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高官 > 400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400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彭远征离开李雪燕的办公室,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田鸣早就将他今天一整天的工作行程安排表摆放在了他的案头上。
  
      这是彭远征的工作习惯。每天一早,梳理一遍全天的工作思路,然后再定行止。当然,他也未必一定会按照既定的工作计划去做,有时候也会适当调整。
  
      这本身就无一定之规。
  
      今天上午,他只有一项工作计划,那就是与丰泰集团的郑英男进行合作意向的初步洽谈。
  
      对于这次会面谈判,彭远征看得比较重。他准备让即将注册成立的云水资产管理运营公司与丰泰集团合作成立一家房产置业公司,借着丰泰集团向房地产行业伸出触角的机会,全面规划云水镇的土地资源,进行城镇化商业运作。
  
      想了想,彭远征抓起电话就给郑英男打了过去,“郑总,我是彭远征!”
  
      “彭书记……我可是等您的电话很久了——彭书记,我觉得咱们还是不要在你们镇里谈了吧?找个好点的地方,谈完了咱们正好一起吃个饭——您先别急着拒绝,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吧?先公后私,谈完公事叙叙友情——彭大书记,给个面子嘛!”
  
      郑英男嘻嘻笑着,“我们集团在山里的度假区刚投资了一家酒店,现在正在试营业期间,不行咱们就过去尝尝山里的野味?”
  
      彭远征也不是矫情的人,见郑英男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如果再拒绝就没什么意思了。
  
      他笑了笑,“好,就这样定了,我一会就赶过去,咱们在山里会面吧。”
  
      ……
  
      ……
  
      新安市是一个很有地域特色的北方城市,南部是平原地带,而北部则是山区。原先北部山区比较贫穷。但现在因为发展生态旅游和特色农业,已经逐步发展起来。
  
      邻县就是北部山区边缘的一个农业大县,郑英男所说的丰泰投资建设的三星级酒店,就在邻县境内的凤凰山景区内。
  
      彭远征上午九点钟带着田鸣从云水镇出发。走123国道后又转入省道,10点半多一点,就赶到了凤凰山景区的大门口。而丰泰大酒店就在景区大门内侧500米处,依山傍林,环境非常幽雅。
  
      因为是试营业,再加上现在是工作日,来山里休闲度假的人并不多。酒店门口的停车场上空荡荡地。只停着一辆黑色的进口越野车。
  
      奥迪车跟前正有一男一女衣着时尚的两个年轻人面对面站着说话,突然见一辆破旧的桑塔纳吭哧吭哧地驶过来,扬起一溜烟尘在绚烂的阳光下沸沸扬扬,女的皱了皱眉掩嘴躲避了过去,而男的则目光不善地站在原地不动,凝视着这辆车。
  
      田鸣缓缓将车停下,抢先一步跳下车来,替彭远征打开车门。彭远征淡然笑着下了车,缓缓地转头望去,见不远处俏生生站着的那个身材火辣打扮时尚的女子正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眸光望着自己。
  
      他的嘴角轻轻一抽: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竟然是周市长的小姨子,现在《北方晚报》社新闻部副主任江宁贞!
  
      彭远征若无其事地慢慢走去,田鸣替他拿着包,紧随其后。
  
      彭远征正要与江宁贞擦肩而过,突然听江宁贞轻轻冷笑道,“真是巧啊,竟然在山里遇到小彭书记!”
  
      彭远征停下脚步,望着江宁贞淡然道,“原来是江记者,真是巧了。”
  
      彭远征的声音虽然非常轻柔。但却透着几分高高在上的淡然,这让江宁贞听了不由自主地就又勾起内心深处掩藏下去的各种“仇恨”。
  
      她是市长周光力的小姨子,又是从事新闻业的无冕之王,在新安市本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她的惬意生活,在遇到彭远征之后开始急转直下——因为一则虚假报道,她被问责被开除出新安日报社。对于骄傲的江宁贞来说,这不仅是一种打击,还是一种羞辱。
  
      虽然她后来又在北方晚报“东山再起”,这样的免职也没有真正影响到她的生活,但这点深深铭刻在心胸深处的“怨愤”是怎么也消弭不去的。
  
      后来她跟随省城媒体采访团去云水镇采访,又采写了一篇针对彭远征的准负面报道,可惜报道并没有对彭远征构成实质性的“伤害”,反而促成了彭远征狠抓教育的政绩美名。
  
      其实之前,她也曾经“纠缠”过自己的姐夫,试图通过周光力的权柄打压彭远征,以泄心头之恨。但周光力却没有给她“做主”,江宁贞后来听说彭远征是市委书记东方岩和组织部长宋炳南看重的年轻干部,哪怕是周光力,也有所顾忌。
  
      两次“栽”在彭远征的手里,彭远征这个人及这个平淡无奇的名字,在她的心里几成梦魇和阴影。
  
      彭远征飘然行去,江宁贞紧紧抿着嘴唇凝视着彭远征挺拔飘逸的背影,眸光中怒火燃烧着。女人本来就是一种很善于记仇的动物,何况是江宁贞本就不是大度包容的主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