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高官 > 244章拿着鸡毛当令箭吓唬谁?

244章拿着鸡毛当令箭吓唬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蟑螂副版主在书评区搞了个活动,感兴趣的。*/..//*
  
      ——————————————————————————
  
      244章拿着鸡毛当令箭吓唬谁?
  
      听彭远征的话有些强硬,谢鸿卫忍不住冷笑一声,“小彭镇长,你这种心态要不得哟。什么你们我们啊?云水镇不是区里的一员?你不是区里的干部?难道,你还要跟区里分家单干不成?按照我的理解,这个项目就是区里的重点项目,放在你们云水镇而已!”
  
      彭远征眉梢一挑,心里就有些不耐烦道,“谢主任这话我不爱听。一码归一码,你要是非要上纲上线,我也没有办法。好了,谢主任忙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彭远征微微点头,转身离去。
  
      谢鸿卫望着彭远征远去的背影,嘴角忍不住浮起一丝冷笑,他暗道:你一个小小的乡镇长,想要跟区委书记和区长争锋头,岂不是自寻死路?就算这个项目是你彭远征引进的,但那又如何?领导既然想放在区里,那就是区里!
  
      彭远征本来不准备计较,但来到会场一看,加上谢鸿卫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确实生了些闲气。
  
      他下楼去,平安大酒店门口遇到了秦凤和时大建的车。
  
      彭远征却没有停留,而是急匆匆穿过一侧的道路奔向了停车场,直接上车让司机离开。
  
      秦凤和时大建一前一后下车来,时大建扭头扫了一眼笑道,“秦书记。刚才那似乎是彭远征吧?”
  
      秦凤哦了一声。
  
      时大建又道,“看来。我们这位年轻的镇长是来看会场的——走,秦书记,咱们也上去看看。”
  
      时大建心头有些惊讶。按照官场常规,彭远征看到上级领导的车过来,理应留下向领导寒暄问好,但他竟然扬长而去——念及彭远征有些阴沉的脸色,他似乎猜出了什么。
  
      两人在沈玉兰的陪同下坐电梯上了顶楼的会场。谢鸿卫迎了出来,笑道,“秦书记,时主任!会场都布置好了,请领导审查一下。”
  
      秦凤笑笑,“嗯。走。老时。我们看看。”
  
      “谢鸿卫,明天市里孟市长会过来出席活动,还有市人大、市政协和市直有关部门的领导,明天谁上主席台,名单我等会再跟你确定一下。”秦凤边走边道。
  
      “我明白,请秦书记放心,我一定圆满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谢鸿卫恭谨地陪笑道。
  
      谢鸿卫陪着秦凤和时大建在会场上查看着。对于谢鸿卫的安排和组织,秦凤比较满意。
  
      几个人正在说话间,区委办的科员小张急匆匆跑进来,疾呼道,“秦书记,时主任!”
  
      “刚才信杰企业集团打过电话来,说是他们集团的黄总临时有紧急商务活动,要去香港。所以明天的仪式活动。他们要求暂时取消。具体什么时候举行,再另外跟区里定时间。”
  
      小张的声音有些急促。
  
      秦凤的脸色骤然一变。她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信杰企业临时变卦,是不是跟彭远征有关?
  
      但这种猜疑只能在心里想想。却不能说出口来。
  
      时大建皱了皱眉怒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这边都安排好了,连市里领导都通知到了,他们却突然要改时间!黄大龙要出差,为什么不提前打招呼?这种暴发户,真是阔了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谢鸿卫,你马上打电话跟他们联系,问清楚!实在不行,让他们派一个副总过来代替出席活动也成!市里领导都通知到了,活动怎么能随便取消?”
  
      秦凤在一旁嘴角轻轻一抽,却是没有说什么。
  
      谢鸿卫脸色难看地答应下来,跑出去去打电话。
  
      但他打电话的结果可想而知。
  
      对于信杰企业集团的人来说,黄家父子就是老板,哪怕是集团的副总,也都是雇员,不过是高级雇员而已。这么重大的投资活动,老板不出席,哪个副总敢替代?况且,既然黄大龙这么安排下来,就是不准备让其他公司高管代为出席了。否则,信杰企业集团直接通知说由某某某副总代黄大龙出席活动不就结了?
  
      谢鸿卫的电话打过去,对方的态度不怎么“友善”,直接回绝,谢鸿卫心里很烦躁,就在电话里发了火。
  
      他这头一嚷嚷,那边立马就烦了:“你嚷嚷什么?新安区了不起啊?我们老板已经交代过了,活动暂时取消。这是我们集团比较重大的一次投资,老板不出席怎么成?有问题,让你们秦书记和顾区长找我们老板!”
  
      说完,那边,信杰企业集团投资管理部的经理邢辉就砰地一声挂了电话。
  
      信杰企业集团财大气粗,又是省里挂号、市里重点保护和扶持的上市企业,再加上黄柏承在市里的政治地位逐步提升,信杰企业集团员工的底气当然也水涨船高。不要说谢鸿卫一个区委办公室的副主任,就是区委书记秦凤,邢辉也未必就放在心上。
  
      谢鸿卫气呼呼地也挂了电话,扭头回去跟秦凤和时大建汇报,但到了跟前才蓦然醒悟过来,自己没有跟对方交涉好,似有办事不力的嫌疑,领导会不会很烦?
  
      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苦笑道,“秦书记,时主任,对方很不讲理,态度很恶劣,说是这次的活动必须要取消——什么时候再举行,还要看他们老板什么时间有空。”
  
      秦凤脸色一沉。时大建又不满又生气道,“谢鸿卫你到底是怎么搞的,这点事情都协调不了?你最近不是经常跟信杰企业集团的人联系吗?”
  
      谢鸿卫面容一紧,恭谨地陪笑道。“时主任,我也没想到他们翻脸比翻书还快——我……”
  
      “好了。你不要说了……”秦凤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压低声音道,“你还是去找彭远征,这个项目一直是他联系引进的,而且他跟黄家父子关系不错,你让彭远征去跟对方谈谈——我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总之明天的活动必须要按期举行!”
  
      秦凤拂袖而去。但她的人还没有走出会场,沈玉兰就脸色难看得迎了上来压低声音轻轻道,“秦书记,刚才孟市长秘书打过电话来,说孟市长临时有其他的工作安排,要去省里开会。明天的活动就不来出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