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高官 > 196章合则两利离则两伤

196章合则两利离则两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更)
  
      
  
      他今天请客,绝不是摆阔来了。摆阔,也毫无意义。
  
      他是在以这种方式,来收拢人心和联络感情。作为政府一把手,他的权威不仅体现在工作中,体现在手腕中,还要体现在为人处世上。
  
      请客吃饭,这种方式固然简单世俗,但却更加有效。况且这是彭远征个人掏腰包,好酒好菜地招待着,不要说季建国等人心头意动,就连黄河和莫书屏这两颗钉子都感觉讪讪,有吃人嘴短的感觉。
  
      在这一点上,郝建年比彭远征差得太远了。他之所以之前能在云水镇一手遮天,不是他的工作能力有多强、也不是他的政治手腕有多高,而是他的位置摆在那里,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威权。后来,他又兼任区委常委,就更加重了威权。
  
      只是这种威权辐射力固然是深重,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又是最不牢固的。一旦让人伸进手来,他的威权城墙就会逐步坍塌。
  
      彭远征则不是这样。在领导强势上,彭远征并不比郝建年逊色多少,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做人做事上,却又灵活变通进退有度。能对贾亮这样的边缘人给予信任和倚重,能对韦明喜这种刺头给予真诚和尊重,能给黄河和莫书屏这种对手以宽容和机会。这些是郝建年永远做不到的。当然,也或许是不屑于做。
  
      彭远征的威信在一点点一滴滴地积累树立,而郝建年的威权则同时一点点一滴滴地沦丧下去。不破而不立,己方树立威信的过程自然就是对方威权幻灭的过程。
  
      所谓喝酒吃饭增进感情和交流,这绝不是一句虚话。开宴之后,从一开始的拘束到后来酒过三巡后的放开,在贾亮和季建国的插科打诨下,气氛渐渐变得非常融洽。
  
      黄河和莫书屏喝了几杯酒之后,也带着酒意表现出了适当的敬意。
  
      “彭镇长,我敬你一杯。我老黄是个实在人,又在乡镇上干了这么多年,可以说是一个大老粗,说话办事直来直去,如果平时有得罪领导之处,还请彭镇长多多包涵!”黄河站起身来,端着酒杯,面色涨红,借着酒意半真半假地道。
  
      彭远征笑了笑,也举杯站了起来,“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老黄,我也说几句心里话。”
  
      “我来云水镇工作,其实是各种因素促成的。要说升官——我在这里说句不太谦虚的话,如果我留在市委机关里,三五年之后提拔个副县,一点问题也没有。我来,就是为了做事。”
  
      “我到任之后,自问做人做事没有针对任何人,只是为了工作考虑。但,我干什么事,都会有人不满意,都会跳出来跟我唱反调。有的时候,我真是不明白,这到底是看我彭远征这个人不顺眼还是不想干工作呢?”
  
      “将心比心,扪心自问,我彭远征不想得罪任何人,更不想跟哪位同志过不去。”
  
      “有一位长辈跟我说过,人可以有私心,但不能因私废公。抛开这些都不说,我觉得,做人要厚道要仗义,不能把私利看得太重。就比如说韦明喜离岗吧,其实我完全可以顺应郝书记的意思,但我没有。为什么?因为我觉得人要讲情分、讲底线讲良知,如果连这些都没有了,我们这个社会就乱套了。”
  
      “我真诚待人,不求别人真诚待我。但是,我希望我们都能顾大局,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做好工作,做出成绩,成绩是大家的,将来在座的各位能不能升迁,其实说到底不还是要看成绩吗?”
  
      “老黄你今年34岁,我没有说错吧?你还有机会。最起码,提拔正科还有机会。只要我们戮力同心,干出一番事业来,说不定两年之内老黄你就高升走了——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们不该是对手,而应该是目标利益一致的伙伴!”
  
      “说句不中听的话,就算是把我彭远征排挤走了,这云水镇镇长的职务也轮不到老黄你,包括莫镇长。我喝酒了,说话直接,你们不要怪我。但话糙理不糙。反过来说,如果我们紧密合作,一致对外和向前,我们就能双赢!”
  
      “我一向认为,损人利己的事能不干就不干、没有办法也要尽量少干,但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坚决不能干!”
  
      “言尽于此,感谢老黄你今天跟我敞开胸怀,话不多说了,干!”
  
      彭远征一饮而尽。
  
      彭远征的话很真诚,绝对是掏心窝子的话。他的这番话直接打动了在场的副镇长们。
  
      黄河嘴角哆嗦了一下,举杯也是一饮而尽,然后默默坐下。
  
      彭远征的话直抵他的内心深处,让他震动起来。彭远征说得很对,纵然是他和莫书屏跟着郝建年一条道走到黑,用尽各种手段把彭远征排挤走了,这云水镇镇长的职务也轮不到他们。甚至,连郝建年最亲密的打手褚亮,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最后得益的是郝建年,而至于镇长——说不定上面又空降一个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