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高官 > 100章大胆进言,位卑亦能忧国

100章大胆进言,位卑亦能忧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彭远征洗了个澡,在客房睡了一个上午。而宋予珍母女则开始忙着操办晚上的年夜饭,孟霜因为腿脚不方便,也帮不上什么忙。吃过中午饭,冯伯林夫妻和冯伯霞夫妻都带着孩子过来了,自是一番寒暄不提。
  
      冯伯霞、宋予珍、张岚几个冯家的女人在厨房里忙碌着,彭远征则陪着冯伯涛和冯伯林、赵庭在客厅说话。至于冯远征、冯琳琳、赵海南这些年轻的第三代,因为对彭远征和两位父辈的谈话不感兴趣.就躲进了小客厅去打游戏机。
  
      不多时,冯娄夫妻到了,众人一起将两位老人迎进家门,这才又坐下开始叙话。
  
      冯远征打了一会游戏,出来见彭远征端坐在客100章大胆进言,位卑亦能忧国(3日加更)厅里陪着爷爷和大伯三叔及姑父赵庭谈笑风生,不由暗暗嫉妒。他默默走过去,站在了一旁。听了一会,实在是感觉插不进话去,这才悻悻离去。
  
      冯老跟两个尼子、女婿和孙子谈的是最近热门的改革开放话题。
  
      长期以来,因为苏国和东欧剧变,国内的反对派呼声甚高,包括一些高层领导,都对改革开放产生了怀疑,争议颇多。虽然最近因为伟人南巡讲话而结束了这场争论,但局部的质疑声音还是有的,只是不再成气候。
  
      无论前世今生,彭远征都是坚定不移的改革派。
  
      只有改革开放,国家才有出路,闭关锁国只能是死路一条。虽然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体制僵硬、**丛生、收入差距等等,但不能因此就否认改革开放的巨大作用。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经济发展,而没有经济发展,国家就仍然处在一个落后的层面,纵然大家都在吃“大锅饭”,又有什么用呢?
  
      况且公平从来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这世界上本就没有绝对的100章大胆进言,位卑亦能忧国(3日加更)公平。
  
      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正视和有效地解决改革开放中出现的新问题,确保市场经济健康发展,避免权力**。当然这是一个宏大的课题,涉及到非常敏感的话题,彭远征只能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口来。
  
      纵然是面对自己的爷爷,他也不敢。
  
      这是一个巨大的禁喜,绝对不能触碰。
  
      彭远征把自己的观点用平和的语言阑述出来冯老默默点头,冯伯涛和冯伯林、赵庭则沉吟不语。
  
      “爷爷,大伯,三叔,姑父,我觉得呢改革开放最大的好处就是发展经济、推动了社会进步社会的进步不仅表现在物质生活的改善、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还表现在人的思想开放脑子灵活,相对于以往几十年人的僵化和生硬,这种变化是翻天覆地和革命性的。”彭远征轻轻道,“所以我认为,改革开放利矢于弊,出现问题解决问题,但不能因为存在问题就否认和回避改革开放的巨大价值。”
  
      彭远征望着冯老的神色暗暗咬了咬牙,又道,“抛开体制不说,不论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政治体制和社会制度,改革开放和发展经济都是第一位的。不能为了保护体制而否定改革开放,这不是理由。”
  
      冯伯涛眉梢一挑,他扫了彭远征一眼因为他觉得彭远征这话有些大胆了。
  
      如果彭远征没有之前的引起伟人肯定的文章,冯老对他的话肯定会大加斥责,认为他小小年纪妄议国事,太过狂悖。但有了前面的铺垫,他的话落入冯老耳中固然有些大胆,但也不失见地。
  
      冯老抬头来望着彭远征笑了笑,突然又凝声道,“远征,你有思想、关心国家大政方针,爷爷很高兴。但是,国家大计事关重大,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国家的方向有我们这些老头子来掌舵,你们年轻人所需要做的就是扎实工作。你明白爷爷的话吗?”
  
      彭远征心头一凝,知道爷爷是不想让他过多在“议政”上涉入太多,毕竟这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所能掌控的事情。年轻人关心国家大事是好事,但因此过多夸夸其谈或者指手画脚,在某种时候,很容易引起忌讳,让自己陷入不可自拔的漩涡泥潭。
  
      而事实上,伟人的观点不是现在才有的,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借南巡而阑述出来,足以说明这场思想交锋绝不仅仅局限在舆论层面和民间层面。
  
      彭远征长出了一口气,笑道,“爷爷,我明鼻了。
  
      “听说你昨天晚上在路上遇到下岗职工堵路事件?”冯老主动转移了话题,笑着问道。
  
      听爷爷提起这个,彭远征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决定试探着在爷爷面前谈谈自己对时下国企改革弊端的看法。要知道,面前这位老人不仅是自己的爷爷,还是国家核心权力的掌控者之一。
  
      自己的大胆进言,如果能引起老人的重视,必将产生后续的影响。
  
      “是的,爷爷。我在路上,正好遇到几百人堵路,没有办法,就绕了一圈,耽误了几个小时。”彭远征知道老人主动提起这个,目的是为了了解信息。
  
      因此,不能老人继续发问,他就又轻轻道,“是一家国有纺织厂的下岗职工,我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这个厂子大部分职工都被下岗,也没有什么补偿,因为他们年纪偏大自谋职业很难,所以就闹了起来,希望引起政府的重视。”
  
      冯老哦了一声,皱了皱眉道,“基层的干部失职啊!在改革之前,应该提前考虑到职工的这些切身问题总是等到问题出了,才手忙脚乱地去处理,中一央三令五申,国企改革一定要稳妥、一定要大多数职工的合法利益,但在下面,有些政策还是在走形!”
  
      “但是阵痛归阵痛国企不改革不行啊!”冯老感叹了一声,“国企人浮于事是人所共知的,我知道这样一个国企,1000名职工中只有200人在一线工作,另外800人完全靠这200人养着,过着寄生生活,这既是一种隐性失业,也是变相的录削是企业社会化的产物。在市场经济竞争环境中,大大降低了国企的效率,增加了国企的运营成本.使国企濒临绝地。““为了生存发展,这个国企进行了改制,改制后就留下了这干活的280人,让720名寄生者买断工龄下岗,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