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高官 > 103章约定:误会大了

103章约定:误会大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收费章节(12点)
  
      103章约定:误会大了(4日第二)
  
      103章约定:误会大了
  
      黑漆漆的墓园里寂静无声,唯有呼啸的风声拂过丛林,阴森无比。
  
      彭远征和两个警卫战士打着手电筒匆匆沿着墓道向纵深处的一处墓地走去。宋予珍告诉彭远征,冯倩茹的亲生父母和她的爷爷奶奶都葬在此处。每年清明,她都会陪冯倩茹来祭扫一趟。
  
      只是小的时候,冯倩茹并不知道母亲带她来拜祭的是什么人,后来长大了,高中时期,因为某次冯伯林妻张岚嘴,导致了这个秘密的泄露。好在冯倩茹很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度过了这道坎。
  
      这些年一晃而过,冯倩茹每年都会来一趟,宋予珍此刻也拿不准她今天是不是又来了墓园。
  
      明亮的手电筒光线在鳞次栉比的墓碑中摇曳前行,两个警卫战士心神颇有些紧张,深半夜的行走在公墓之中,尽管这里长眠的都是**烈士,但这种滋味儿也不好受。
  
      彭远征默然前行,脚步沉重。
  
      冯倩茹的表现在他的意料之外,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如果冯倩茹默然遵从了冯家的安排,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他倒觉得就不是冯倩茹了。这个女孩看似柔弱温和胸怀宽广,一如她的养母宋予珍,但实际上,骨里自有一股不可言喻的骄傲和自尊。
  
      ……
  
      ……
  
      寒风如割,夜沉如水,墓碑如林。
  
      彭远征静静地站在那里,向后挥了挥手,两个警卫战士就停下脚步,不再向前。
  
      彭远征借着昏暗的光线,已经看到了冯倩茹的身影。她凝立在自己亲生父母的墓碑前,动也不动一下,仿佛成了一座无声的雕塑,任凭寒风吹拂起她额前的乱发。
  
      彭远征慢慢走过去,轻轻道,“倩茹……”
  
      冯倩茹没有动弹,也没有一丝声响。
  
      彭远征心里咯噔一声,立即上前探手向冯倩茹的胳膊抓去。就在这个时候,冯倩茹慢慢吃力地扭过头来脸色煞白极尽憔悴,而眸光中没有一丝光亮。她的嘴巴轻轻一丝抽搐,眼睛一闭,整个僵硬的身却是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彭远征大急,上前去一把将冯倩茹僵硬冰冷似乎缺失了所有生机的身抱在怀里。他一手抱着冯倩茹,一手匆忙将自己身上的军大衣扯下来,包裹在冯倩茹的身上,然后将她的身横抱而起,转身向墓园门口疯狂地狂奔而去。
  
      两个警卫战士赶紧跟上。
  
      带着冯倩茹上了车,军车直奔距离此处近的一所部队医院。将早已休息下的急诊上的大夫唤醒,经过一番急救,冯倩茹终归还是清醒了过来。其实她也没有什么大碍,就是不吃不喝一整天,又站在寒风中冻了十几个小时,体力和精神双重透支过度。如果不是彭远征找上来,她的姿态已渐渐麻木和凝结,想动也动不了了,后只能倒在地上酿成悲剧。
  
      在医院温暖的病房里,护士为冯倩茹输上液,嘱咐彭远征一会再给她喝点热水,然后就出去了。整个医院的病区寂静无声,在这个大年初二的深夜——不,已经是大年初三的凌晨了,医院只有冯倩茹一位突然而至的病人。
  
      彭远征静静地坐在床边,凝视着面前脸上渐渐恢复了一丝血色的冯倩茹,心情非常复杂,亦有一丝无言的怜惜和心痛。
  
      这个女孩高贵芳华的内心深处,究竟隐藏着怎样的不为人知的哀伤……彭远征的心绪渐渐飘远,耳边传来冯倩茹轻轻的呼唤声,“远征哥……”
  
      彭远征猛然垂下头一把抓起冯倩茹的犹自有些凉意的小手来,柔声道,“倩茹,你醒了?”
  
      “远征哥,谢谢,我没事,让你担心了,也让爸妈担心了。”冯倩茹嘴角浮起了一丝大概只有彭远征ォ能读懂的酸涩笑容来,“对不起,远征哥,我不是……”
  
      “倩茹,你什么都不用想。好好养身体,这ォ是重要的。”彭远征叹了口气,“其实不要说你接受不了,我也感觉很突然。”
  
      “你从始至终都是爷爷的孙女儿,大伯和伯母手上的掌上明珠,我们是一家人,这一点现在不会有改变,将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彭远征轻轻笑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何必把长辈的那点心思放在心上?婚恋自由,难道爷爷奶奶还能为我们包办婚姻不成?放心吧,没有人会强迫你,我就不会了。说实话,我一直是拿你当妹妹看的。”
  
      彭远征轻松地笑了起来,“我会跟爷爷奶奶和大伯伯母说的,一切都包在我的身上”
  
      冯倩茹脸色骤然涨红起来,其实她并不是强烈排斥彭远征,而是接受不了这种方式。这层窗户纸的捅破直接触发了她深藏在内心深处的自尊敏感神经,但很显然,彭远征误会了。把她的自怨自艾和黯然神伤,当成了对包办婚姻的反抗和对爱情自由的坚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