集团。从小职员一步步做起,渐渐被傅曲颖重用,引为心腹,成为华商集团总部对外投资管理部的总经理。
  
      傅曲颖让切尔斯在邻县负责这个项目,可见她对注册在内地邻县的华商置业公司的看重——当然,这也具有顺势而为,辐射铺设整个江北省市场乃至内地市场的战略性考量。
  
      切尔斯是一个很注重细节和效率的职场女强人,尽管邻县有关部门自觉工作效率已经相当高、对华商置业公司的工作相当配合了,但切尔斯还是感觉有些不满意,三番五次亲自找上彭远征——用霍光明的话说,这外国小娘们比傅曲颖更难伺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