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诸天一道 > 第47章 我在人间,还在路上

第47章 我在人间,还在路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唐南方原野的夏天并不酷热,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
  
  叶千秋一行人一路向南,一路所见与往年并无两样,小桥流水依旧,白墙黑檐如昨日一般。
  
  各处城池似乎也看不到战争洗礼过的痕迹。
  
  很快,叶千秋这一行人就出了大唐的边境,来到了南晋。
  
  在南晋的山野间行走,没有用多长时间,便看到了南晋都城临康的轮廓。
  
  南晋都城虽然不如长安雄伟,但在世间也是能排进前几位的大城。
  
  柳白在这里修行了很多年。
  
  重归南晋,对于柳白来说,或许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
  
  这一路上,叶千秋和夫子并没有暴露出夫子的身份。
  
  即便是柳白也不敢将夫子和眼前的这个八岁稚童联系起来。
  
  至于宁缺,那就更不会了。
  
  他的思绪虽然天马行空,但还没有天马行空到那个地步。
  
  毕竟,返老还童这事儿,他又没见过。
  
  即便是他现在已经是书院的十三先生,也无法去相信那些只存在于神话中的故事。
  
  来到南晋的都城临康之后。
  
  众人打算歇上一段时间,再继续赶路。
  
  主要是西陵神殿过段日子,有一个大仪式,名为光明祭。
  
  叶千秋和夫子觉得,宁缺光明祭上出现,更为震撼一些。
  
  ……
  
  一行人来到了临康东城,和长安相同,临康的东城也住着最穷困的人,而最穷困就是最普通的,因为穷困始终是人间的常态。
  
  这一点,叶千秋深有体会。
  
  无论是什么样的世界,什么样的国度。
  
  最底层的人,总是最难发出自己声音的那一波人。
  
  也正是人间有了这些人的存在,才让人间显得很真实。
  
  来到临康东城之后。
  
  即便是早就看惯了穷困的叶千秋,也觉得这里的穷困已经不是一般的穷困。
  
  比起长安城东城来。
  
  这里更加破落不堪。
  
  长安城东城的百姓,尚且能有较为整洁的街巷,房屋。
  
  但是这里。
  
  街道极为狭窄,居民乱搭的篷子占去了大部分的面积,显得极为拥挤,行走在其间需要不停躲闪着突出的铁皮,还要防备着不被篷子里人们泼出来的尿水洒到身上。
  
  所以,大黑马和马车就被留在了街道外。
  
  叶千秋、夫子、宁缺、小黑、柳白下了车,朝着街巷之中走去。
  
  柳白蹙着眉头。
  
  显然对于他来说,他和这种地方,有些格格不入。
  
  夫子倒是乐在其中,这样的地方,就是人间。
  
  叶千秋踩着污水里垫着的旧砖块,在污浊的空气和嘈杂的斥骂声里前行着。
  
  忽然闻到旁边传来一股有些油腻的味道。
  
  转头望去,只见一名衣衫褴褛的妇人手里拿着块肉皮,正在用力地擦拭烧热的铁锅。
  
  几名打着赤膊满身泥的小男孩儿,站在铁锅旁等着,小手紧紧攥着破碗,眼里放着光。
  
  旁边一道旧布隔成的厕所里有尿声传出,过了会儿后,旧布被掀起,一个女孩提着裤子走了出来,脸上看不到什么羞涩只有恼怒,对着那些小男孩大声嚷道:“这是你们吃的吗?”
  
  “不准馋!”
  
  柳白看着这幕画面,沉默片刻后,继续向破落的街巷深处走去。
  
  他走的度很慢,因为街巷狭窄,也因为他想多看,他蹲在街角一处水井旁不远处,看着那些妇人洗衣服。
  
  发现她们基本上没用皂粉,便是连搁在旁边的洗衣槌都很少用,只是用泡白的双手不停地搓着。
  
  这显然和柳白的世界离的有些远。
  
  他是高高在上的剑阁之主。
  
  何时弯腰看过这样的人间。
  
  小黑跟在叶千秋身边,有些疑惑的朝着叶千秋问道:“师父,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叶千秋笑了笑,道:“找人!”
  
  小黑有些讶然,道:“找人?”
  
  “找谁啊?”
  
  叶千秋淡淡一笑,道:“等你见到他,你就知道了。”
  
  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从师徒二人的身后响起。
  
  叶千秋和小黑往边上靠一靠。
  
  只见先前见过的那名女孩端着一个饭碗走了过来,这个碗相对比较完整,瓷还带着颜色,里面盛着大白米饭,饭上盖着青菜,甚至还能看到两块油渣。
  
  那几个应该是她弟弟的小男孩儿,兴奋地跟着她身后,不时抬起手臂擦一擦鼻涕,应该是正在想着呆会儿应该能从那个饭碗里抢几口。
  
  叶千秋和夫子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在这片破落坊市的最深处,有一间最破落的房子,女孩带着弟弟们来到房前。
  
  房前已经围满了像他们一样的孩子,手上都端着饭碗。
  
  弟弟踮起脚尖,看着别家孩子手里端着的饭碗,转身对她喊道:“姐,郑丽丽家居然做的红烧肉!做的红烧肉啊!”
  
  小男孩的表情异常夸张,手舞足蹈,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震惊神情,完全就像是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女孩听着弟弟的回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推开人群挤了进去,看着一名衣着相对稍好些的同龄女孩,大声说道:“今天轮到我家做饭!”
  
  然后她望向破屋前那些端着饭碗的孩子,瞪圆眼睛说道:“轮到我家就是我家,谁要敢和我抢,我夜里就去把他家房子给烧了!”
  
  端着饭碗来送饭的孩子有十几名,有些年龄明显要比她大,听着这话,却是面露惧色,下意识里往后退了退。
  
  那名和她同龄的女孩却不怕她,还往前迎了两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的饭碗里搁着五块厚厚的红烧肉,所以她脸上泛着骄傲光泽,就像红烧肉一样,说道:“就你家这几根烂菜叶子,怎么能让老师吃饱?”
  
  “老师不吃饱了,怎么有精神教我们?”
  
  女孩的弟弟在旁边轻声说道:“是哩,姐姐,不如就让老师吃红烧肉,咱们把这碗白米饭分了好不好?”
  
  女孩一拐肘把小男孩挤开,走到那名端着红烧肉的女孩身前。
  
  “郑丽丽你这个不要脸的狐媚子,你这是给老师送饭还是要勾引男人?”
  
  郑丽丽被气的小脸通红,又不擅长对骂,手都开始颤抖起来,却害怕碗里的红烧肉落到地上,不敢出手去撕女孩的嘴。
  
  这时,只听得吱呀一声响,破屋的破门被人从里面推开,那声音给人一种感觉,门板随时都可能会掉下来。
  
  一名男子从破屋里走了出来。
  
  男子眉眼清晰至极,穿着件无领的薄布衫,乌黑的头随意地梳了个道髻,上面插了根筷子,神情宁静而自然。
  
  他看着屋外那些端着饭碗的孩子,看着孩子们脸上盼望的神情,忍不住微涩一笑,说道:“回去告诉你们父母,事先便说好一家家轮着吃,如果你们还是要坚持如此,那我只好离开这里。”
  
  听男子说要离开这里,那些孩子们像是听到了最可怕的事情,赶紧把先前高高举着的饭碗收回怀中,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男子微微一笑,从门前女孩手中接过青菜饭,在废砖隔出来的窗边拿起筷子,蹲在门口便开始吃饭。
  
  男子看着孩子们还不肯回家,苦笑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把自已碗里的饭菜赶紧吃了,再过会儿就要开始上课了。”
  
  听着这话,孩子们面面相觑,然后出一阵欢呼,要知道他们手里的饭要比平时吃的好太多,他们早就馋了半天。
  
  叶千秋几人站在人群外。
  
  面色不一。
  
  宁缺有些震惊。
  
  夫子很平静。
  
  柳白有些诧异。
  
  小黑挠了挠头。
  
  叶千秋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来。
  
  这个男子不是旁人,正是道门天下行走叶苏。
  
  现在藏身于临康东城破落屋宅里的他,是那样的平静,那样的普通,仿佛他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很多个年头。
  
  叶千秋很满意叶苏现在的状态。
  
  只有能将自己埋在土里的人,才能飞的更高。
  
  不愿与泥污为伍的人,永远领悟不到这人间之道的真谛所在。
  
  叶苏在长安城时,从他那里借阅了不少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